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75节

    金巧巧这么一听,把眉头皱了起来,也左右看来看去,说道:“你发现了可疑人物?除了那个罗晓丽,你还发现了什么可疑人物?”

    说着她也有点提心吊胆了。毕竟经过之前跟王飞扬之间的一些推理,她也觉得在这个游艇上会发生一些很不好的事情。但又因为没有证据,不敢确定,没有办法去惊动任何人。

    “暂时没有办法说,只是出于直觉,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小心为上。”王飞扬用更加凝重的语调说道,心里头又多加了几句对不起。

    他这么一说,倒是很有效果的,金巧巧的脸上那些怒火就渐渐消失了,她愣了一会儿,叹口气说道:“哎,希望没事吧,搞得我都没心思玩了,本来想来这里好好地痛快玩一场的。”

    这个时候主持人已经在上边恭喜进入第三轮的人员了,进入第三轮的情人只有三十对。其中当然也包括王飞扬和金巧巧。

    三十个胜出的男人又站到了甲板那边,面对着茫茫大海。

    王飞扬面无表情地看着夜銫里头的海浪,心事重重。

    他只觉得自己的小半辈子里头没有经历过这么蹊跷的事情,就在这么一个游艇会上,罗晓丽包藏祸心,不知道跟谁合谋,好像要搞一个大行动。

    嫂子好像也出现在了这游艇上边,神神秘秘的,还戴着人皮面具。

    这时,王飞扬经过自己的判断和直觉,几乎有八成认定那个很像嫂子的女子就是嫂子。再加上现在跟金巧巧又纠葛不清,王飞扬心里头真的是有一种出现了乱麻的感觉。

    此时主持人在那喊道:“好了,请三十位英俊帅气的男士转过身来,走上舞台,看着那三十张人形纸板上的樱桃小嘴,你们能够确定哪张小嘴是属于你们的吗?哪位男士能够准确的找出,不知道被自己亲吻过多少次的小嘴呢?那就勇敢地亲上去吧。不过你要是亲错了又挨了耳光,那可真的不关我的事哦。”

    第816章 没有办法蟼愳

    这么一说,甲板上的人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当然也有一些人是笑不出来的,还在闹别扭呢。特别是第一轮光捏脚丫子就捏错了的那帮子。

    这游艇会可是一个纯粹的母系社会,在场的女人不是女强人就是白富美,这女人要是一旦凌驾于男人头上,那可比男人对付女人厉害多了。

    所以,第一轮和第二轮里头认错的那些个牛郎猛男,现在都被教训得垂头丧气了,看起来还真的是挺可怜的。

    王飞扬看着的当然不是这些,甚至不管在台上还是已经走到了台上,他都没有吁么去留意金巧巧的嘴巴,而是不断朝着周围看着,希望还能够找到很像嫂子那女子的身影。但一直都没有发现,真的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不过他又看到罗晓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个女人一直没有参加这个活动,不过她的身边倒是站着一个留小胡须的男人,看上去也挺帅气的,身体强壮。两个人搂抱着,靠在栏杆上,笑嘻嘻地看着舞台。

    罗晓丽看见王飞扬,朝他瞥了一眼,还朝他抬手挥了挥。

    王飞扬心中冷笑一声。他琢磨着,那个短胡子是不是就是打电话给自己的神秘男人?看起来又应该不是,神秘男人的年龄听起来比较大,大概都有四十岁了,而那陪在罗晓丽旁边的男子,却只有二十四五岁。

    想到罗晓丽和嫂子都在这一艘游艇上,王飞扬的心里头就越来越古怪,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扭身看下了舞台上那三十张人形纸板。

    这时跟他一起上来的那些牛郎猛男还在那看来看去,一时之间难以定夺。

    话说也是,比起脚丫子和芘股来,嘴滣还挺难认的。何况,人形纸板后面那些美女还根据主持人的要求,把口红都给洗去了。

    平时这些白富美和富婆,为了尽量地漂亮,哪个不是从早到晚涂口红的,把自己的嘴型都给掩盖住了,这会儿洗尽铅华还真的难认了。

    有些白富美想出了小招数,想张开嘴巴把牙齿露出来,让外边的帅哥们辨认,但很快就有工作人员进行阻止。

    虽然那些帅哥很难认出来,但王飞扬却三下五除二就看出了哪张是金巧巧的嘴巴。

    他为了尽快结束这么无聊的比赛,就朝着金巧巧那边走了过去。

    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她面前。

    这时主持人惊喜地喊了起来:“哎哟,那位帅哥贼厉害了!他是三十个猛男当中第一个有了自己目标的!但他的选择准不准确呢?他选中的是不是就是自己女朋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这里我还要提示那位先生,只要你确定了,就要毫不犹豫地亲上去,跟你的情人来一通热吻。在热吻当中,我们的工作人员会把纸板拆开两半,彻底地露出她的容颜,让你看看你正在亲吻的对象是不是就是你的情人。”

    “我们那人形纸板是两块合在一起的,这倒也挺激动人心的,两人隔着一块纸板这么亲吻着,要是把这纸板给撤走了,忽然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的情人,那得有多尴尬!我觉着比刚才的捏脚丫和嫫芘股还要考验人呢。”

    王飞扬走到了自己选定的人形纸板面前,看着那张娇艳的嘴滣,他百分百可以肯定,这就是金巧巧的嘴巴,虽然他没有亲过。

    这时主持人还走到了他的身边,拿着话筒非常感兴趣地问他:“先生,我刚才看你好像没怎么犹豫就走到这里,请问你是怎么判断出这张小嘴就是你情人的呢?”

    她把话筒放到了王飞扬的嘴巴前边,王飞扬顿时一阵尴尬,嫫了嫫后脑勺,心里嘀咕着:卧槽!还有这一出,能不能别这样!

    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确认过嘴滣,这就是对的人。”

    顿时之间主持人和周围的那些观众,以及参赛者都哈哈大笑起来,人形纸板后边也发出了一阵笑声,嘴巴都收了回去。

    主持人赶紧说道:“后边的美女可千万别笑!这一笑就露馅了啊。”

    于是那美女忍住了笑声,又把嘴滣给送了出来。

    这时主持人说道:“好了,既然是这位先生确定过的嘴滣,那么就请你亲上去吧,当你们热吻时,我们的工作人员就会把纸板给拆开来,看是不是真是你确认过的,来亲吻吧!”

    她这么一说,直板的缝隙里透出来的那张嘴滣都翘得更高了,高高嘟了起来,好像是迫不及待等着王飞扬的亲吻。

    王飞扬愣了一愣,心里头就纠结起来,捏脚丫子和嫫芘股也就算了,这真的要亲这张嘴巴?假设他认定嫂子没有出现在这游艇上,他就这么亲过去了,大不了就亲一下,然后就收回来。可是他想到嫂子可能就在旁边,眼睁睁看着他跟别的女人

    这么一想,王飞扬就感觉到非常尴尬,看着那张动人的嘴滣,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亲下去。

    旁边的主持人在那催促,纸板后面的美女也把她的嘴滣嘟得越来越高,甚至好像都能挂酱油瓶了,好像显示出了一种不开心。

    那嘴滣像是不张开也能说话:你丫的干嘛还不亲我!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王飞扬苦恼不已,他扭头看向了四周,忽然之间瞪大了眼睛。

    居然看到一个角落里头,有一道身影一闪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