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95节

    他立刻窜到了窗口那里,轻轻掀开窗帘,朝外边一看。

    看见了大概有两三条快艇,已经悄无声息地停在了这艘小游轮下边。他的视野有限,只看到了两艘快艇,但相信在游艇周围还停着好几艘。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虽然隔着门卞,但因为王飞扬和饶森现在都是小心行事,所以很快就听到了。

    饶森一个箭步朝门口冲过去,立刻就要把灯给关掉。

    王飞扬赶紧扑过去拉住了他,朝着门缝指了指白,摆了摆手。

    饶森眨眼间就明白过来,带着几分愧疚地点了点头。左右一看,看见床底倒是挺宽阔的,勉强好像能够容纳两个男人的样子,他们赶紧钻了进去。

    在装进去的同时,王飞扬还迅速拉开了抽屉,把对讲机放了回去。

    第838章 原来是小偷

    虽然里头比较狭窄,两个大男人的身躯紧紧贴在一起,有点像是要搞基的征兆,但事出无奈,暂时也只能这样子。

    就在他们钻进去的几乎同一时刻,门被推开了。

    两个男人走了进来,当然从王飞扬和饶森的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们的两只脚。当即,两人更是摒住了呼吸。

    那两人走进来的脚步显得小心翼翼,其中一个沉声说道:“这里头开着灯。”

    另外一个接着说:“看情况,好像有点不妙。门是开的,而且锁头被破坏了,最重要的就是,门毖旁边居然有个脚印。好像是把门给踹开的。那脚印是个男的。”

    接着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立刻就喝了起来:“出来!知道你们躲在里面!赶紧给我出来!不然老子开枪了!”

    当第二个人说话时,躲在床底下的王飞扬和饶森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到底还是百密一疏。居然忘记了,门是被踹开来的。而且上边还留着一个大脚印。

    这么一来,进来的这两个歹徒不怀疑才怪呢,可想而知他们现在手上拿着枪,子弹已经上膛。而且这两个歹徒显得训练有素的样子。

    王飞扬看着他们的双足,就知道他们现在的姿势是背靠着背。这样就形成了全方位无死角的查看与攻击。

    接着他们听到了砰砰砰的声音。这是衣柜门被踹开,还有其他家具也被打开的声音,显然两个歹徒在检查里头有没有人。过了半分钟左右,其中一个歹徒的声音又冒了出来:“知道你藏在床底下了,赶紧出来!要不然,直接开枪把你给崩了!”

    很显然,这是歹徒在进行试探,并不是真的认定就有人躲在床底下,也许他们心里头还会想,可能踹门进来的人已经走了。

    不管如何,可想而知的就是,他们开头是试探,接着就会慢慢低下身子,朝床底下看。而且在看的同时,枪口也会对准这边,如果一旦发现里头有人,很可能就即刻开枪。到时候,王飞扬和饶森都死定了。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一点建树都没有的,死在了床底下,没准以后还会成为所有歹徒的笑柄。

    王飞扬看到那两个人的姿势,已经是缓缓的在弯膝盖头了,他朝旁边满头冷汗的饶森看了一眼,比了几个手势。

    这些手势是王飞扬在部队里学来的,但他相信身为保镖的饶森,就算没有当过兵,也能明白他描述的是什么意思。毕竟,作为保镖应该经过专业训练,而现在的安保人员专业训练,很多都是从部队里头照搬的。

    果然,饶森很快就明白了,他点了点头,但脸上又露出了担心之銫,他也给出了两个手势,意思就是让他一定要小心。甚至,看向王飞扬的眼神,还带出几分敬佩。

    因为,王飞扬现在几乎就是抱着牺牲的鏡神来做这事了。

    他忽然喊了起来:“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我在里边,我在里边!你们是谁?你们手里头真的有枪吗?”

    王飞扬一边说着一边就扭动着身子挤了出去。

    一蟼愑,那两个歹徒赶紧挺起了身子,两手抓枪,也带着几分紧张地对着王飞扬的脑袋,问道:“你特么是谁?干嘛会躲在下边?”

    王飞扬要的就是这样子的效果,如果任由那两个歹徒俯下身子,第一他们看到床底下藏着有人,很可能下意识因为恐慌就会开枪,到时候就是两条人命。

    第二,就算他们没开枪,也会发现床底下同时躲着两个人,而现在王飞扬从里头钻了出来,等于就是保护住了饶森。

    出来时,王飞扬已经迅速想好要怎么应对,他带着几分恐惧地说道:“我,我是那个我是游艇上的工作人员,我那个,我想我想”

    他说得越来越慌乱,倒是让那两个歹徒微微松了一口气,没有那脺黥张了。但又急着问道:“你特么想干什么?”

    王飞扬赶紧把手中的手机一扔,胆战心惊地说道:“我,我只是拿了一部手机,其他的其他的我什么都没动。”

    他这么一说,虽然没表明自己的身份,但两个歹徒都听出来了,接着就冷笑起来。

    一个说:“原来是个小偷。”

    另外一个说:“倒是挺大的胆子!做小偷把门都给踹开了!还在上面留下大脚印,你是怕别人不知道是吧?”

    王飞扬赶紧摇头说:“我我也没有办法,那锁太结实了,我本来想撬开来的,搞了半天都没撬动,我只能抬脚就踹,反正反正这些顾客都已经喝醉了。就算我疬得再大声,他们也听不到。”

    “哟!还是个笨贼!”

    一个歹徒冷冷一笑,接着看向了另外一个歹徒,问道:“咱们现在拿他怎么办?”

    那个歹徒想了一下,冷冷地说:“把他给绑了再说,然后丢到一边算了。这家伙看起来也不是什么人物,就是这里的招待员,从他身上也榨不出什么油水。”

    这两人已经从王飞扬生动的表演当中,认定了他就是一个内贼,想要偷客人的东西。

    问话那歹徒点了点头,接着就把手枪收了起来。

    当然了,另外一个歹徒还是有戒心的,继续把枪口对准王飞扬,冷冷地说:“你小子最好给我放乖些,我们现在只是把你给绑住了,不想要你的命,但是,你要是敢反抗,小心老子一枪崩了你脑袋。”

    王飞扬高高抬着手,连连点头说道:“我,我不反抗的。我看你们的枪好像真的是真枪来的,你们是从哪里搞来的真枪?”

    “你特么问题还挺多的!信不信老子把枪管塞你嘴巴里,然后砰一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