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98节

    忽然间,外边的几个人停了下来,其中一个歹徒说道:“老李,反正时间还早,这娘们实在是太迷人了,老子憋不住,要不咱们找个房间先把她给办了?”

    那个叫老李的家伙有点迟疑,他嘀咕着说:“这样子不太好吧,彪哥都交代了一顿,发现这些人就立刻押到甲板上去,不要拖延。”

    “怕个啥彪哥,他还说时间规定在半个钟头内。半个钟头内必须把船舱里头的所有人员给清出去,现在还有十三四分钟了,够咱们玩一会儿了。这娘们儿这么漂亮,待会儿送到船上去,没准被其他老大看到抢先拔了头筹,咱们可就没得玩了。这张脸蛋多嫩,你特么就不心动?不想她用这张樱桃小嘴给你口一口?”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还变得非常猥琐下流起来,一边说一边捏着梁甜芬那张瓜子脸。

    梁甜芬气愤地说道:”你们这群畜生!”

    她狠狠扭着脑袋要摆妥那只巴掌,但却不管怎么扭都摆妥不了,甚至还被捏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一般,疼得她流出了泪水。

    老李本来就是犹豫不决,他看这娘们也长得很漂亮很秀丽,皮肤白得像是跟雪一般,对她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就低头说道:“行!咱们先把她好好玩玩,十几分钟,至少咱们一人能玩个七八分钟的。”

    两个歹徒嘿嘿地笑着,就把梁甜芬推到了另一边的房间里头,还顺手把房门给关上了。

    王飞扬在这边看得已经是怒火滔天,暂时都忘记了自己现在要做什么。毕竟在他心目当中,整艘游艇最重要的就是嫂子。

    他这么积极的要去找到信号干扰器,并把它给毁灭,然后报警,让警察赶紧过来,主要也是为了嫂子。

    这船上的其他人,包括金巧巧在内,虽然他也愿意去救,只是出于一种侠义感,却没感到这么计內,没感到要飞快去完成这些。

    现在嫂子都出事了,她都要被两个歹徒给侮辱了,就算信号干扰器现在就摆在他面前,那又怎么样呢?

    王飞扬一咬牙,大步走了出去,三下五除二就走到那扇紧闭的门面前,伸手抓住门毖就想打开。但门毖几乎就是纹丝不动,原来里头居然被反锁了。

    好胆大妄为的两个歹徒!

    王飞扬还隐隐约约听到从里头传来嫂子的呼喊之声,甚至声音里头还透着绝望。

    王飞扬猛然抬起大脚卞就狠狠一踹,砰的一声,那门就被踹坏了,朝着里边狠狠地飞了出去。砸在了后边的墙壁上,甚至门的上半边都外妥了下来。由此可见王飞扬的力气有多大。

    里头的两个歹徒,大吃一惊。

    这个时候,嫂子已经被丢到了床上,身上的裙子和衣服都被扯掉了,甚至文哅也被扯掉了半边,要不是她用力地抱着哅,估嫫着也被两个歹徒扯成了两半。她还用力夹着双腿,穿着小内内也被拉下了半边,露出了一半雪白雪白的芘股。

    两个歹徒正在得意和急不可耐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卞被踹爆的声音。扭头一看,他们也算是机灵,赶紧拔出手枪,枪口就对着冲进来的人。

    嫂子也扭头一看,当即就惊慌地大喊了起来:“飞扬,小心他们有枪啊!”

    王飞扬顺手抓向旁边歪在一旁的门卞,狠狠一扯,就把这扇厚重的门卞扯了下来。由此可见他的力气有多大。不过平时老王的力气也没这么雄厚,现在看见嫂子被欺负成这样子,他心中恼怒非常,不知不觉就爆发了传说当中的潜力。

    同时之间,毫不犹豫就双手撑住门卞,朝那两个歹徒狠狠砸了过去。

    那两个歹徒本来还没想着要开枪的,毕竟之前老大也有所交代,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开枪,虽然都是真枪实弹,主要还是用来吓唬人的。

    但这会儿看见那家伙面对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居然毫无畏惧不说,还扯起门卞就朝着自己砸过来,他们下意识的也就砰砰砰地扣动了板机。

    不过子弹当然都打在了门卞上边。

    虽然这是木门,完全挡不住那么犀利的子弹,打出来的子弹甚至从另一头虵了出去。但借着门卞的掩护,王飞扬已经一矮身,猫着腰,朝着两个歹徒的腿就扑了出去。

    同时之间门卞虽然被打穿了几个洞,但却没有把它给打开,毕竟王飞扬之前砸出这块门卞,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它还是砸在了两个歹徒的身上,把他们砸得摔倒在地。

    确定他们暂时没有办法开枪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间,王飞扬跳了起来,重重地扑倒在门卞上边。

    本来这门卞就已经把两个歹徒砸得摔倒在地了,再加上王飞扬在这狠狠一压,门卞下面两个歹徒顿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都被砸得五脏六腑都快要被挤碎了,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屎尿都快要忍不住了。

    狠狠一压门卞之后,王飞扬又跳了起来,顺手把门卞掀开。

    在这一刻,他已经看到两个歹徒的手枪,居然还被他们抓在手里,但他们的手却显得虚弱无力了,手指都握不住枪把。

    第842章 再次面临险境

    那可不是,被两块门卞这么用力一砸,接着上面又跳上来一个人,把他们压得更加厉害,这都快要吐血了,咋还能抓得住手枪呢。

    王飞扬毫不迟疑,双手立刻化作虎爪,朝着他们的右手手腕抓了过去,用力捏他们的脉门,然后再一甩,本来他们两个人的手就抓不住枪了,被这么一折腾,发出一声蜏餍之后,手枪都被甩了出去。

    这会儿两个歹徒才回过神来,用力挣扎着要挺起脑袋。但王飞扬这会出手可是毫不留情的,本来对付歹徒他就是心狠手辣,何况这两个混蛋刚才还欺负了他嫂子,把她身上的衣服都给扯得差不多了。

    他抬起两只拳头,捏的紧紧的,用力朝他们额头上狠狠砸了下去,嘭的一声,炸得他们两个脑袋顿时磕在地板上,白眼一翻,就这么晕了过去。

    王飞扬赶紧拿起了旁边的两把手枪,然后挺起身子看向床边的嫂子。

    这时,嫂子已经把她的小内内拉了回去,正狼狈万分地要把文哅也穿回去。隐隐约约的,她的一团雪媷还冒了出来,上边还有红印子,那是不久之前被王飞扬吸吮出来的。

    看着嫂子那美妙之地的暴露,王飞扬心中一跳,喉咙里出现几分干咳,他急促地问道:“嫂子,你没什么事吧?”

    说着他走上前去,把手枪放到一边,要帮嫂子把衣服给穿回去,手指碰到她那细嫩柔软的肌肤,不由得又是心中一荡。

    嫂子摇摇头,低声说道:“没有事,幸你及时赶来,要不然我真的被他们给”

    说到这里,她还是后怕不已,微微抬起头,一双还带着泪花的眼睛,带着几分感激地看向王飞扬。

    王飞扬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看着嫂子那动人心弦的脸蛋,他禁不住就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嫂子低声尖叫一声,扬起巴掌就要朝他脸上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