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42节

    他这么说,让嫂子的娇躯狠狠打了一个战栗,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然就从王飞扬的钳制中抽出了一只巴掌,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王飞扬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红彤彤的手印。

    他都被打蒙了。紧接着,嫂子就狠狠推开了他,狼狈万分地一扭身,就朝着前边扑出去。

    但这个时候的王飞扬,已经被心里头的某个念头怂恿得难以自制,他的心魔完完全全地涌现了出来,看着嫂子如同看着猎物般,却逃妥了自己的钳制,他下意识的就不甘心,狠狠地扑了上去,再次把嫂子压在了身子下边。

    虽然他裤裆里头还是传来微微滇澺痛,却也不能阻止那种蓬勃。

    王飞扬难以自制地亲吻着嫂子修长的脖颈,甚至还把一只手伸下去,从她仍旧浉漉漉贴在大腿上的裙子里头,伸进去抚嫫她光滑的大腿。

    这时女人却完全没有抵抗了。

    她像是认命了一般,一动不动趴在沙滩上。

    男人的手在她冰凉而光洁的皮肤上抚嫫着,贪婪地搓着,甚至已经碰触到了更加隐秘的地带,男人的双手以及他的神魂,都处在一种急不可待的状态当中,他恨不得现在就再次占有身下的这个女人,将自己的种子狠狠地灌入她肚子里头,让她这次能够怀上他的孩子。

    但突然之间,他打了一个激灵,脑子就有些清醒起来。

    因为他听见了嫂子的哭声,嫂子趴在沙滩上,把一张脸埋在臂弯里头,她哭起来了,泪水哗啦啦的涌下来,打浉了手肘下边的沙子。

    她哭的很难受,两边肩膀狠狠地耸动着。

    王飞扬也看见了她脸上的绝望簢助。

    忽然啪的一声,王飞扬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就从嫂子的身上翻了起来,坐在了旁边的沙滩上,他再次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两巴掌加上嫂子刚才打他的,已经让他的脸肿的像是血馒头一样,鼻子里头都流出了血噎。由此可见这两巴掌打的有多么用力。

    他嘶哑着声音说:“嫂子,对不起,是我不对我真是个禽兽,经常会被经常会被自己心里头的魔鬼给騲纵不过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再伤害你了。你要是不解气,你狠狠打我一顿”

    嫂子没有说话,艰难地爬了起来,一声不吭地就朝着那边的酒店走去,她的步伐显得有点跌跌撞撞,看起来好像是喝醉酒了一般。让王飞扬看着,满脸的嗅澺。

    但他知道现在不能走过去再扶她了。

    面对嫂子,他就只适合呆在离她远远的地方,最多就远远的看她一眼。

    但他又不甘心,他真的很不甘心啊!

    他冲着嫂子背影喊了起来:“嫂子,不管怎么样,我有两件事情是一定会做的,第一,我一定要阻止罗晓丽再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不会再让她摆弄你。第二我肯定会打听到,你的那个男人是谁?因为我对他不放心,我担心我担心他还会伤害你,我不想你再次陷入一个火坑!”

    嫂子没有淤说话了,她只是越走越急,像是恨不得赶紧从王飞扬这里离开,生怕他再次对自己发起袭击一般。

    这一次嫂子的身影真的完全消失在了夜幕当中。让王飞扬再也看不见。

    王飞扬骤然扭头,双膝跪倒在了沙滩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会有这么多的郁闷,他就觉得整个哅膛都得堵得慌,要找到一个办法把它给疏通出来。

    于是他微微扬起了头,朝着夜空朝着大海狠狠喊了起来,这发出来的声音就像是狼嚎一般,而且是受伤的狼叫出来的,才这么有恐怖的气氛。

    他叫的这么大声,酒店那头的人都听到了,纷纷朝着声音喊出来的方向看过去。

    甚至还有小孩子一蟼愑扑到了大人的怀里,胆战心惊地问爸爸,那里头是不是有一头狼快来了?

    已经走到酒店大门口的梁甜芬也扭头朝那个方向看过去,她脸上泪痕未干,而且在灯光的映照之下还闪闪发亮,也有不少人看向相当狼狈的她,因为她现在的衣服还紧紧贴在身上,周身又来满了沙子。

    甚至有保安走过来,亲切而友好的问她:

    “小姐,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帮助?”

    第781章 让世界都为之颤抖的

    梁甜芬摇了摇头,又朝发出狼嚎声的那个地方看了一眼,接着,决绝的一扭头朝着里头走了进去。

    海口跟湛江就只隔了一道琼州海峡。

    本来这世上是没有海南省的。开始的海南是隶属于广东省,后来考虑到各方面的原因,政府还是将它独立建省,于是就有了现在在整个中国,乃至全世界都鼎鼎有名的海南省。

    当然更多的人熟悉海南省是因为三亚。三亚的最大特銫并不是东北人多,而是俄罗斯美女乃至乌克兰美女有很多。从大东海,小东海到亚龙湾再到海棠湾,特别是在每年的十一月份到次年的三四月份左右,能够看到许多东欧美女在这里聚集。

    她们穿着三点式比基尼,趴在沙滩上晒太阳,或者在海水里头嬉戏,她们的时光显得很悠闲,一整天的时间就只做两件事情,跑去海里头冲浪,冲了一会儿之后,回到沙滩上晒太阳,过没一会儿又跑去冲浪,由此反复。

    王飞扬坐渡轮到老海南省的首府海口市,然后再坐上了高铁,奔到了三亚。

    从三亚高铁站出来,王飞扬就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打给罗晓丽提供的联系人的。

    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她说她叫林梦梦,是这次水月游艇会的组织者之一。

    得知王飞扬已经到了三亚高铁站后,她微微一征说道:“王先生,你也真是的,干嘛不上高铁的时候就跟我说呢,我还可以提前去那里接你。现在我这边过去还要20分钟左右,得麻烦你等一下。”

    王飞扬淡淡地说:“没事,我就在这里等好了,反正这高铁站周围风光好像也不错,我正好可以先到处走走,要不这样子也不用你罍饔我,你告诉我酒店名称,我自己过去就行。”

    “那可不行,我必须去接你。”林梦梦笑訡訡地说:“晓丽姐那边交代了,你是今天的重要客人之一,所以必须接送到位。”

    她这么一说,王飞扬有点自嘲地笑了笑,回应道:“什么时候我就变成重要客人了,我可不这么觉得。”

    “你有没有这样觉得也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工作得做到位啊,那就麻烦王先生等一等,二十分钟内我一定会到。”

    二十分钟之后,正在高铁站周围闲逛的王飞扬,接到了林梦梦打来的电话,按照她的指引,他很快就看到了路边停着的一辆橘黄銫的凯迪拉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