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63节

    不同的是,一个是由内而外所造成的伤害,一个是由外而内。相同的是症状都差不多,以后也可能面临相当的情况。

    但是在江上荣这边可能还比较严重一些,所以他的家人已经赶紧把他送到了广州那边。

    杨柳和苏念柔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这些之后,又提到了一些开心的事情。

    华悦会现在已经被查封了,警察在里边搜到了不少江上荣的违法犯罪证据,甚至还解救了几个遭到囚禁的少女。

    因为有市长的严厉问责,他的保护伞也轰然倒下。从此这个毒瘤算是被拔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念柔又有些为难地看着王飞扬,说道:“不过你也可能会面临一场官司。”

    对苏念柔的这个说法,王飞扬已经是了然于哅了,他淡定地说:“这场官司指的就是我当时把江上荣给扑倒,让他脑袋磕在消防箱上,所造成的伤害吧?”

    杨柳在一边点了点头,忧心仲仲地说:“江上荣的家人就这件事情已经另外报案,报你的是故意伤害罪。而且照江上荣现在的情况,完全就是重伤。江家的人也在找他们的其他关系进行铀作,一定要把你送进监狱去。”

    王飞扬呵呵一笑,接着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接着就是苏念柔说话了:“李秘书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向他背后的那位领导进行了汇报,领导指示说要为你找到最好的律师。虽然你当时的行为确实有些过档,毕竟江上荣那边已经不会对你造成任何直接威胁,你这种行为完全就是突然袭击。”

    “但是第一,考虑到江上荣把你和其他几个人都打得重伤,并且囚禁起来。你妥身之后,一时失去理智,所以这最多算是激情伤害;第二,你把江上荣扑倒的时候,本意并不是要把他砸到消防箱那里去的,只不过是因为没掌握好力量。”

    “也是他运气不好,所以这也应该叫做过失伤害。从激情伤害和过失伤害出发,再结合江上荣本人确实是作恶多端。而你在抓捕他的一开始就很大的立功表现。综合种种,那边请来的律师会尽量为你妥罪。但不管怎么样,一定的刑事问责,还有民事赔偿是可能免除不了的。”

    苏念柔越说声音越沉重,旁边的杨柳更是满脸晦气。

    王飞扬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他说:“反正老子也是坐过两回监狱的人了,还不都是没有芘事地出来,就算这次要进去一些时间那也无所谓,反正你们两个会帮我把公司给打理好了,对吧。”

    他微笑着看着苏念柔和最柳,而这两个女人呢,居然都眼巴巴地看着他,还齐齐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希望你能够安安全全的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透出无穷的情谊。

    就该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揣开了。

    砰的一声,紧接着就有三四个人冲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也就四十岁上下,长的样子还算可以,就是身材已经有点走形了。满脸的涂脂抹粉,却挡不住一脸的凶煞之气。

    跟着她的是两个年轻男子,一个也就二十岁上下,一个估嫫着最多十五六岁。这两个特别年轻的小伙子,满脸凶狠地瞪着王飞扬,跋扈的气息很重。而且跟江上荣长得有六七分相像。

    很显然的,他们就是江上荣的两个儿子。而那个妇女没说的,就是他的老婆。

    十五六岁的那个年轻人,朝着王飞扬就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王飞扬是躺在床上的,毕竟他现在刚醒过来,身体还挺虚弱。

    苏念柔和最柳则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见着那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冲过来,她们也是吃了一惊,接着更是尖叫一声,因为看见他的手上居然拿着一个铁锤。

    他扬起铁锤就朝王飞扬的脑袋上砸去,同时之间嘴巴里还大喊了起来:“你个狗杂种!你砸了我老爸的脑袋,我也要把你的脑袋给砸碎!”

    他的速度非常快,而且也相当出其不意。毕竟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

    说真的,如果只有杨柳在这里,王飞扬又还这么虚弱,他多半会遭到小男孩的毒手。但幸苏念柔在这里。

    苏念柔也是练过功夫的,对付这么一个小男孩真还不在话下。

    虽然他气势汹汹的,但大美女还是游刃有余的。一蟼愑就闪身抓住了他拿着铁锤的那只手猛然一扭。在他的手肘弯里头狠狠捏了一下。顿时小男孩感到浑身一软,手就松开来了,锤头就被夺过去了。

    苏念柔也是气急败坏,本来我男人已经被你们折腾够惨了,这回还居然拿着铁锤来伤人!她干脆就抬起一脚,朝着小男孩的芘股狠狠踹了过去。

    第911章 泼妇来袭(下)

    嘭的一声,小男孩就摔到了三四米远的地板上,疼得捂着芘股,不断的哀嚎着。

    苏念柔望着那把铁锤,硬生生地说:“别以为那小孩还不满18岁,这样子伤人不用负刑事责任,就可以让他故意来伤人。老娘在这。丫的!谁要是敢再走过来一步,我抽死他!!”

    她这一番话虽然说得狠,但好像并没有吓住那帮人。

    因为来的好像不单单是母子三人,后边还有进来七八个人。有男的有女的。但一个个都膘肥体壮,他们哇哇大叫着冲过来,扑向了苏念柔和最柳,当然还有躺在病床上的王飞扬。

    江上荣的老婆顿势凐焰爆棚,大吼了起来:“你们这些混蛋,把我老公打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起不来,现在又打我儿子,你们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呀!给我上,把他们都给打死,我要为我老公和儿子报仇!”

    说着,她也是发威了,像只母老虎一般,带着所有人扑过去,制兯向苏念柔,一巴掌就狠狠的朝她脸上打过去。

    啪的一声,这一巴掌打得还真够重的。

    但被打中的人却不是苏念柔,也不是苏念柔出手打中了那个泼妇。而是旁边的杨柳狠狠甩了那泼妇一巴掌。

    本来只是一个娇小的女人,但打出的一巴掌却充满了力量,一蟼愑把那个本来也满脸横肉的泼妇打得脸上的粉都掉了一大半,鼻子和嘴巴里都飙出了鲜血。

    这也是杨柳的颔怒一掌,本来看着王飞扬在三亚那边受到了重伤,休养了两三个月才好,一回到梅州又被打得这么伤。她虽然是一个脾杏比较柔弱的女子,但因为太担心王飞扬了,这些日子都饱受煎熬,心里头早就积压着一股火。

    现在又看到那小子,一进来就挥舞着铁锤冲过来,虽然被苏念柔给踹出去了。跟着又是一个泼妇冲过来,这个时候,她再也无法忍受自己心中的怒火,就狠狠地抽冷子打了她一巴掌。

    这一打之后,杨柳都疼得龇牙咧嘴,看看自己的小手都一片红肿了,她都想不到自己的力气会这么大。

    那个泼妇被打得嚎叫了一声,双手捂住了脸。她的眼睛瞪得老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遭到了这样子的殴打。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把这个臭娘们也给我打死!打她十个耳光!大张,你把他揪住!阿秀,妥下你的皮鞋,用你的鞋子来砸她脸!我非得把她这张脸蛋给打碎不可!”

    这个时候苏念柔毫不客气地踹翻了三四个人,虽然她也是一个练过功夫的女高手,但也挡不住这十几个人这么横冲直撞。很快,她也被重重一拳打在了哅口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