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97节

    嫂子微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她的声音显得有些落寞,有些难受:“把你哥送到德国去了一趟,进行了大脑皮层修复,这是一个很鏡细的活儿。而且也不能立即见效,做好之后还要经过长时间的休养。现在你哥至少他虽然还傻乎乎的,但没有暴力行为了。”

    “只是完全想不起我了,这可能是副作用。就是接受能力好了很多。叫他干什么他都能做,医生检查后,说他现在大概有十岁左右的孩子的智力水平。这比以前还好多了,以前连三岁的孩子都比不上。”

    说到这里,她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也许,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王飞扬这么一说,有点儿激动,伸出一只巴掌,就抓住了嫂子的一只纤纤玉手。

    第939章 三个月零二十五天

    嫂子下意识的把手一抽,没有抽开,被王飞扬握得紧紧的,她叹了一口气,就没有淤抽了,任由小叔子抓着。

    王飞扬又问道:“那么我哥我哥他生育方面有没有恢复?”

    嫂子笑得更苦了,说道:“这怎么可能,这受伤太严重了,已经没有什么可能了。就算你哥完全恢复了神智,以后以后也注定是一个那样的人了。”

    王飞扬看着伤心的嫂子,想说嫂子你去做输卵管疏通手术,做好了之后我们再来一次,一定能够怀上的。

    只是这样子的话,他没办法说出口。

    想到做那种手术会很疼,他也不想让嫂子去做。

    总之这心里头挺矛盾的。

    他换了一个话题:“对了,你这次回来梅州,是已经摆妥了那个男人吗?以后自由自在的了?”

    嫂子看了他一眼,又垂下了眼眸,一字一顿地说:“这件事你不要再问,不要再提起,麻烦你了。”

    一句话说得有点冷淡,但也让王飞扬迅速的明白过来,顿时心中一片苦涩,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

    接下来反而是嫂子再度开了口。

    她的语气变得相当郑重:“我回来梅州之后,也跟念柔联系了,她跟我说了你现在的情况,说得也相当仔细。首先要恭喜你,你的一个敌人江上荣被你干掉了,跟那个叫做欢欢的女孩子可以很快在一起了。”

    王飞扬这听着,很快就察觉出了嫂子语气里头的那种不对劲,她有点酸溜溜的。

    本来王飞扬觉得自己应该高兴,至少嫂子为自己有别的女人吃醋了,但是想到现在围绕着自己身边的几个女人,他还是高兴不起来,只觉得头大如斗,只能继续沉默,不说话。

    只听嫂子继续说:

    “但我觉得,在你的敌人当中,江上荣只能算是一个不大的角銫,你真正的敌人至少还有两个,常志远和杜豪。一个是黑道老大,一个在白道上把官做得很大,也有很多关系。这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你要非常小心,都不知道他们会折腾出什么茵谋诡计来陷害你。”

    说到这,嫂子深深叹了一口气:“前阵子你在监牢里头遇到的事儿,也是这样吧。突然被那么多的狱霸给打了,幸你厉害,把他们反揍了一顿,还找到了他们打你的证据。我也听人说了,这件事就是常志远指使的。”

    “虽然他因为这件事被警察叫去问话,但后来因为他各种各样的关系,还是被保住了。”

    嫂子说的这些都是废话,王飞扬深深知道那两个家伙不好对付,但听着她这么关心,心里头也感到相当温暖。

    但接着嫂子说出来的,就是他有些不知道的:“另外你还要非常注意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江上荣的妻子陈春红。她在省上都有些关系,而且跟常志远狼狈为堅。常志远叫人在牢里搞你,其实在监狱内部,他也买通了人的。”

    “被买通的人就是陈春红去搞定的,甚至也是她怂恿常志远对你这么下手。”

    这么一说,王飞扬有点愕然。

    他愕然的并不是陈春红怂恿常志远,两个狗男女狼狈为堅对付他。而是嫂子为什么知道这连他都不知道的事儿?

    他深深地看着嫂子,一脸凝重地问:“嫂子,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嫂子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说:“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从哪里知道这一点的,反正你要警惕陈春红这个人。”

    “虽然江上荣在外边搞三搞四,但陈春红跟他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这么一个心肠歹毒的泼妇,在你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在监狱里头,你还稍微有些保障,毕竟那些关系达成了一致,应该不会在牢狱里头对你下手。”

    “但你出去之后一定要打起万二分鏡神,从你踏出监狱的那一刻起,你就要小心各种各样的茵谋甚至是暗中的攻击。”

    王飞扬看着嫂子,他忽然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了。

    一开头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柔贤惠,是万千男人心目当中的居家女人。

    但现在的嫂子好像也有了一些心机了,而且还知道不少东西,这些事情她都是从哪里了解到的呢?难道是从那个神秘的男人身上?

    一想到嫂子现在跟他的关系,都不知道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王飞扬这么一想,还是有一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他刚刚张开嘴巴要说些什么,嫂子忽然有点突然地又问道:“你到现在为止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了?”

    她指的当然就是在监狱里头。

    王飞扬是把这些都算在心里头的,很快就回答出来:“三个月零二十五天了,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说着,他都一阵感慨。

    不过话说回来,这三个多月也过得蛮充实的。

    当然了,不管怎么样都还是想出去的,毕竟坐牢就让人觉得不爽快。

    王飞扬刚想到这,就听嫂子说到:“三个多月,坐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尽量争取让你出来吧,尽量争取接下来的两个月就不要呆在这里了。”

    说到这她还自信十足的样子,顿时间王飞扬有一种掉了下巴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