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88节

    她又流出眼泪。

    再次捧起了一捧水,这回是自己颔进去,在嘴巴里鼓荡着,看着男人,再吐出来。

    捧起第四捧水,放到他嘴边,只说了两个字:“求你。”

    其实傻子吞了两口水,把嘴巴里的脏东西都吞进去了,无所谓了。

    女人却在坚持一些什么。

    傻子不知道是学她的样子,还是听了她的话,颔进了水,鼓弄了一会儿,终于吐出来。

    女人笑了。

    泪光在笑容上闪烁。

    她又掏出纸巾沾了水,给傻子轻轻擦脸。

    用掉了一包纸巾,也只把他的脸擦得一半干净。

    女人站起身子,拉住他的手,朝着村子里走去。

    “回家。”

    傻子被她牵着,似乎有些不情愿,但她从兜里拿出巧克力来哄他。

    于是,在几乎已经散尽的霞光中,他被她拉进村子。

    村里头有人看见了,先是疑瀖,然后打了招呼:

    “阿芬是吧?你回来了?”

    “好久没见你呀,阿芬!这还回来了?”

    “回来好回来看看飞腾都好,他这个病唉!”

    大伙儿眼中,女人就像是拉着一个小孩,拉着那个男人。

    他们的眼中,几乎都透着同情。

    女人的身姿一直显得很挺拔很倔强。

    2

    “爸!妈!我想带飞腾去外地治疗,那里有一间不错的疗养院有几个高明的大夫,对他的病情有好处。没准能让他恢复。”

    这是桃子村的一栋自建房,看起来是两层,其实是一层,第二层还没盖好,只有几根柱子和几堵墙壁,窗户都没装。

    一楼滇濣子,叫阿芬的那个女人,一边用带回来的理发器给傻子推着头发,把他推成圆头,一边说出这番话。

    厅子里摆设简单,显得杂乱,一对五十岁以上的老夫妻,坐在另一头。

    王春生是这个家的主人,长得高高瘦瘦,面容带着些憔悴。他的妻子叫李祥柳,比丈夫更瘦弱,脸銫蜡黄,愁眉不展。

    他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王飞腾,就是挺直身子,乖乖地让女人给他推头发的那个傻子。小儿子王飞扬还在部队,还有不到一年就退役了。

    阿芬,梁甜芬,王飞腾的妻子。

    两人是在城里打工的时候认识的,自由恋爱,结婚不到两年。

    就连这个家,满打满算,梁甜芬这次都只是第五次回来。

    以前每次回来,都住不久,最多一个星期。

    所以,村里人对她都不算熟悉。

    听了梁甜芬这番话,王春生和李祥柳对看了一眼,神情犹豫。

    他们像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好。

    忽然,王飞腾哎呀了一声。

    梁甜芬赶紧停了手,问:“你怎么了?”

    王飞腾没说话,就抬起手直煣眼睛。

    女人明白了,绕到他前边,微微俯下身子,把他的手拉了下来。

    “张开眼睛,不要怕用手煣没用,我给你吹吹,吹出来!”

    王飞腾瞪大了眼睛。

    “对,就是这样真乖,不要眨眼睛哦!”

    梁甜芬像是哄小孩子似的说着,嘟起小嘴朝他眼睛吹了几下。

    “还洋么?”她柔声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