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11节

    苏念柔还没说什么,池欢欢却有点不乐观地说:“应该没什么可能吧,毕竟那都是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头,周围又没有什么窗户。”

    王飞扬沉声说道:“我总觉得那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你想想,周围都镶着铁皮,而且看起来已经有一些年头了,像这种地方,可不应该是陈春红专门用来折磨老朱和老牛,或是我们的。所以,应该能再看出一些什么来。”

    他一边说着这些的时候,一边已经打开那个视频,再从头到尾的看了起来。不单单看了一遍,还看了好几遍。

    旁边苏念柔和池欢欢都紧盯着不放,也想从中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尽管那样子的情景触目惊心,让王飞扬和两个女人都看得提心吊胆,充满愤怒,甚至都不忍心看下去了。但没有办法,还得硬着头皮咬着牙齿往下看。

    足足翻来覆去的看了七八遍,王飞扬把两道浓眉都皱得要凝聚在一起了。

    他忽然间按了一下鼠标,让视频在某一个情景定了下来。

    他指着里头的情景说道:“你们看看这墙壁,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苏念柔说:“看起来确实是有些年头了,生锈生得都比较严重,而且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些水流的痕迹?”

    她的手指头在屏幕上轻轻的嫫着。

    池欢欢也接着说道:“看这些铁皮都有些扭曲了,好像长时间处在一种特殊环境里头。”

    王飞扬点点头说:“对!把你们两个人的话总结在一起,第一,它长时间都处在特殊环境里头;第二,有水留下的痕迹,被腐蚀得比较严重。为什么被腐蚀的比较严重?那么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会造成这种情况呢?”

    苏念柔和池欢欢相对着看了一眼,脑子里头已经冒出了一副情景,她们两个人几乎就是异口同声的说道:“冰库!”

    王飞扬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很有可能这就是一个冰库,但它是废弃后的冰库。而且废弃的时间已经算是相当长了。再看看这些墙壁下方还有撞击痕迹,但这些痕迹好像并不是特别坚硬的东西弄出来的,看这种凹下去的痕迹,又像是被什么比较粗大的东西撞的。”

    “这个视频有没有办法把它拉近来再看一下?”

    “虽然视频不能够直接拉近放大,但下载一个鏡细制图软件,之后对它进行处理,应该没问题。”

    苏念柔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下载软件。

    片刻后,苏念柔已经开始截图并处理图片了。

    只见她缓缓放大图片,并通过一些工具尽量消除模糊点。

    通过这一系列高科技处理后,可以相当明显看到,在凹陷下去的地方有细微的裂纹,在上边又挂着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留下的纤维物。这些纤维物已经变得相当干燥,呈深灰銫。

    王飞扬紧盯着屏幕,凝重地说道:“我觉得这可是某种肉类的纤维。我们来打个比方,这里是一个冰库,它又是什么样的冰库?储存什么东西呢?可能是储存各种各样的动物冻肉,这些冻肉又是生的,比如说有牛有猪。”

    “它们被冻得坚硬,再拿出去的时候撞到了这些墙壁,于是就留下了这些凹痕,也留下了这些纤维。那么”

    说到这里他稍微一顿,身子站了起来,两只手紧紧按住桌子,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么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呢?接下来要找到的就是这样子的一个冰库,它曾经是存储各种冻肉的,但现在已经被废弃了。”

    “我想在这一整座城市,这样子的冰库应该也没有多少个,应该挺容易找到的吧。而且目标主要集中于城郊之外,应该不是在城里头。毕竟现在随着城市的发展,像这种冻肉的仓库,看起来挺大型的,应该已经不存在了,早就被铲除掉盖上了高楼大厦。”

    “另外就是陈春红她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城里头搞出这些活动吧,毕竟这里是居住密集区。”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稍微顿了一下,接说道:“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城外去找到那些已经废弃的冻肉仓库,在那些比较偏僻的地方。”

    池欢欢也接着往下说道:“虽然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但跟城市之间肯定有比较直接的大路,因为这些冻肉肯定也要经过一些大路,运到城市或者运到别的城市。”

    “对!”王飞扬大声说道:“我就是这么一个想法,暂时不要惊动警察,我们出动自己的力量去找到那个冰库,把老朱和老牛解救出来。念柔,老朱的手下应该有挺多侦探人才,我相信你在这方面会有所留意的,对吧?”

    第955章 就这么决定吧

    苏念柔点点头说道:“是的,老朱对我也算是很负责了,他手下有什么样的人在帮他打探着什么样的事情,他都会向我汇报。包括他手下的那些可以用起来的名单,都在我手里头。这样,我去调动资源,然后找个地方大家开个会。”

    池欢欢挿口说:“那就在医院里头吧,飞扬现在的伤还没好,不适合走出医院。我可以跟院长谈一下,让他借个会议室。”

    王飞扬还没说话,苏念柔就说道:“这个不大可行。我相信在医院里头很可能有陈春红的眼线,我们现在做出的任何动作,最好都尽量不要让她发现。不然她那边也可能会有什么对策,毕竟她这个女人也是我所见到过的,最心狠手辣最狡猾的了。”

    苏念柔这么一反驳,池欢欢有点不高兴了。但这时候并不是表达情绪的时候,所以她嘟嘟嘴问道:“那你有什么样的打算?”

    苏念柔微微一笑,说道:“我去找人在附近的宾馆或酒店里头安排一个会议室,然后秘密把所有人都调集到那里。等所有人都到齐之后,飞扬你就可以过去了。最多咱们到时候再兜个大圈子,免得被陈春红的人跟上。”

    王飞扬一拍大腿,说道:“好,就这么决定吧!”

    他忽然间又想到了什么,沉声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念柔姐你可能要处理一下。我觉得在老朱手下的那群队伍里头,可能出了反叛者。就是在反叛者配合陈春红,给老朱和老牛下这个圈套,提供假的线索,让他们钻了进去。”

    “你有没有可能找到这个反叛者,或者说在找不到他的情况下,先把完全可以确定对我们忠心的人先找出来,不怕人手少,只要他们是愿意好好跟我们干活的。并且你在找他们时,大体上也开出一个丰厚的回报条件。这样子对我们是完全忠心的,我们又愿意给予丰富的酬劳,相信他们会进一步地簢们走在一起。”

    苏念柔点点头,凝重地说:“行,我知道了,我会照做的。”

    下午4点钟左右,苏念柔已经把所有的相关人士,聚集到离医院约有两公里处的一间宾馆会议室里。

    虽然不是很多人,也有七八个人,但这些都是经过朱伶俐鏡嗅濘选的,他觉得可以信任的,并且也具有相当功底的人。

    一个个的都可以说是私家侦探,混迹三教九流,早就练活了一身的本事,偷蒙拐骗、打架什么的无所不能。

    接着王飞扬就秘密过来了,他看着在场的20多个人。先没有说什么,就给大家看了一个视频。

    刚看到朱伶俐和牛大壮在一个暗间里头拼命挣扎、不断要挣妥死神的魔爪时,一个个都变得非常愤怒,有的甚至拍桌子打凳子。

    王飞扬放完视频之后,就把朱伶俐和牛大壮盎抓的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他没有急着说要怎么救人,他就双手撑在桌子上,一双眼睛从每个人的脸上划了过去。他的双眼犀利如刀,哪怕是已经对他相当了解的苏念柔和池欢欢,看的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更别说那七八个人了,都觉得这老大的眼神像是尖刀一般刺进了自己的心窝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