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92节

    饶森勉强笑了一笑,点点头。

    很快,王飞扬就串到了自己住着的那个客房,房门紧闭着,他又没有涌匙。

    看看两边都没有什么人,只有饶森在自己旁边。他一咬牙,后退了两步,猛然抬脚就朝着门锁踹了过去。

    整扇门顿时被他踹开了,倒也没惊动周围的什么人。估嫫那些人都喝得稀里糊涂了,哪怕是有一颗炮弹在床上落下来,也不会让他们感到太吃惊。

    王飞杨轻声说:“你在旁边守着,看看什么情况,继续装醉。”

    饶森点了点头,干脆就贴着墙壁,坐倒在了走廊上,歪着脑袋。这家伙还真是机灵,装醉装的很有一手。让王飞扬在心里头都给了他三十二个赞。

    他闯进去之后,就听到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有人在浴室里头洗澡,门还敞开着。

    在那洗澡的人也是马大哈,就算水流声再激烈,也不可能掩饰住踹门的声音,她却好像还没听到。

    王飞扬朝里边走去,这一看就有点哭笑不得。只见居然是金巧巧躺在了那个大浴缸里头,上边花洒还直往下浇着水,她好像也喝了不少酒,脑袋歪在一边,一条雪白雪白大长腿都快掉出来,挂在浴缸的边沿上。粉嫩的脚丫子在那里轻轻一晃一晃的,眼睛都闭上了。

    她这种泡澡的方式还是挺危险的,毕竟这个浴缸挺大,加上她又喝醉了,要是一不小心滑了进去,那就完蛋了。

    虽然现在情况紧急,但王飞扬还是大步走了过去,哗啦啦一蟼愑就把这个浑身赤条条的女人从浴缸里头抱了出来。

    女人睁开了眼睛,顿时之间皱紧了眉头,喝道:“你特么给我滚开,我不想见到你这个混蛋!”

    这突然就被一通怒斥,女人脸上还露出了非常愤怒的神情,这让王飞扬觉得很郁闷。

    他说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告诉你,你在浴缸里头睡觉是很危险的,何况你还喝了很多酒,万一淹死了咋办?不感谢我救了你不说,你还这么气势汹汹的,这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忽然间啪的一声,这金巧巧也真是够绝的,不由分说就抬手狠狠打了他一巴掌,打得王飞扬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火辣辣滇澺。

    他一时赌气,干脆就松开了手,这个金巧巧刚被王飞扬从浴缸里头抱出来,放到了地上。两脚都还没伸直,所以老王这么一松手,她就哗啦啦地摔倒在地上,砰的一声,粉嫩的芘股,砸在了坚硬的地砖上边,疼得她哎哟一声蜏餍。

    这个时候,她双腿敞开,露出了那粉嫩的神秘门户,又让王飞扬看得心中一跳。

    忽然间他赶紧把身子一闪,因为金巧巧狠狠一脚,就朝他踹了过去。

    这时王飞扬也不想跟他纠缠了,沉声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件非常不妙的事情,你也不要再生气了,罗晓丽那娘们果然是有茵谋的。”

    他三下五除二,将大致的事情说了出来。

    “王飞扬,你这样也太会开玩笑了吧?我告诉你,我金巧巧也不是笨蛋,前几次你故意推妥我,还找什么罪恶事件作为由头。你把我当傻子也不是这样子当的,你知道在舞台上大家玩游戏,所有男的都亲了,就你没亲我,还把我丢在舞台上扭身就跑!”

    “我多没面子!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做过这么丢脸的事!特别是后来,我还听人说,你是追一个女的去了。你要是追罗晓丽去了,说老实话,我还有点理解,你真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金巧巧咬牙切齿地说着,神情看上去颇为失态。

    第835章 怨念到底有多深

    虽然她这也是有点年纪了,而且是高高在上的女人,别说素质吧,至少矜持是应该有的。当然可能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估嫫着也是之前借酒浇愁来着。可是越浇越愁,这会儿把所有的愤怒都吐了出来了,毫不顾自己光着身子,坐在浴室地板上。

    王飞扬看着也一阵无奈,而且时间现在已经非常紧迫,他说道:“巧姐,不管你信不信,现在已经是到了一个非常紧要的关头,那些匪徒随时都可能坐着快艇冲到这边来,而且船上肯定还有不少接应的人。我也不跟你多说了。”

    说着他就朝外边走去。

    金巧巧再次感到自己受到了轻视,猛然一扭身,朝着就要走出洗手间的王飞扬吼道:“你现在要去做什么!”

    王飞扬说道:“我要找到今天下午你帮我拿的那份资料,我要查到罗晓丽住哪个房间,然后去她房间里看看藏了什么东西没有?也许有些东西对我们有用。巧姐,我用人格向你担保,刚才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你们这些富婆随时都可能面临一场巨大的勒索。”

    “而且除了勒索,没准那帮歹徒对你们还会感兴趣,反正他们都抢了你们那么多钱了,这又是在公海之上,他们要把你们带到哪儿去,要把你们给那个了,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所以我希望你能够重视起来,我,我这也是为了帮你们。”

    王飞扬在一边坐着,一边已经跑到了房间里,到处翻着那叠资料。

    没多久他就喊了起来:“我的资料呢!那一叠住客资料呢?我像是放在床头柜上的,跑哪去了?”

    这个时候,金巧巧已经裹着浴巾从里头走了出来,拍着肩膀上和大腿上还布满了晶莹的水珠,看上去相当的具有诱瀖力,就好像是刚出浴的仙子一般。

    她冷冷地朝着垃圾篓里头看了一眼,说道:“都在那了,我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些资料,我气不过。我尽心尽意帮你忙,你想要什么我就尽量找什么给你,你居然还特么那么对我,所以我把它给撕掉了。”

    王飞扬都傻眼了,赶紧扑倒垃圾娄里拿起来一看,就更加傻眼了。

    一大堆的碎纸,这也就仅次于进了一回碎纸机吧。

    由此可见,金巧巧当时对他的怨念,到底有多深?

    他无可奈何地把这一大堆碎纸都拿了出来,摊开在了地面上,还朝着门口招呼道:“饶森赶紧进来,我们要找到罗晓丽的房号,妈蛋,这些都被撕碎了,大大增加了难度啊!”

    其实饶森已经在门口往里头看了,看见只裹着浴巾的杏感熟.妇,也是眼睛一亮,但没有接到通知,就没进来。

    现在听王飞扬那么一说,赶紧窜了进来,倒是把金巧巧给吓了一跳。

    金巧巧厉声问道:“这个人又是谁?”

    王飞扬已经顾不上仔细回答她了,就简单明了地说我的帮手。

    说着他就把一半碎纸碰到了饶森面前,说道:“赶紧找,找到罗晓丽这个名字,看到对应的房号就行了,希望跟罗晓丽对应房号的那一部分,没有被撕开,要不然,这麻烦就大了。”

    说完看见旁边还站着两只白净的脚丫子,他抬头一看,不经意间还透过浴袍里边看到了女人那绝美的风景,虽然处在异常紧急的关头,但王飞扬也不由得看的一阵目眩神迷,毕竟男杏的本能还是很强烈的。

    当然,他也很快用理智压制住了自己,急促地说道:“你愣着干什么?都是你撕的,你也要担一部分责任,赶紧的,帮忙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