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22节

    迟早也把得把他踩进十八层地狱!

    王飞扬这么想着,简直就是恶向胆边生了,真恨不得那几个歹徒之中就有一个是常志远,那么他现在就可以扑进去把他给干掉。

    虽然,这是很不靠谱的行为。法律绝不允许,他要是这样子杀了人,没准就算不判死刑,也得判一个非常严重的刑期。只能心里头想想罢了。

    但不管怎么样,眼前的罗甜甜都必须去救。

    而这个时候,其中有个家伙狠狠地把糊住罗甜甜嘴巴的那张胶纸给撕了下来,撕得非常用力,也非常暴力。

    看那细嫩的嘴角和嘴滣,几乎都要被撕下来了一般。

    罗甜甜的嘴巴本来白嫩可人的,现在都变得血红一片。而她的嘴滣呢,却又透出一种乌青。

    顿时之间她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一边叫着一边喊着不要不要。喊着求着放了她。

    声音充满了凄苦。还透出绝望。

    让窗外的王飞扬这么一听,都非常于心不忍。

    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个男人跪坐在了她的芘股后边。

    从他那个丑陋的姿势看来,这是要准备进入女孩子那已经伤痕累累的神秘之地了。

    他已经兵临城下,用自己的家伙不断拨动着她那娇嫩而又布满伤痕的地方。这让女孩子更是痛苦不堪,不断扭动着芘股,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但是她的惨叫和她的扭动,让这些男人更是爆发了无比的兽.杏,让他们兴奋的哈哈大笑着。

    那个兵临城下的男人,伸出两只手紧紧抓住了女孩子细嫩的脚踝,眼看就要狠狠进入她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惨叫了一声。

    脑袋上砰的一下,居然被一个种着多肉植物的小花盆给砸了。顿时之间头破血流,一蟼愑扑倒在地。

    他那个可怕的家伙也就从女孩子洁白的大腿上擦了过去,没有刺进她身体里头。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间,这女孩子的身体差点就被那歹徒给彻底占有了。

    所有歹徒纷纷扭头朝着门口看去。

    王飞扬正好跳了进来。

    歹徒们的反应也挺快,纷纷从旁边抓起适合的家伙朝他扑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王飞扬看着几个穷凶极恶朝自己扑过来,还挥舞着利刀的歹徒,丝毫不惧。

    他伸手双手在墙角那里一抓,就抓了一件非常趁手的兵器,这兵器有点像是沙和尚的月牙铲,又像是十八般武器里头的那个什么炮黄锤。

    其实它就是一个衣架子,这个衣架子还挺结实的,沉甸甸的,浑身上下都由钢铁铸成,而且还是实心的。

    所以,王飞扬挥舞起来,虽然有点吃力,也非常给力。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些家伙给砸的倒在地上。一个个都头破血流,鼻青脸肿,甚至骨头还被砸断了几根。

    对付这些歹徒,尤其是常志远的手下,他可从来都不知道客气。

    接着他就放下了衣架子,朝着床边走去,三下五除二就把绑住女孩子的绳子给扯了下来。

    至于手铐,他当然扯不下。扭头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的钥匙,拿过来就把手铐给解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女孩子忽然惊慌地喊了起来:“小心!”

    王飞扬扭头一看,看见一个特别牛高马大的歹徒居然爬了起来,手里头扬着刀子,就要朝他的后脑勺砍过去。

    其实在罗甜甜喊的时候,王飞扬已经听到了背后传过来的声音。他一下就闪过去了,然后重重地扬起拳头,朝那歹徒的面门狠狠砸过去,顿时砸到他鼻梁骨都爆裂了,整个人惨叫一声,顿时瘫倒在地。双手捂着脸不断哀嚎的,这会儿已经爬不起来了。

    王飞扬再看了看其他歹徒,那些歹徒同样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但被王飞扬那充满茵戾的眼神这么一盯,吓得赶紧拼尽吃釢的力气纷纷往后退。他们脸上都挂满了惊恐。

    王飞扬扭头看向女孩子问道:“你现在能爬起来吗?”

    罗甜甜点了点头,显得很吃力地挺起了身子。

    虽然这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但她发育的相当不错。现在又是赤条条的展现在王飞扬的面前,哅前摇晃着的两只眼睛红肿的兔子,触发了男人丹田里的某道闸门,涌出了一道道火焰。

    但很快,男人还是忍住了,说道:“你衣服在哪里?赶紧穿上,我带你走。”

    罗甜甜摇摇头,凄楚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衣服在哪里。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赤条条被绑在这里了,一点衣服都没有穿。”

    原来这可怜的小女孩还是在睡梦的时候就被人这么抓起来的,也许她还被人用了什么迷魂药之类,才会不知不觉的被带到这里。

    王飞扬看着她,也是一阵心痛。

    扭头看了看,跑到旁边的一个衣柜,把它打开来,看见了不少衣服。

    不过这些衣服都是男人穿的,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太多了。随手取下一套衣服丢给罗甜甜让她穿上。

    女孩子摇摇头,可怜巴巴地说:“我想我想先冲个凉,把我身上这些都冲干净!他们还在我身上咬来咬去,留下了很多口水,真恶心!”

    第965章 非常同情

    她这么说着,脸上露出了相当愤怒和琇辱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