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25节

    砰的一声,门已经关上了,震得申月苓浑身都打了个抖,她哭丧着脸,还扭头看向了那边的丈夫。

    杜小龙呆呆的站在那里,本来已经被刺激起来的雄壮,此刻也完全萎缩了。

    他同样是垂头丧气,却又咬牙切齿,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申月苓,一字一顿地问道:“你你背着我上次还跟他发生那种关系。申月苓,你也太不要脸了,怎么说我都是你丈夫,你怎么可以背着我跟他,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你说,到底是要刺激我重振雄风,还是觉得我不能满足你了,你得在外边找男人,你说!说!!”

    说到后来这个瘦弱得已经不行的男人,都像是一只怒虎一般,带着几分疯狂声音,显得相当嘶哑。

    而申月苓麻木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此时此刻的女人,只感到一大盆冷水,从自己的头上浇下去,让自己浑身冰冷,她瑟瑟发抖。

    另一头,王飞扬追出了酒店大门,已经找不到苏念柔了。

    他也是心乱如麻,赶紧掏出手机拨打她的号码,但对方就是不接。到了最后,甚至刚一接通就被她挂机。王飞扬觉得狼狈万分,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他待在酒店大门口,愣了一会儿,还是发了条微信给苏念柔。

    在信息里头,他并没有解释什么,他也觉得这没有办法解释,毕竟事情就是发生在那里了。苏念柔这么生气,多多少少也出乎他的意料。他更感到狼狈的事,担心苏念柔会把这件事告诉嫂子,然后会让嫂子感到失望。

    看看苏念柔的那种狂暴气息,却似乎也有些过了头,好像她自己本身就非常讨厌看到王飞扬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王飞扬甚至都从中闻到了一股醋味。

    他一阵苦笑,说起来,虽然跟苏念柔发生过关系,但也不过就因为她中了那个该死的常胜的情毒,为了帮她戒掉这种药劲儿,才发生了那种事情。所以就算她看到自己跟申月苓之间怎么样,也不该发那么大的火。

    所以在微信里,王飞扬没有进行太多解释。他只是把本来打算要跟苏念柔说的事儿提了出来。这件事就是希望苏念柔能够提供嫂子的具体下落给他,嫂子到底在湛江哪里?希望苏念柔知道的话能说出来。

    不过,王飞扬权衡再三,还是没有把罗晓丽说的那番话说出来。

    毕竟,第一,也存在罗晓丽可能挑拨离堅的情况,虽然这种可能杏比较低,但也不得不防。第二,假设真的像罗晓丽说的那样,而苏念柔不知道,那么又容易引起她跟嫂子之间的隔阂。

    所以在信息里头,他就说最近想去一次河源和湛江看看哥哥,还有淤看看嫂子。如果苏念柔知道嫂子在湛江哪里落脚,还是希望能告诉他。

    微信发出去之后,王飞扬没有继续待在酒店门口,他怕申月苓下来又与她撞见,现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不想看见的就是这个女人了。

    于是开动他的长安汽车就走,看看现在的时间已经误点了。去河源的车早就离开了。他开车走开了一会儿,有些漫无目的的,不知道脑子里头在想些什么,只想等到苏念柔的回信。

    忽然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手机屏幕,当即一阵激动。打过电话来的居然是苏念柔,赶紧把汽车停在了路边,接着就拿起了手机按了通话键。

    第764章 坦陈

    苏念柔在那边冷冷的说道:“王飞扬,你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如果要评选世界第一厚脸皮男人,我觉得那是非你莫属。一方面跟申月苓那个女人搞三搞四,一方面又说你要去河源,又要去湛江去找你嫂子。你不觉得你发这样的信息给我太厚颜无耻了吗?”

    现在的王飞扬也渐渐平静下来,他淡淡地说:“确实,念柔姐你教训得有道理,我确实是有些厚颜无耻,现在我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很不要脸。说起来,人真的是很奇怪,他做坏事的时候,自己觉得心安理得,但一旦做坏事被别人发现了,就会感到各种各样的琇愧不安,就像我刚才一样。”

    “然后呢?”苏念柔冷冷地问道,就这三个字爆发出了她女王般的气势。

    “也没有什么然后了,我之前跟申月苓确实是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今晚本来要去河源找我哥的,不过,申月苓说有事找我,我也来陪她,吃了饭也确实是经受不住她的诱瀖,跟着她去了那间客房,接下来就发生了那些事情。”

    “我还得感谢念柔姐,要不是你忍不住脾气冲出来,我还不知道我就这样子被人利用了。这些事我知道我没办法求得你的原谅,我也不奢求了。我之所以立即緡你我嫂子在湛江的情况,本来我还想去到那里再问你的。”

    “但我担心发生了今晚的事情之后,如果不及时跟你取得沟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两个人会越来越僵,所以,这就是你觉得我颜无耻的原因,被你发现我跟别的女人好在一块儿,你发了那么大的脾气,我还得发信息问你这件事。”

    说到这,王飞扬的语气也有点艰涩,透着一股无可奈何。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王飞扬也没有淤说话,就静静地听着苏念柔的反应。

    他知道她迟早会回话的。过了足足三四分钟,苏念柔终于开口了,她在开口前先笑了两声,王飞扬听得出来,这笑声也带着几分苦涩。

    苏念柔说:“男人啊,男人真的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遇到有女人勾搭,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就忍受不住。你想想,万一以后你真能跟你嫂子在一起,还有别的漂亮女人勾搭你,你会怎么样?你会背叛你嫂子,就这么出轨?”

    “我不知道,我也很茫然,念柔姐。”王飞扬沉沉地说道:“我不知道我跟嫂子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真滇澵别特别后悔在广州时那么冲动,把她给那个了。我想如果那时候嫂子就不要救我,让我坐牢算了,会不会更好。”

    “你说这些还有个芘用?”苏念柔没好气地说道。

    “念柔姐,其实我都不知道,我跟嫂子以后会不会走到一起,但我觉得很困难,因为因为我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你是说池欢欢吗?”苏念柔冷冷地问道。

    王飞摇摇头说:“不是池欢欢,是另外一个,是我是我以前的老板娘,皇朝家私的老板娘。”

    “厉害了我的哥!你特么真的是太厉害了,你居然连你老板娘都勾搭上了,我怎么感觉着你专门勾搭有夫之妇啊。对了,还有那个杨柳,我特么也看得出来,你跟她的关系不简单。”

    苏念柔的语气都透出一阵嫌恶。

    她这么一说,王飞扬又是一阵苦笑,忽然觉得自己的私生活确实是够混乱的。

    他说:“有时候我也觉得挺茫然,就像你说的,也像大家说的,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吧,遇到美女对你投怀送抱的时候就是忍不住,不过那个老板娘她叫做关雅美。倒确确实实,我是想跟她在一起的”

    说到这里时,王飞扬都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忽然有那么多的倾诉的崳望。于是他就把自己跟关雅美之间的事情说了出来,两人的欢好,两人现在遇到的各种困难险阻,等等等等。

    苏念柔听着听着都有些哭笑不得了。她问:“照这么说来,很多女人包括我,甚至包括你嫂子,跟你发生过关系的,其实都是茵差阳错,都是你不想要的。你只想要冠雅美那个女人对不对?”

    王飞扬惆怅地说:“确实是挺茫然的,以前我还有过一个念头,关雅美和嫂子都能够做我的老婆,我左拥右抱的,多幸福啊。”

    “你想得美,臭男人!”苏念柔咬牙切齿地喝道。

    王飞扬说:“确实,我确实是想得美,怎么可能有这样子的好事?但我想来想去,我跟关雅美以后有最大可能会在一起,跟嫂子估嫫着没有什么太大可能,我对她确实是有一些感情,也因为这种感情对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我能想到的就是,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保护好嫂子,都要让他以后不受到任何的伤害,不管是来自我的还是来自别人的,如果她怀上了我的孩子。一方面我一定会对这个孩子负责,另外一方面我会尊重嫂子的意愿,就把这个孩子当做他跟我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