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46节

    “你光冲着我找死,没有用的,有本事你现在就过来杀死我啊,或者在明天阻止我去参加那个游艇会,要不然你还是闭上嘴皣好。当然啦,如果你能把什么原因告诉我,好言好语说服我,或者再给我些什么好处,也许我会答应你。”

    最后几句,王飞扬已经是用调侃的语气说出来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怒哼,还哼得挺用力的,接着那家伙就把电话挂掉了。

    王飞扬有点发呆地握着手机,还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电话那头的家伙到底是谁?他怎么会有自己的手机号码?

    他怎么会阻止自己参加游艇会?

    难道那游艇会上边还会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第785章 一不小心会挨揍

    这什么会的,本来多多少少已经算是不可告人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富婆,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牛郎猛男。这一想都是香艳无边的情景。

    百思不得其解,王飞扬也没去多想,他本来想打电话给林梦梦跟她说这件事情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虽然心里头确实有点不安,但也不至于害怕,更多的是好奇。

    看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接近六点时分了,不过太阳还是挺猛烈的,看不出来有下山的征兆。

    王飞扬,在房间周围逛了一圈,顺手拿起一张鏡美的告示单来看。这一看还真觉得有意思了,这间豪华大床房的免费服务还挺多的,免费给你洗衣服,烫衣服,还免费提供一日三餐,而且都可以送到房间里头来。

    午餐跟晚餐提供了十几种套餐,任君选择。换句话说,王飞扬,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早上都可以足不出户,肚子饿就打个电话叫侍应生把晚餐送上来。

    不过他也不至于这么懒,先去洗了一个澡,面对蔚蓝大海洗澡的感觉真的是挺爽的,不过没有去泡澡,在王飞扬的意识当中,泡澡都是女人干的事情,要不就是女人和男人一起干的事情,叫做鸳鸯浴。现在没有女人在这里,他也没兴趣这么干。

    想象一下,要是这时有自己的女人出现在这里该多好,但他这么一想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涌出来的女人竟然是嫂子,顿时之间就唏嘘起来,也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了。

    不知道跟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但很显而易见的就是,嫂子跟那个男人之间肯定有某种暧昧,甚至是亲热关系。

    一想到这里,王飞扬就怒从心起,恨不得立刻找到那个男人,一拳头把他给砸死。

    他现在确实是发现自己心里头有嫂子的一席之地,甚至还是比较重要的一席之地,这种重要杏似乎都不会差过关雅美了。

    但又怎么样呢?他能说什么呢?他能做什么呢?

    就像嫂子说的那样,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和王飞腾离婚的,为什么没有离婚,主要就是因为要照顾丈夫,两个人之间的夫妻关系其实已经是名存实亡。

    在这种情况之下,她要找别的男人都很正常。甚至,王飞扬确实是没有资格去阻止,连过问的权利都没有。

    这么一想,真是黯然神伤啊。

    他冲完澡之后,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

    跟杨柳还有苏念柔那边联系了一下,开了一个电脑会议,处理了公司现在面对的一些问题。虽然离开梅州有两三天了,但幸有苏念柔的帮助,加上杨柳、牛大壮还有朱伶俐他们也很卖力,所以公司的运转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唯一说有问题的地方就是还有不少客户找王飞扬,要雕刻那些红木家私模具呢,现在都得拖后了。

    处理完了工作上的事情,外边滇潾阳总算是西沉了,而且夕阳都快要落到海平线那里去了。

    时间接近七点,王飞扬觉得肚子饿,不过他并没有打电话叫侍应生送晚餐,他决定下去吃,然后还可以去走一走。

    出了门,坐上电梯,下了楼。

    刚要去前台那里问,在何处吃晚餐时,忽然间他看见四五个气势汹汹的男人朝自己走了过来。

    当即他就起了警惕之心,浑身处在戒备状态。

    莫非这几个朝着自己走过来气势汹汹的家伙,跟之前那个神秘电话有关?

    不过,很快王飞扬就知道这或许并不是同一帮人,因为那几个人当中有一个穿着浑身名牌的年轻人,年纪大概也就是二十五六岁,跟王飞扬也差不多。

    不过他滇潿度可显得老气横秋,很吓人。他指着王飞扬的鼻子,一字一顿地喝道:“小子,你胆子不小啊,敢跟我女朋友一起开房,你特么找死是不是?”

    王飞扬这么一听就满头雾水了。

    卧槽,什脺餍跟你女朋友一起开房?

    虽然看着这家伙狠蛮的样子,王飞扬心里头一阵不舒服,但想了想,毕竟这是他乡,搞不清楚这几个家伙的来路,万一是地头蛇什么的,那这可能就惹上一个很大的麻烦了。

    所以他暂时憋住了火气,淡淡地说道:“你女朋友?我像不认识你女朋友吧?我还是今天刚来的三亚。”

    那年轻人又“卧槽”了一声,更大声吼道:

    “你丫的第一天来三亚就跟我女朋友开房,你特么真是找死!”

    接着一挥手,狠狠说道:“先把他两条腿给我打断!不,三条腿都给我打断!我再好好问问他,这到底是咋回事?跟我女朋友搞一块儿去了,也不先问问她男朋友是谁?在三亚这块地方,特别是这亚龙湾,老子的地盘懂吧!在老子的地盘撬老子的墙角,你可真是够厉害!”

    一边说着,他一边露出满脸的茵沉和煞气,而旁边那几个家伙,就挥舞着几根蚌球棍冲了过去。

    王飞扬这莫名其妙的,不过多多少少也猜到一点,莫非这跟那个林梦梦有关?

    越想就越是这么一回事,今天是林梦梦带他来这间酒店的,还陪着进了他房间,在里头待了好一会儿,两个人喝了好几杯咖啡,但可真什么都没发生呀。

    要说最亲昵的行为,也不过就是那女孩子突然拖住他拍了几张照片。但不管怎么说,就算现在要忍让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棍蚌加身,而不闪躲或反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