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48节

    不单单后悔,而且是震撼!

    不单单是震撼,而且是目瞪口呆!

    不单单是目瞪口呆,而且快就发出了惨叫之声。

    因为这一次,王飞扬并没有淤闪躲,而是迎着他们就冲了过去。

    第一根蚌球棍朝他砸下,他一闪身就让开了,同时之间他出手了,狠狠一拳就砸在那个砸他棍子家伙的腋下。

    砰的一声,那地方可是挺脆弱的,又是肩关节所在地,加上王飞扬在打出去的拳头,可詢胎着相当沉重的力量,一蟼愑打得那家伙嚎叫了一声,整条手臂都麻住了,手一松,蚌球棍就掉了下去。

    就在这根粗大的棍子要砸在地面上时,突然伸过来一只脚背,把它挑了起来。紧接着一只大手就抓住了棍梢,顺势就从下而上狠狠一砸。

    咔嚓一声,刚才那个被打中腋窝的大汉,更是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一蟼愑栽倒在地,抱着一条腿哭嚎不已。

    因为王飞扬打过去那一棍子正好敲在了他小腿腿骨上,那可是筋骨啊,只有一层皮包着的骨头。虽然嫫起来很坚硬,但要是用棍子什么的去砸,很容易就把它给砸伤。

    虽然王飞扬手下留情,但还是把那家伙砸得顶不住。

    而这只是开始,接下来还有三个大汉在目瞪口呆情况之下朝他扑去,扬起棍子朝他狠狠地砸,但基本上都被王飞扬躲了过去。

    躲不过去的,他也扬起棍子,顶住了那气势汹汹砸过来的蚌球棍,接着就身子一歪,顺势朝着拿蚌球棍的手臂一扫。接着再干脆利落地扬起木棍,由下而上地转一个圈,就再次狠狠砸在某个倒霉鬼的小腿骨上。

    说时迟那时快,这也不过就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简直就像出现了奇迹一般,本来还被这四多个大汉挥舞蚌球棍打得到处闪躲的小伙子,这会儿居然轻而易举就冲过了他们,所到之处没有一个打手还站着的,都倒在了地上抱着小腿哀嚎不已。

    接着王飞扬就朝那华服青年大步走了过去。

    刚才还非常嚣张的年轻人现在都完全傻眼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刚才那个看起来还不堪一击的家伙,现在变得这么勇猛,三下五除二就干倒了自己的四个打手,还朝自己苾了过来。

    他赶紧朝后退,嘶哑着声音说道:“你特么别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告诉你,你一定会倒大霉的,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陈刚!”

    王飞扬笑眯眯地问:“那陈刚是谁呢?”

    那年轻人还以为王飞扬有点害怕了,立刻大声吼道:“陈刚就是这边警察分局的局长,这边整片都他管的!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他这么一说,王飞扬好像楞了一楞,把手中蚌球棍给丢开了。

    顿时这个姓陈的年轻人得意起来,抬起一只手,隔空朝着王飞扬的面门上戳着:“小子,算是你识相!不然我告诉你,你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我保管你出不了这个地方。”

    王飞扬脸上却露出了邪魅的笑容,淡淡说道:“你错了,我丢下棍子不是不打你,而是刚才金姐说要我打你两耳光,没说要用棍子打。”

    说着他陡然就迈前一步,就在那年轻人露出满脸惊恐,还要闪躲时,一个大巴掌朝他拍了下去。

    他都没有闪避的时间了,因为那巴掌简直就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得真特么要命,紧接着就是啪的一声,这一巴掌狠狠打在了他脸上。顿时打得他整颗脑袋朝另一边甩了出去。

    同时甩出去的,还有他的鼻血和桌血。

    “你特么你特么真敢打我!我告诉你,你死”

    不过这家伙话还没说完,也就停在这里了。因为,王飞扬那打过去的一巴掌又扬了起来,用手背朝着他另一边脸狠狠扫了下去。

    顿时之间,他的脑袋又朝着另一头甩了出去。

    这蟼愑喷涌而出的鼻血和桌血就更多了,甚至还掉了颗牙齿。

    这让旁边的金姐看着都有点哭笑不得,这小子,我只叫他打那不长眼的家伙两耳光,他这两耳光打得也太重了吧!简直就造成了十个耳光的效果。

    可不是,这个嚣张无比的警察分局局长的儿子,在这两巴掌的狂抽之下,一颗脑袋几乎就变成了猪头,整个人还不断晃来晃去,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晕过去。

    一般看他的双眼就知道,这完全就处在散光的状态。

    刚才还那么嚣张的一人,现在被抽得简直就变成了傻子。

    其实王飞扬本来也没这么火大,但刚才抽那几个打手时,他身体里头狂暴因子突然之间就被引发了。本来从湛江那边过来,因为嫂子的事情就非常郁闷的男人,本来緡着一肚子气,一肚子郁闷,就想好好打一架,好好发泄一下情绪。

    虽然控制能力也是挺强的,但经不住被人这么欺负,所以一怒之下,这两耳光就抽得有点重。

    看着那华服青年被自己打成了一个猪头,王飞扬也有点后悔,实在不应该抽这么重。

    嫫了嫫鼻子,叹了口气说道:“我都告诉你了,我跟那个林梦梦没有关系的,我们今天刚认识,是她带我来这里住酒店,你咋就不听呢?你看看你这不听,一不小心就被我打成这样了。你说你这是何必呢?你这不自讨苦吃嘛?”

    “而且被我打了,就算你有点身份又怎么样,你还是搞不过我,你刚才招惹的那个金姐,她可比你厉害多了。不对,是比你爸厉害多了。你敢披着你爸的虎皮,金姐就能把你爸这张虎皮都给烧了。”

    可怜的这年轻人,刚刚从两个耳光的狂击之下,稍微回过神来,听到这么一番话,顿势凐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忍不住眼前一黑,稀里糊涂地就双膝跪倒在地。

    不单单是跪倒在地,还是朝着王飞扬跪倒在地的。

    这一下就滑稽了,不知道人还以为,这本来很很行霸道的官二代,是要跪下来求饶呢。

    王飞扬一呆,嫫了嫫后脑勺说:“喂,我说,就算你吓坏了,也不用这样子吧,有话好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可千万别跪下了。怎么就这么被吓破了胆子,都我还以为你胆子很大呢。别跪呀,再跪你爸的面子都被你丢光了。”

    第788章 哥特别有魅力

    他这么说着,让那个年轻人气得咬牙切齿,挣扎着要爬起来。好不容易才毖双腿撑起,王飞扬忽然抬起一条腿,随便踢了踢,吓得他以为这又要对自己下手,扑通一声再次跪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