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18节

    如果池欢欢在这里倒是很不错,可惜她现在也身不由己。

    到是可以去人才市场那里找个经理人,不过,自己没见过面的,不知根究底的,不信任的,让他这么罍鼬行管理,又恐怕会有一些问题出现。

    想来想去,王飞扬也有点发愁,但这种事情急不得,也只能看情况再说。

    接下来的两天里,他更是快马加鞭,一整天几乎只睡四五个小时,全身心投入到时光天地和嘉园大饭店的家居设计当中。

    杨柳都愁容满面,不断地嘀咕着说,他这样子很可能会过劳死的。

    第756章 来安慰我

    说起来也有意思,一开头杨柳苾他必须在12点钟之前睡觉,当然实在是没办法睡了,这么多活要干。接下来,杨柳放宽了一些命令,他必须一点钟之前睡觉,还是不行,还是做不到。最后,只能说是两点钟之前必须睡觉,但这还是有点困难,王飞扬还是不答应。

    这蟼愑可就把可爱的杨柳姐给惹恼了,也不管他会不会发火,反正就扑过去抱住他的脖子,把自己整个人都吊在他身上,反正你要是还干下去,我就挂住不放,看你怎么干活。这惹得全场人都哈哈大笑,王飞扬也很头大,也没有办法,只能听从了她的意见。

    周末的时候,小雪也来场子里头凑热闹,干一些她力所能及的活,比如说给做好的家私模型上清漆什么的。她干得倒也不错,看着量大,甚至还把几个有打工需求的同学给叫过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这让王飞扬挺担心的,这不是雇用童工吗?要是被相关部门都知道了还不把自己给狠狠劈死,没准还得让你关门思过。

    杨柳本人倒是觉得没关系,这不过就是小孩子过来历练一下嘛。也不是给他们工资,包个红包就行了。

    就这么招,几个小学六年级的孩子多多少少算是解决了一些用工问题。

    接下来也到了王飞扬准备走的时候了,他有自己的计划,不是一蟼愑就到三亚,而是坐汽车先去河源,然后再去湛江。

    去河源主要是考虑到要去看看哥哥,看看他在那里生活的怎么样了。

    去湛江就是去看看嫂子,虽然湛江那么大,王飞扬也没有把握能够找到嫂子,但不管怎么样,不坐飞机去三亚,就势必要坐汽车或火车。那么,湛江是必经的一站,从湛江去海口,再从海口去三亚。就这么计划好了。

    也许老天爷会帮他一把,让他在湛江遇到嫂子的,虽然这么想有些儿戏,但不管如何,有梦想总是好的。

    王飞扬没有想到就在他买好机票,打算今晚出发的时候,一个电话忽然打过来。

    这是申月苓打来的。

    她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挺消沉,完全就是闷闷不乐的样子,让王飞扬听着也感觉有些嗅澺。

    自从跟这个女人在车里头发生关系之后,不知不觉心都好像拉近了一大步,感觉可以做贴心人了,当然这跟申月苓对他的种种关心也是分不开的。

    王飞扬感觉的出来,她现在的情况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虽然不得不帮杜豪干活,但心却是在自己这一边。所以王飞扬前几天想找一个比较称心如意的管理者的时候,甚至都把念头打到了她身上。

    不可否认,就是申月苓的管理能力确实是非常好,从某些方面来看,比关雅美都要厉害许多。

    当时,两个女人都还在皇朝家私城的时候,日常事务都有申月苓在照看着,关雅美几乎都可以做甩手掌柜,只跑出去一边玩,一边谈她的业务就行。

    申月苓的管理能力,王飞扬当然也是看得到的。只是这个时候把她给争取过来,虽然能给到她同样的工资待遇,甚至略有提高也无所谓,不过,这肯定会进一步触怒杜豪,对王飞扬自己来说还无所谓,但申月苓毕竟是杜豪的侄媳妇,也算是亲戚。

    要是申月苓来到扬欢公司工作,没准杜豪会对她下毒手什么的,这是王飞扬万万不想看到的,所以这个念头只是想了一想。

    “你怎么了?怎么语气听起来挺怪的,是不是杜豪那边给你什么压力了?”

    王飞扬带着几分关心地问道。

    申月苓在那边,苦笑了一声说道:“那可不是,你在时光广场斩获了一笔大单的,从那么多强手里妥颖而出,甚至把杜豪都给打了一个灰头灰脸,我们这些做手下的能好到哪里去。特别是我,那老货老早就怀疑我跟你有什么勾搭。”

    “这会儿,他没弄到那单子,更是把气宣泄到我头上,幸他也找不出我跟你沟通过的证据,要不然我都会被他打个半死,但我想你的老相好关雅美那可就完蛋了,没准儿这会儿都还躺在床上,哎哟哎訙餍痛呢,而且还是在病床上。”

    说到这里,申月苓的声音透出几分幸灾乐祸,但也带着一些酸味儿。

    王飞扬听到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也挺无奈的,头挺大,他说:“你打电话给我是向我求安慰吗?”

    “对啊,就是向你求安慰。”

    想不到申月苓居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她说:“你要不要请我吃个晚饭,安慰我这么一颗脆弱的受伤的心?让我向你好好地倾诉一下我的痛苦。”

    这说的都可怜巴巴的样子,像是个小女孩一样。

    王飞扬听着有点哭笑不得,说道:“你少来了,谁不知道你是一个坚强的女人,要不然杜豪能让你做整个皇朝家私城的经理?”

    “那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再坚强的女人都有脆弱的时候,就像再坚强的男人都会有想哭的时候,何况我也说不上坚强,所谓的坚强,不过就是咬牙苦撑着,到时候撑不下去了,总得找自己的男人谈谈心抒解一下吧。”

    她这么一说,王飞扬的头就更大了,嘀咕着:“我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的男人了?”

    “喂,你可不要不承认啊,难道你就忘了那天在车里头发生那些事情,我可把自己一切的一切都奉献给你了,你现在就是要做负心汉了是吧?”申月苓带着相当犀利的语气问道。

    这让王飞扬的脑袋就更大了,几乎都有些傻眼了。

    半晌他才点点头,说道:“行,那我今晚请你吃饭怎么样?吃完饭我还得走人呢,我今晚七点半的车。”

    “今晚七点半的车?你要去哪里?这是要出远门吗?”申月苓好奇地问道。

    王飞扬点点头,但当然不会把实情告诉她,就颔糊地说:“我要去河源看看我哥。”

    他这么一说,电话那头就沉默了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