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59节

    看着他伸出来的那只大手,再看看他脸上已经消退的怒火,金巧巧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哼了一声,那种气势要涌出来了,仍旧没有去抓王飞扬的那只手。

    自个爬了起来,接着她带着点跌跌撞撞的,朝着洗手间走去。

    她没有穿衣服,王飞扬扭头这么一看,都不觉有点愧疚,因为看见她本来白白嫩嫩的,像是豆腐一般的芘股上,居然变得通红一片。

    刚才摔了两次,她芘股这会儿也应该疼得有点厉害吧。

    池子里的水虽然看起来很干净,但毕竟还养了鱼什么的。金巧巧就在洗手间里边又冲了一个凉。

    王飞扬在外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是该继续留在这里呢,还是该走人?

    心里头纠结了一会儿,但金巧巧已经出来了。

    王飞扬不带感情地说:“你还是趴到床上去吧,我给你按一会头,让你好好睡一觉。”

    金巧巧冷冷地说:“不用了,你可以滚蛋了!真是个不识抬举的东西!我看上你是你的荣幸。王飞扬我跟你说,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从来没一个人敢这么推我,你刚才居然还吓我!你够种!现在我不想见到你,立刻给我滚出去!”

    王飞扬点点头,扭身就走。

    既然金巧巧这么说了,他当然不会再有脸呆在这里,难道还要继续被她嘲笑或是谩骂什么的?一个不好两人又爆发冲突情况,只会更不好收拾。

    所以他回到自己房间,也冲了一个凉。接着坐在落地窗旁边的椅子上,呆呆看着外边黑茫茫的大海。这时已经是深夜,沙滩上也见不到几个人,倒是有几丛篝火,基本上都是情侣在那里燃烧起来的。

    一男一女就坐在那里,面对着篝火相互拥抱着,显得非常温馨簢暖。

    王飞扬一边喝着刚泡的一杯热茶,一边看着那些景銫,心里头沉重非常。

    他知道现在算是深深得罪了金巧巧,明天都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本来他来到三亚,按照罗晓丽的意思,就是要陪这个金巧巧参加富婆游艇会的,在上边讨她欢喜。

    结果,这会还没参加,就在前一晚把她给得罪了。

    王飞扬甚至想着,没准这会儿,金巧巧正在给罗晓丽打电话,向她进行非常严重的控诉。

    想到这里,王飞扬真是心乱如麻。

    对了,还有那个诡异而神秘的电话,一个劲儿要挟他不能去参加那个游艇会。

    表面上是利诱他,如果不参加游艇会,他们就能够保证嫂子的安全。

    但话说回来,这又何尝不是反要挟呢?

    对于这么神秘的人物,说话又充满了狰狞气息,王飞扬是完全没有好感和安全感的。他宁可把希望寄托于罗晓丽和金巧巧这边,也不愿意去跟不明白来路的那帮家伙折腾。

    另外,刚刚在海滩上看到的那道身影,真的是嫂子吗?

    王飞扬这么左思右想着,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

    过了十二点,到了一点,他还没办法睡觉。

    到了三点多时,他才从椅子上起来,晕晕沉沉地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一看时间,正好就是八点钟!!

    第799章 再次胁迫

    王飞扬抓起手机,一看屏幕心中就打了一个咯噔,果然又是那个神秘的深圳号码,他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接,但等他想到将近50秒时,还是一咬牙接了这个电话。

    电话那头当然还是那个带着几分狰狞的男声,非常茵沉地问王飞扬想好没有。

    王飞扬冷冷地说:“我只希望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参加那个游艇会?你到底抱着什么样的目的?有什么茵谋?你不说出来,我心里头很不自在,我不自在又怎么答应你?”

    这说的有点像是绕口令。

    电话那头的男人嘿嘿冷笑,一字一顿的问道:“王先生,难道你真的不在意你嫂子了吗?我现在可以很明确告诉你,如果你不去参加那个游艇会,那么你嫂子所遭遇到的一切危险都将迎刃而解,从此之后她可以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没有人能够再威胁她。”

    “我可以非常郑重地向你保证这一点,甚至如果你有需要,我们都可以做主,凡是能够威胁到你嫂子的一切把柄,都可以交到你手上。”

    这男人这么一说,王飞扬心中一动,好像想到了什么办,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沉声问道:“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嫂子的把柄你们都能够弄来给我,那你倒是说说,这些把柄包括一些什么。”

    电话那头男子笑了起来:“能威胁到你嫂子的把柄有什么?我相信你已经很清楚了,不用我多说。我可以保证的就是,我所说的,跟你想要的那些,跟你知道的那些,都是一样的。甚至你不知道的,都在我的保证范围内。”

    “只要你不去参加游艇会,现在乖乖离开三亚,回到你的城市里去,或者不管你去哪里都好,都没有关系。游艇会一结束,跟你嫂子有关的一切东西,都会交到你手上。”

    稍微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我是非常非常的诚恳跟你说这些事情的,并且也希望你真的能够相信。王先生,人生一场,不过就在于一个赌字。你就赌这一把又如何呢?而且据我所知,你跟那个金巧巧闹得不是很愉快呀。”

    “昨天半夜你是不是在她房间里头跟她闹了很大的矛盾?没准你们两人已经撕破脸皮了。那你去游艇会也没什么意义了,对吧?”

    王飞扬这么一听更是大吃一惊。

    这男人特么到底是谁?对他的行动好像完全了如指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