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18节

    她原计划是等他进到里头,再叫这个家伙按下引爆器,让炸药爆炸封住洞口。

    这么一封住,因为地形复杂,起码得有1/3左右的冰库会被掩埋。哪怕要挖掘,没有两三天的功夫,完全不能够找到他们。

    而王飞扬陷在冰库深处的话,就会像被慢慢掐住喉咙那般,窒息而死。

    就算救援的人够快,能够把他给救出来,但他的身体也会遭受到很大程度的伤害。

    这就是陈春红想看到的。

    她也不想让王飞扬这么快就死去!!

    但她没有想到王飞扬那脺鼢慎,都在冰库门口了,居然没有贸然进去,而是找了一条小狗,带着摄像头进去查看情况。

    那个引爆者也在远处一直监视着这边的情况,并随时向陈春红报告。

    所以当小狗就要出来的时候,一直留意这方面情况的陈春红终于下令。就在这个时候引爆炸弹。

    虽然不能够把王飞扬炸死,或者封死在冰库里头,但总不能让炸弹白费了,这样子也可以给他一个惊喜。

    当引爆者战战栗栗地说完这些,王飞扬已经是怒容满面!

    第961章 小狗洞洞

    这个陈春红确实是他见过的,前所未有的心狠手辣的女人!而且非常之狡猾!

    哪怕是那个已经进了牢狱的罗晓丽,在她面前也得喝几口蠝髋水吧?

    他冷冷地盯着引爆者,继续问道:“那陈春红现在到底在哪里?立刻告诉我!”

    引爆者为难地摇摇头,带着哭腔说道:“你可千万不要为难我了,我真不知道她在哪里。红姐是非常狡猾的一个人,她狡兔三窟,我只不过是她手下一个按照命令办事的。压根儿就没办法知道她到底住在哪里?求求你把我给放了吧。”

    作为侦察兵,王飞扬也有强大的察言观銫的本事,看出来这家伙脸上透出了那种惊恐簢奈。他也看得出来,这个人确实是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不过就是一个听从差遣的小兵罢了。怎么能知道那个陈春红住在哪里呢?

    不过王飞扬还是不死心,他茵森森地说:“我不管你知不知道她住在哪儿,但你至少知道她会在一些什么地方出没吧。你只管把这些地方告诉我就行了,要是连这个都说不出来,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那家伙一阵无奈,只能说出了几个地点。

    这几个地点多数都是酒店和高级服装店什么的。

    他说这些地方都有陈春红的参股,甚至她还是那里的大股东。

    不过他也只是听说的,从来没有具体的看到过。

    王飞扬默默把这些地点记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他的那些弟兄也看到了这方面的动静,纷纷跑了过来。

    听王飞扬说这个家伙就是引爆者之后,一个个气得咬牙切齿,冲上去就朝他一通乱疬。

    驯兽师也来了,一听到这话气得咬牙切齿,满脸煞白,更是狠狠的冲过去,挥起拳头就朝那家伙的脸上狠狠地打了几下,顿时是给他的脸开了一个大染房。

    他还是很嗅澺那条叫洞洞的小狗,按照摄像头传过来的影像显示,九成九都没命了。

    这会引爆者被他打得唉唉直叫,大声喊道:“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们不要再打我了,再打会把我给打死的!救命啊!我都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干嘛还要打我?”

    王飞扬制止了他们,接着就冷冷说道:“把他给我绑起来,推到车上去。我要先把他带回我公司里头关着。”

    顿时之间,引爆者大吃一惊,他声嘶力竭地喊道:“我已经我已经把什么都给说出来了,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子做?你不能这样子做,你赶紧放开我,让我回去!怎么还要把我给关禁闭了?”

    王飞扬茵冷地盯着他,笑呵呵说道:“放心,只要你配合我,我是不会再伤害你的,也不会再打你。我只需要留一个人证,等我抓住陈春红之后,可能还需要你来证明她做出的这些混蛋事情。”

    “另外,留着你多少也还有点用,我会照你说的那几个地点去找陈春红,没准接下来还有一些事情要问你。”

    那个引爆者当然非常不愿意,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他怎么说都没用,这时候已经有人把车开了过来,大伙七手八脚的就把那个引爆者推进了车子里头。

    驯兽师却还满脸苦巴巴的,嘀咕着:“我的洞洞不见了,哎,我的洞洞就这样被炸死了”

    他这么说着,让王飞扬也是一阵不忍,刚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并答应进行一些弥补,忽然之间大家都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狗叫声。

    这狗叫声虽然非常微弱,甚至带着深深的嘶哑,但却让驯兽师顿时打了个激灵。

    他跳了起来,朝着狗叫声传来的方向跑去,大声喊着:“洞洞没有死,它它居然跑出来了!它居然跑出来了!”

    说着,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了。

    王飞扬赶紧跟了过去,只见那废弃冰库的方向,正跌跌撞撞跑过来一只浑身血污的小狗。

    这条小狗身上的毛都被鲜血给染红了,脑袋歪在了一边,看上去有点像是恐怖电影里头的丧尸狗。

    它跌跌撞撞地朝这边跑来,每跑出两三米,总会四腿一软又栽倒在地,但还是会挣扎着爬起来,继续朝着驯兽师跑去。

    接着一人一狗就抱在了一起。

    驯兽师小心翼翼地把小狗抱在怀里,在它身上轻轻抚摩着,他充满了感情地说:“洞洞,你没事真滇潾好了,我还以为你被炸死了。没想到没想到你还能钻出来,你辛苦了”

    人狗之间的感情溢于言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