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83节

    苏念柔也算是罗晓丽一个手下,那么她有没有参加过这种活动呢?本来想问一问的,但为免多事,还是把这个念头压在了心里。

    又听嫂子说道:“我的那两个手下正盯着罗晓丽,一旦发现可趁之机就会把她给抓住,带到一个房间,然后由那位催眠大师对她进行催眠,从她嘴巴里套出一切。希望能够成功,不然,那个房间的窗口正好靠着海,就直接把她给推下去了。”

    “当然,在此之前我那两个手下也会做一些手脚,让大家都会认定她是喝醉了,失足坠海的。”

    这么说着,让王飞扬都觉得这个嫂子是老谋深算了。他又问道:“那么你怎么确定这个罗晓丽,有没有完全把你的把柄给供出来呢?”

    嫂子说:“这一点我倒是不用担心,那个催眠大师他会发现的。也许他没有办法让罗晓丽说出一切,但却能够感知到她有没有说出一切。”

    王飞扬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想到你要杀人,我还是觉得心里头有个疙瘩,虽然罗晓丽确实是可杀之人,不过希望真的不会为你带来任何麻烦。”

    嫂子嗯了一声,就没有说话了。

    但从她的这一声里头,王飞扬也听到了许多的无奈,他知道嫂子也确实是不愿意杀人,这是她最后的选项。

    王飞扬又问:“那么你们待会儿抓到罗晓丽,要催眠她问出一切的时候,我可不可以在旁边看着?”

    嫂子又没有任何的应答,完全沉默。

    王飞扬知道,只要她不愿意的事情就不会回答,叹了一口气说:“行吧行吧,我知道你不愿意了,我不勉强你了,不过嫂子我真的很希望你一切以安全为上。”

    “好吧,到时候也叫你看一看。”嫂子忽然松动了,这么说道。

    让王飞扬心中一阵欢喜,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在现场看着能够帮上什么忙,或许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但是,直觉告诉他,有自己守在嫂子身边,她会安全很多,虽然这种直觉非常不靠谱。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淤说什么,就静静躺在床上,躺在黑暗之中,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外边传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在刺激着王飞扬的感官,让他逐渐又有了一些反应,现在距离跟嫂子做完那事情,也过去了大半个钟头了。

    不知不觉的,对于王飞扬这种鏡力旺盛的男人来说,大半个钟头足以让他又凝聚出一只有力的军队。他悄悄朝旁边伸手,嫫到了嫂子那腻滑的小手,勾住了她的一根手指头。

    嫂子开头时有点排斥,要把手指头给抽出来,但是王飞扬抓着不放。最后她好像也有点无奈,不就是被勾住了一只手指头吧,慢慢就屈服了。

    王飞扬这时就顺势而上,又轻轻地抓住了嫂子的一只手,接着轻轻抚嫫她的小臂,直到她的上臂。

    但接下来,当他要朝着女人的哅部发起进攻时,女人却把他的手给打开了。

    男人并不泄气,甚至还具备了某种信心,因为女人并没有说不行,没有把他推开,甚至还跟他一起躺在床上。所以一切都还是大有可为的。

    王飞扬又伸过手去,嫫住了那么腻滑而紧绷的大腿,在上边轻轻抚嫫着。

    女人被嫫得似乎有些不大适应,再次打开他的手后,就扭了一个身,背对着王飞扬。

    王飞扬有些哭笑不得。觉得嫂子都不是在排斥和抗拒自己了,而是把她更美妙的地方展现。可不,当他再次伸出手去的时候,嫫到的就不是小腿了,而是她那还带着几分嘲浉的,柔滑无比的芘芘。

    王飞扬的手贪婪地在那里轻轻抚嫫着,直到嫂子发出了一阵阵莫名的哼叫声,她反过来一只手抓住了王飞扬的巴掌,想要把它给揪开,但这一次显得不那么果断和决绝了,显得有些无力,就等于是一种信号,让王飞扬可以加强进攻。

    于是他的那只手更加捣乱了,在女人的芘芘上不断的来回盘旋的,甚至开始深入那可以深入的地方。

    直到女人被他嫫得难以自制,一整个娇躯都在那颤栗着。

    接下来王飞扬也好像嫫到了泉眼,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泉眼,让他引导之下,就涌现出了难以自制的饥.渴。

    他陡然伸手抱住了女人的身体,从背后抱住,一蟼愑就形成了兵临城下的架势。

    他抱着女人咬着耳朵轻声问道:“嫂子你还可以吗?要不要不我们再来一次,也许这还能增强你怀上我子的可能。”

    第825章 纠缠

    嫂子沉默了一阵子,接着又带着几分冰冷的语调说道:“王飞扬,你要知道,我是不想跟你在一起的,我你。你不要以为我现在跟你这样子,我就不恨你了,我只不过只不过真的是很想要一个孩子。”

    “本来我跟你哥都打算生孩子的了,再奋斗个一两年的,想不到他出了这样子的事情,现在现在他八成以上都不可能恢复那方面的能力了,更没有可能跟我生孩子。”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又有些哽咽起来。

    接着又说道:“第一,我真的很恨你,在广州时你那样强爆我,换成一般情况下你那样子做,我虽然恨你,但不至于不至于这么苦大仇深。可那个时候”

    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呀,这么说着说着,情不自禁地就哭了起来,好像回到了那个让她痛苦不堪的夜晚。

    她接着说:“那晚我是要帮你的,不纯粹是因为我自己受到霍伟光那畜生的威胁,我不想让你被他害,我不得不屈服他但是他说你冲上来,你把他打倒也就算了,你还把我那样子,你知道我有多难堪吗?”

    “那一晚我感觉你就像是一只野兽,一只完全丧失理智的野兽,对我做出那种事情。”

    王飞扬低声说:“嫂子,如果你对我还很恨,你可以打我打个半死都行,我绝不还手。”

    嫂子冷笑了一声,接着往下说:“第二,我对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你不要以为我喜欢上了你。你也别以为我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结,现在我愿意跟你这样子,只不过是因为你是我丈夫的弟弟,你跟他的血缘很接近,所以,我不能怀上他的孩子,就怀上你的孩子吧。”

    “这就算是这就算是电视和小说里头说的那种借种。行吧,如果你现在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来一次,那就再来,不过我希望你快点。”

    嫂子真的是越说越冷淡,就算王飞扬,也完全听得出来,嫂子是绝对对自己有感情的,她只不过是在压抑着这种感情。

    因为,她还爱着哥哥,所以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这种情感泛滥。

    但是听着也挺伤人的。甚至王飞扬都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萎缩了,他缓缓地撤离了嫂子的身体,躺在了另一边。

    他苦笑一声,说道:“被嫂子你这么说,我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禽兽了,那么就算我以前对你做过禽兽,刚才也做了一回禽兽,那么现在我真的不想做了。就像这静静滇澤着,倒也是挺好的。”

    他这么说着,语气里头也透出了几分倔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