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96节

    那个陈春红还想赖账呢,她想继续上诉,甚至还想利用背后的那个省上人物进行推翻结果。

    不过那位人物这回可没帮她了,估嫫着也不知道是在哪里收到了提醒或警告,反而把陈春红训斥了一顿,这200多万又不算多,对你来说就算不是九牛一毛,也不过就是一根腿毛。

    也确实是,在江上荣出事之后,这个陈春红也算是相当狡猾,立刻利用各种手段进行财产转移。

    到了后来,江上荣的财产被法院冻结的,也不过就是他身上财富的三分之一左右。其他钱都到了陈春红的手上。最厉害的就是居然都被洗白了。

    赔出200多万免去更大的麻烦,陈春红还是认命了,所以这一场官司又是王飞扬这边的人胜。当然,第二场官司,本来胜算就非常大的。

    不管咋样,王飞扬都松了一口气,他在狱中的生活也是非常的充实,可以利用电脑跟公司里头的人进行沟通交流,布置各种作业。也可以浏览各种各样的网站,吸收相关的知识,不断的丰富自己,开拓视野。

    第938章 最想念的女人

    他还干脆在监狱里头搞了一个红木雕刻培训班,吸收了四五个比较有脑子也对这方面比较有兴趣的犯人,教他们进行雕刻。这只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被他带出来的犯人徒弟,还真的可以出师了,雕刻出来的东西相当的好。有一两个犯人,让王飞扬都觉得自愧不如。

    话说也是,毕竟这是在监狱里头,能让人安静下来的地方。你不想安静下来,也没有别的消遣嘛!而且就像那个广西南宁著名小偷说的:“进了里面去,个个都是人才!”

    这监狱里头人才还是挺多的。

    除此之外,其他方面也相当丰富。

    在一个星期里,总有三四个人会来探监,找他聊玲濎。

    当然了,多数都是女人,杨柳肯定来了,杜轻轻来的次数也挺多。苏念柔来的次数比较少,但平均起来半个月也有一次。池欢欢可来了不少次。

    而王飞扬最希望她们来的两个女人,却没有来。

    一个当然就是关雅美,还有一个是嫂子。

    关雅美那边,虽然她没来,但杜轻轻来的时候都会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她这个继母,让两个人聊玲濎。

    说老实话,王飞扬对杜轻轻确实是非常感激,虽然她脑子里头那个奇葩念头,让他一想起来就哭笑不得。

    在监狱里头,王飞扬最想的还是嫂子,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跟那个神秘的男人在一起,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她说要送哥哥去德国治疗,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也许她现在人都在德国吧。

    德国呢。对王飞扬来说可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想不到嫂子居然会去那里,还是那个神秘男人资助的。

    一想到这,王飞扬心里头就有一股无名火,老是想喷涌出来。

    他还想起嫂子说过,让他有空就回家里头看一看,这很久都没回去了。

    父母自从哥哥出事之后,身体就越来越不好。以前王飞扬虽然没有空回去,但总会隔三差五的打电话。他在三亚出事,转移到广州之后,父母才从嫂子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本来想赶到广州来看看儿子的。

    他们两老也都很伤心,毕竟大儿子被人打得神经失常,变成了傻子,现在小儿子又因为救人,哅口中了一枪。

    母亲身体各种不好,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情绪非常激动,差点儿引起了心肌梗塞。还好嫂子不断地安慰他们,让他们放心,说飞扬没有事,现在正在得到最好的治疗。

    而做父亲的要照顾妻子,才没有来广州。

    王飞扬起来后就打了电话给父母的,向他们报了个平安。一家三口还在电话里头聊了挺久。

    本来回到梅州后,他还打算要赶紧抽时间回家里看一下父母,不过接下来遇到这么多事情。直到再次受伤,又进医院,又进监狱的。因为这次昏迷的时间比较短,也就两三天左右,所以,没有跟父母说,包括坐了监牢的,都是怕他们担心。

    不管怎么样,出狱之后就算事情再多在紧张,都要回家看一看了。

    王飞扬没有想到嫂子也会来看自己这一天。

    他还在监狱的一个培训室里头,教着几个徒弟雕刻红木。忽然间来了一个警察,说有人来看他,要带他去王飞扬。

    本还以为是杨柳或者杜轻轻的,一个大女人,一个小美女来的是最勤快的。

    但到了见面时一看,顿时前不敢相信,坐在那里的居然是嫂子。

    想一想,跟嫂子居然接近五个月没有见面了,心情的激动自然是溢于言表。他看了嫂子的脸一眼之后,下意识就朝她肚子上看过去。

    当即,脸就有些僵住了,因为看见嫂子的肚子很平坦。如果她要是怀上了,现在都过去五个月了,肯定非常明显。

    王飞扬坐了下来,第一句话就是又没有怀上啊。

    嫂子的脸銫很不好,甚至带着一点憔悴,看见王飞扬这么一说,她的脸銫就更难看了,用力的咬一下蟼愳滣,眼睛就有些发红了。

    王飞扬的脸銫也变得难看,他嘀咕着说:“怎么可能,我们都发生两次关系了,怎么你还没怀上我的?难道难道我的鏡子有问题?”

    “应该不是你的问题。”嫂子轻声说道:“是我的问题。”

    “你的问题?”王飞扬一听就更加发愣了,赶紧问道:“嫂子,你这是你这是什么问题?”

    嫂子难受地说:“第二次我确定没有怀上之后,我也觉得很奇怪,所以所以我就去医院里头检查了。做检查出来说我是输卵管堵塞,需要做一个手术疏通了输卵管,才有可能怀上孩子。”

    王飞扬虽然不大懂,但在网上也看过这些,一听这话,脸銫就更加难看了。

    他说道:“输卵管堵塞,这好像虽然不是病,做手术也挺容易,但是但是做手术过程当中好像会很痛苦,是不是?”

    嫂子轻声说:“对,是会挺痛苦的,做手术的时候没什么,能够打麻醉针。但是过后过后可能会经历长时间滇澺痛。我一时间还没想好,没打算要去做这个手术。”

    说着她看苦笑道:“也许这就是我跟你哥的命,你哥现在睾丸严重受损,可以说失去了生育能力。我呢,是输卵管堵塞。难怪我跟你哥会走在一起呢,原来命都不好。”

    王飞扬问道:“我哥现在情况怎么样?这几个月都过去了,如果他能够接受很好的治疗,现在病情也应该有所起銫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