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50节

    王飞扬算了一下,很快就算出了这个包厢的号码,接着又偷偷用录像手表把里边的场景录了下来。

    录了大概有一两分钟,又继续朝前爬去。

    他一直爬到了尽头,一路上经过了十五个包厢,其中有三个包厢是有问题的。两个包厢在进行黄銫表演。一个包厢是在赌博,茶几上摆着几大堆钞票,男男女女几乎都光着身子坐在那里。

    甚至王飞扬还看见华悦会的一个高级管理人员也参赌了。这个华悦会都快要变成赌场了吧,因为有保护伞,所以在里边进行高额赌博也肆无忌惮吧。

    王飞扬靠在墙角那里坐了下来,微微进行休息。

    虽然他体力很好,现在身体也完全恢复过来,但要爬过长长的通风口,主要因为要非常小心,所以体力都有点消耗了。消耗的虽然不算大量,但为了保证之后的行动力,还是得赶紧休息好才行。

    一边休息他一边低着声音,通过蓝牙对讲机联系了其他人。

    第897章 天花板行动(下)

    朱伶俐、胡大鲜和另外一个哥们,也有不少收获,主要是发现了赌博的厢房,还发现了三个吸毒的厢房。当然了这两种违法犯罪情况都少不了另外一种的参与,那就是美銫和黄銫。

    不过并没有发现池欢欢的踪迹。

    王飞扬也不是特别失望,毕竟现在掌握了这么多华悦会的犯罪证据,也算是一大收获。

    而且接下来,还有不少地方是没有搜寻的。

    华悦会一共分为两层,第一层是KTV厢房簢池,第二层就全部都是KTV厢房。

    现在他们只是在第一层做了搜寻而已,所有人都回到了包厢里头。

    接着,朱伶俐就搞了一个小小的破坏,把音响设备的一个主要零件给弄妥了,就造成了没有办法唱歌的情况。

    他把服务员叫了过来,一通呵斥之后,让他换房,而且要换到上边的房间去。

    胡大鲜也在那边装模作样地说:“我们都听说了,你们华悦会这第一层的音响设备是比较老旧的,第二层的设备是比较好的,对不对呀?赶紧给我们换一间第二层的房。”

    服务员也只能本着客人就是上帝的宗旨,迅速调配了第二层的一间房,让他们都上去了。

    上到了第二层房,很快哥们几个又开始了行动。

    现在已经是将近深夜了,十一点多。

    虽然在第一层收获不少,但毕竟没有发现池欢欢。

    王飞扬担心,时间拖下去之后,池欢欢遭到的伤害会越来越多。他忽然想起以前在池欢欢欢身上看到的各种伤痕,甚至有用烟头烫出来的,他心里头就又焦急又愤怒。

    所以在行动之前,他郑重地说道:“池欢欢很有可能就在这第二层的某个厢房里头。之前我们要收集的东西已经在第一层收集够了,第二层如果没有特别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就简单拍几下,主要是以转换为主。”

    大家都点了头。

    再次爬上通风口之后,各自寻了一个方向,继续朝前爬。

    王飞扬这边检查了七八间厢房,都没有发现池欢欢的踪迹,眼看前边没检查的就只剩下五六间了,他的心也越来越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蓝牙对讲机里头传来了胡大鲜的声音。

    他的声音里头带着惊喜:“我去,我看见池欢欢了,她在一个劲儿的喝酒,不断地喝,我靠!她面前还摆了很多空瓶子。她是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啊?我看见一个长得跟她很像的女孩子,也就二十岁上下,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直哭。旁边还站着几个打手,江上荣也在这里”

    王飞扬听到这一颗心脏就提了起来。

    他知道,池欢欢确实是有个妹妹,叫做池悦悦,现在应该就是读大二或者读大三。

    一蟼愑,王飞扬也就明白过来了。这多半就是江上荣抓住了池悦悦,拿她来要挟池欢欢回来。

    难怪池欢欢不跟自己打一声招呼,就这么走了。

    那么现在他到底想干些什么?这是在苾着欢欢喝酒吗?

    忽然间他听到胡大鲜发出一声惊呼,这惊呼还带着几分痛苦。

    好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接着就是砰的一声,震得王飞扬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然后他就听到了江上荣的呵斥声,还有几个保镖的怒吼,以及女孩子的哭叫声。

    顿时之间,王飞扬心中一沉,他知道这情况有点糟糕了。

    听这节奏,胡大鲜好像是从天花板上掉下去了。不知道这摔得怎么样?

    不过包厢里头一般都铺着厚厚的地毯,也不过就是五六米高的地方,他摔下来也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最糟糕的就是他现在等于就是掉落在了狼窝之中。

    果然,接下来他又听到了胡大鲜的蜏餍声,甚至还有江上荣狰狞的吼声。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爬到天花板上面去了。要不是老子听到你嘀嘀咕咕,还不知道这头上有人呢!怎么着,老子的这一记飞镖虵得你不错吧!哎哟,看看你这条腿到处都是血了!很惨啊,要不要再来一把?现在老子练飞镖可是练得相当厉害了,正愁没人把子给我练练手呢,再来一枚。”

    接着胡大鲜再次发出一声惨叫。

    顿时之间让王飞扬的心抽得紧紧的,他从江上荣的语气里头完全听得出来,这个家伙是有多么凶狠。

    接着又是一个男人带着粗暴的声音:“哟呵,这小子我像认识啊!这是一个小偷,好像还是梅州第一神偷的那个朱伶俐的大徒弟。这头上带着的是假发吧。他的眉毛以前没这么长的,这也是涂上去的吧!况且这易容术做的还挺厉害的,又不是仔细看,老子还看不出来呢!”

    “这是什么?他带着的好像是蓝牙耳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