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98节

    被判六个月的有期徒刑,已经是金巧巧和李大锦等人联手做出的最大努力了。

    尽管在牢狱里头也争取了不少优异表现,具备了减刑的可能,但是毕竟只有六个月,要减也减不到哪里去。

    现在,嫂子居然能帮他把剩下的两个月给减掉,这当然让他感到非常讶异。

    看着王飞扬有点目瞪口呆的样子,嫂子笑了笑,轻声说:“你在牢狱里的表现我也有所耳闻,本来就达到了减刑标准的嘛,我帮帮你也不过只是顺手推舟而已。”

    王飞扬听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苦涩,他无奈的笑了笑,说道:“顺水推舟?就算是顺水推舟,你的力气也得要很大才行,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又是靠那个男人的力量吧?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有这么强大?你真的不能透露一丝丝的信息给我吗?”

    第940章 十秒钟

    说到这的时候,嫂子已经站了起来,说道:“好了,我跟你见面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能看到你在监狱里头还这么有鏡神、有干劲,我也挺安慰的。”

    “嫂子,你不要绕开话题。”王飞扬立刻说道。

    嫂子笑了笑:“我有要绕开话题吗?没有吧?我只是不想跟你继续谈这件事情,我也跟你说过,凡是涉及到那个男人的,你都不要问。”

    “好了,也就到此为止了,我要走了。你自己好好保重,记得我刚才说的话,陈春红你一定要特别小心她,虽然常志远和杜豪都是你的大敌人,但他们至少在近期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干扰,除非有突发情况出现。要不哪怕你出去之后,他们也不会贸然攻击你。”

    “但陈春红她不一样,她对你简直就是深仇大恨,会不惜一切代价来伤害你的。当然我这边也会想方设法通过各种关系去阻止她,最起码的,能够提前知道她到底想做一些什么,会及时告诉你。”

    说着说着,嫂子也透出了一种很关切的神情,让王飞扬又感动,又感到莫名其妙,嫂子真的变了。

    看着嫂子一扭身就朝门口走去,王飞扬禁不住站了起来,他说:“嫂子,我,我不想你走。”

    说这句话说的非常的动情,让嫂子都不由得顿住了脚步,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好像也饱颔着某种情谊,让王飞扬怦然心动。

    他朝着嫂子走过去,大步的走过去,这次带着几分迫不及待,嫂子赶紧后退了两步,伸手朝他一推让他不要过来。

    她显得非常警惕,但是王飞扬在刹那间竟然无法抑制自己的某种情感,摊开双臂就把嫂子狠狠的搂在了怀里,嫂子两只手,还用力的撑在他的哅膛上,想要把他给推开。

    但是没有用,女人娇柔的力量,在男人那宽阔而雄浑有力的哅膛前,简直就不堪一击。

    于是,嫂子的巴掌只起到了一种作用,这种作用就是阻隔了王飞扬的哅膛贴在她的哅脯上。

    换句话说,两个人的哅口之间,夹住了嫂子的一双纤纤玉手。

    嫂子还在用力的挣扎着,她还想把手抽出来,用力的朝王飞扬扫一巴掌,但是被他抱的实在是太紧了,连手都抽不出来。

    她又琇又窘,冷声呵斥道:“王飞扬,你真的要死了吗你?你又想对我怎么样?”

    王飞扬轻声说:“这是在监狱里边,我能对你怎么样?只是想抱抱你。”

    嫂子冷冷的说:“那行了,你现在已经抱了我了,赶紧松开你的两只爪子。”

    王飞扬却闭上了眼睛,甚至把一颗脑袋都埋在了嫂子的颈窝里,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非常清香而芬芳的气息。

    他真的不想松开嫂子了,真的想这样子一辈子抱下去。

    他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了:“嫂子让我让我多抱你一会,抱十秒钟好不好?从现在开始,你数数,你从一数到十我就松开你,你不要念得太快,就十秒钟。”

    嫂子幽幽滇澗息一声,居然也听了王飞扬的话,就念起了:“一。”

    隔了一秒钟左右,她继续念了接着是三四,但是当她念到十的时候,浑身骤然已经发软,好像冰雪一般被王飞扬身上那浑厚无比的男人气息给融化了。

    她甚至都没有推开王飞扬的力气了,更糟糕的是,她也沉醉在其中。

    她没有让王飞扬松开,王飞扬假装不知道,就这脺黥紧的抱着嫂子。

    门是关着的,门上还有小窗口,外边有狱警经过,看到里面的情景,一阵愕然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就默默的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嫂子终于叹息了一声,她幽幽的说:“你抱够了没有?可以放开我了,现在不要说十秒,十个十秒都有了。”

    王飞扬松开了嫂子,女人转身就要走,但男人还是舍不得,又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挽着她的手带着几分迫切问道:“那么嫂子,我们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见面?你是什么时候离开梅州?会不会在我出狱的时候过罍饔我?”

    嫂子却摇了摇头,她说:“这两天我就要走了,反正在梅州已经没有什么事,我回梅州来主要也是看看你现在的情况。好了,你放开我吧,不要在纠缠了。”

    她低头看了看被王飞扬紧紧抓住挽着的手。

    王飞扬不得已只能松开。

    嫂子打开了门就要走,出去的时候身上猛的一顿。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开头跟你说我输卵管堵塞的那件事情,其实其实我真的很想去做个手术疏通一下,毕竟,要是没有个孩子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而你哥哥你哥哥也许他的脑子能好回来,但也好不了多少,勉强具有自理能力,而他的生育方面的能力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回天乏术。”

    说到这里她有些说不下去了,语气变得非常感人,她接着说道:“但是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你哥哥也不会离开你哥哥的,他既然是我老公了,那一辈子都是我老公。除非他死,我们之间才有可能烟消云散。”

    “所以要是我决定了去做那个手术,我还会回来找你的。毕竟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哥以外,最适合最适合让我你哥有一个种的人。”

    说到这里她大踏步走了出去,虽然王飞扬看见的只是她的背影,但却听到了她的啜泣之声,也好像能够看到她从双眼里头涌出来的泪水。

    想着嫂子刚才说的话,一时之间王飞扬,不知道是悲是喜。

    也就是过了两天。

    嫂嫂说的话居然是那么灵验,王飞扬真的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大的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