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10节

    王飞扬又在周围看来看去,看见了甲板上的一根铆钉。

    当然,这跟铆钉不可能就这么躺在甲板上,它是紧紧钉在了里边的。看长度起码得在十厘米左右,这样的长度深深刺进了甲板里头,哪怕是用钳子,都不容易把它给夹起来。

    但王飞扬还在硬着头皮尝试起来,他稍微挪动着身子,换了个姿势。在没引起那些歹徒注意的情况下,背后一只手已经用力地捏在了那跟铆钉帽上。

    那钉帽也紧紧地贴着甲板,虽然有一定的宽度,哪怕王飞扬用指甲挿到里边去,都费了好一阵子的功夫。

    旁边,沈医生和饶森都看见了他的这个举动,有点莫名地看着他。

    王飞扬朝他们微微一笑,用眼神示意他们别看过来,免得引起歹徒的注意。接着他就开始用力了。

    换成一般人绝对拿这根铆钉没有办法,除非能利用什么工具,但王飞扬现在手头上没有任何工具,他身上哪怕是钥匙,都被歹徒翻出来给丢掉了。

    他只能用两根手指,尽量把指甲嵌入到里边,用力去拔这铆钉。这铆钉异常坚固,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几乎没有把它弄出分毫。

    把王飞扬毕竟不是一般人,他的力气比一般人大,也练过一些吐纳术,虽然是很简单的吐纳术,但却能够让丹田产生一些异于常人的能量。

    想部队里头的那些士兵,经常手劈红砖,甚至拿着砖头朝脑袋上敲,就是运用的这种能量。在部队里头,以前把它叫做硬气功,现在把它叫做硬功。

    王飞扬现在利用的就是这种硬功,把丹田里头的那种能量用吐纳之术调动起来,就类似于拉风箱一般,然后全神贯注地把它运用到两根手指上面。他的手指便因此坚硬了不少,也更有力了不少。

    用力地拔着那跟铆钉,虽然用了硬功,那毕竟是两根肉长的手指啊,毕竟不是铁条。不断地对抗着那坚硬的铆钉,用力地要把它拔出来,也很快就受了伤。两根指肚都磨出了鲜血,皮肉绽开,甚至连手指甲都掀了开来,翘起了半边,看上去相当的恐怖。

    旁边的沈医生和饶森这么一看都直皱眉头,有点儿不寒而栗。可真别说这手指甲被翘起来了,那得有多疼啊。古时候那不就有一种酷刑,专门用钳子夹住你的手指甲,硬生生的把它给拔出来的,像王飞洋现在这种等于就是自己找酷刑来消受了。

    不过两人也看出来了,王飞扬是想拔出那颗铆钉,用它割断自己的绳索。但他这样子做,就算把绳索割断,又能怎么样呢?周围可不是只有一个两个三个歹徒,而是有很多,哪怕他能够割断绳索,趁机控制了几个歹徒。就算躲过他们的手枪又能怎么样?

    吃亏的迟早还是他,甚至还有可能让歹徒误伤无辜。

    不过王飞扬就是坚毅不拔地咬着牙齿,一定要把那根铆钉拔出来。

    开头是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去拔,直到指肚都磨得血肉模煳,甚至骨头都隐隐冒了出来,两片手指甲也完全掀开了。

    实在是顶不住那种疼痛,也发不出力量了,他就用另外一只手去拔。

    很快,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也遭到了这样子的命运,指甲掀开,血肉模糊。

    在这种情况之下,铆钉好歹拔出了一点点,但也就二三厘米左右。看起来确实是有点不可思议,让沈医生和那个饶森看的都佩服不已。这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一般人不单单不可能拔出那个铆钉,甚至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

    而这个王飞扬还真特么是条汉子,这都能忍下来。

    沈医生和饶森这么看着,都有点泪眼朦胧了。

    虽然这个铆钉只是拔出了两三厘米,但其实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只要把它拔出了这么一点,接下来就不用再费那么大的力气了。

    不过,王飞扬的力量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他甚至已经不能用食指和大拇指去拔那根铆钉,不得不用其他手指去拔,甚至用指缝夹住了它用力的往上拔。

    这时又要防备那几个歹徒看到,不能用太大力,以免引起身体震动。

    可想而知,这个任务有多艰难。

    这铆钉被拔出四五厘米的时候,他的两只手都血肉模糊,简直就是不成手形了。

    忽然间,旁边有人用肩膀轻轻撞了他一下。他抬头一看,见是饶森。

    饶森轻轻挪了过来,他没有说话,眼睛看向了铆钉那里,然后又朝着王飞扬看了一眼,微微点头。

    王飞扬,看懂了他的意思,稍微犹豫之后,就不动声銫把身子挪开了。两人毕竟是差不多贴在一起的,加上那几个歹徒这会儿都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上百个不怎么穿衣服的富婆,只是偶尔扭头看他们一眼,这五花大绑的也让他们觉得挺放心。

    所以当饶森代替了王飞扬的位置后,他们并没有太注意。

    饶森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把那个铆钉拔了出来。这并不是他有多厉害,而是之前最艰难进程已被王飞扬完成了。

    当然如果没有饶森的帮忙,王飞扬想做完最后一步,还得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痛苦。

    这个时候饶森的双手也被割开了不少口子,鲜血淋漓着,但他却从脸上冒出了胜利的微笑。不动声銫地,采取尽可能隐蔽的方式,把那根铆钉凑到了王飞扬背后,捆住他双手的绳子那里。

    接下来过程又是非常艰辛。

    第855章 这女的怎么还穿着衣服

    这时那些富婆已经走完了四分之三左右,已经交完钱的富婆倒是露出满脸轻松,那些还没交钱的,则透着恐惧和紧张。

    这时已经轮到金巧巧了,她用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盯着罗晓丽,咬牙切齿地说道:”罗晓丽啊罗晓丽,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竟然这样胆大妄为!果然是非常厉害。你就不怕逃不出去吗?”

    面对这个也算多年的闺蜜,而且以前还挺照顾自己的,算是恩人的富婆,罗晓丽脸皮再厚,也禁不住微微一红。

    但她还是抱着淡定的声音说道:“我没有办法,金姐,我需要很多的钱来处理手头上的一些事儿,所以,你就乖乖听话吧,交出三百万就够了。这钱对你来说也不算是很大一笔钱,只不过就是从你脚丫子上剪下来的一块假指甲,对吧?”

    金巧巧哈哈一笑,笑声里透出了一种深深的怨毒,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等着,老天饶过谁!”

    说着倒也是痛痛快快的,转了三百万过去。然后在歹徒的带领蟼愡到了另外一头。

    罗晓丽扭头看了看她的背影,也是满脸黑线,突然之间她茵厉地说道:“这女的怎么还穿着衣服,给我扯下来!”

    接着就在金巧巧的惊叫声中,哧啦几声,她身上那条本来就有点破烂的裙子被完全撕了下来。甚至另外一个歹徒还更加狂妄,把她上半身的罩罩都给扯了下来。

    顿时只见两只大白鸽不断在她的上半身那里飞舞,周围的好几个歹徒都看得目瞪口呆,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