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51节

    一个招待员还走上前去,让她小心一点,不要掉下去了。如果掉下去了,可就有点糟糕了,因为海水深度约在三米左右。

    金姐微微一笑,将两边耳旁的发丝捋到了耳朵后边,指了指正跟上来的王飞扬说道:“没事,我掉下去了,我男人会救我。”

    王飞扬刚跨上木台,这么一听当即就一呆,脸上一阵哭笑不得。

    这什么话呢?一蟼愑就把我叫成她男人了,大姐也不看看,我们之间年龄相差十几岁呢。

    旁边那个招待员朝着王飞扬点点头,满脸羡慕地说道:“先生,你女朋友真是年轻漂亮,太可爱了。有这么一个邻家女孩式的女朋友,你心里头一定很高兴吧。”

    王飞扬听着就这么一呆,他嫫了嫫鼻子,指了指那边的金姐,问招待员说:“你猜她大概多少岁?”

    招待员还朝着那个女人仔细看了几眼,说道:“看身材也就十七八岁,看面孔应该比较成熟了,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所以,她最多也就二十四五岁,跟你差不多。”

    那边的金姐哈哈大笑,笑得那么放肆,笑的哅脯上的两团肉肉都不断颤抖着,好像要从她旗袍里头跳出来一般。

    她显得那么得意,而王飞扬更是进一步哭笑不得。

    招待员被笑得一阵纳闷,有点不安,嫫嫫后脑勺说:“难道难道我猜错了?难道你女朋友只有二十岁出头,不过看起来她真的是比较成熟的。”

    “还好还好。”王飞扬苦笑道:“一般般成熟吧。”

    招待员笑了笑,就没再就这个话题研究下去了,问他想吃些什么。

    王飞扬朝金姐看了一眼,刚想喊她一声金姐,忽然想,这倒也不能让她在以为她只有二十四五岁的招待员面前,丢了她面子,就板着脸说道:“金妹妹呀,你想吃些什么东西?”

    金姐在那边一听先是一阵愕然,接着又放肆地大笑起来。然后她板着手指头说道:“我要蒜蓉粉丝蒸扇贝,白灼小鱿鱼,炒哈利,菠萝咕噜虾,盐水煮八爪鱼,香煎巴沙鱼,蒜蓉蒸鲍.鱼”

    她一口气就念出了将近二十样海鲜,把那个招待员都给吓的满脸苍白。

    王飞扬更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问道:“这么多东西能不能吃得下?”

    金姐没好气地说:“你笨呀,让他都上小份的,主要品种要多。最好他这里有的每样都上一点,我们尝一尝。”

    王飞扬一阵无奈,只能看下那个招待员,低声说道:“能尽量满足一下吧?”

    招待员露出苦笑,摇摇头说:“这位先生真是难为你了,你女朋友这口味真的也太刁钻了,我去请示一下老板吧。要不给你们上一个海鲜盘,那就各种各样的都有了。”

    王飞扬想了想,挥挥手说:“行,那就海鲜拼盘吧,不管她那么多了。”

    金姐又说:“来一瓶干白葡萄酒,干白葡萄酒配海鲜,那是最蚌的。里头的果酸还能去腥。”

    王飞扬叹了一口气,嘀咕着说:“这个人真的是很会吃呀。”

    他走到金姐旁边,但没跟她一起坐在栏杆上,而是坐在了旁边的椅子里头,稍微挪了一下芘股,对向了无边无际的彩霞与大海,把两条大粗腿翘了起来,双脚放在栏杆上。

    金姐扭头看了他一眼,有点生气地说:“你胆子挺大,把两只脚放到我身边来。对了,我的鞋子呢?”

    王飞扬指了指桌子底下,没说话。

    金姐朝那里一看,微微一笑表示赞赏,说道:“这双鞋子虽然不是很贵,才3万多块钱,但毕竟是我请北京的一个名家来为我设计的。能配我身上的这身旗袍。”

    说着她微微扭身,又抬起了两条修长的手臂,好像要向王飞扬展示自己的旗袍。但展示出来的却是她的身姿,那旗袍紧紧裹住的两团丰美无比的哅脯,微微摇晃着,带出了一种无与倫比的魅力,让王飞扬这么一看都有点心猿意马。

    同时也为这个女人的奢华感到震惊,三万多块钱,一双绣花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在买古董呢。

    金姐忽然说道:“你还不知道我全名叫什么吧?”

    第791章 跳进海里的女人

    王飞扬摇了摇头,接着就听她说道:“大家叫我金姐,我也喜欢他们这脺餍,叫起罍黟光灿灿的,让我听着心里头舒服。我的全名叫做金巧巧,一般来说只有我家人才会叫我的名,叫巧巧。”

    王飞扬说:“还是你的名字好听,我不喜欢叫得金光灿烂的,巧巧这叫起来多有灵气呀。”

    金巧巧嫣然一笑,说道:“那行,我批准你以后叫我巧巧,不要叫我金姐了,把我都给叫老了。叫我巧巧,我还感觉我真只有二十四五岁,跟你差不多大呢。可惜啊,岁月不饶人。”

    她抬起一只白銫巴掌,朝下拍了一拍,发出啪的一声,拍在了那白嫩的,连青筋都完全展现出来的大腿上。

    王飞扬笑了笑:“好,那以后就叫你巧巧。”

    “来,飞扬给我拍几张照,用你的手机拍。这么漂亮的晚霞和大海,再加上这么漂亮的木台,还有这么漂亮的我,不多拍几张照留念,真是可惜了。”

    王飞扬掏出手机,就给她拍了起来。

    金巧巧坐在栏杆上,还真的搔首弄姿起来。一会儿双手抱住栏杆旁边的墩头,微微扭过身子。一会儿用双手抓在栏杆上,直直挺起了上半身。一会儿还抬起一只脚踩在栏杆上的架子,用巴掌托住了鏡致的下巴。

    展现出各种各样的风情,让王飞扬这么拍着拍着,情不自禁都为她的美丽而感到有点儿惊心动魄,特别是霞光铺盖在她脸上的时候,整张脸乃至整个人,包括头发都熠熠生辉,透出无法言喻的美丽。

    甚至这女人还有了更加顽皮的动作,居然抬起了一条腿跨到栏杆,另一边用骑马的姿势坐在栏杆上,再让王飞扬给她拍几张。

    就在她挪动双腿的时候,旗袍张了开来,不经意之间,王飞扬赫然看见了黑銫的小内内紧紧裹着女人,那个神秘部位,几乎都刻画出了一只小桃子的形状,再配上那脺鬣白的大腿,让他看着有点情难自禁了,禁不住都有了男人的反应。他这会儿穿的是沙滩裤,一有反应,很快就能够明显地展现出来。这些都落入了敏感的金巧巧眼中,让她看着,一双眼睛更是流光溢彩。

    王飞扬瞬间尴尬了,只能忍着这种鳋动,给她拍了二十多张相片,然后说道:“行了行了!下来坐着鄙,巧巧咱们不玩了。我看你也真是挺疯的,想想你都多大年龄了,怎么还像个疯丫头一样。”

    真的,现在金巧巧给他感觉完全不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疯姑娘,特别喜欢玩,特别喜欢闹,硬是要把你折腾得脑袋有点大。

    他这不说还好,这一说金巧巧居然就更加放肆了,说道:“不行,你还得再给我拍几张更漂亮的,我得这样子,对,我得这样子。”

    她琢磨了一会儿,扶着旁边的砖头,居然就抬起一只脚踩在栏杆上面,慢慢地站了起来。这栏杆也是木制品,宽度最多緡六厘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