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98节

    杜轻轻幽幽地说:“飞扬哥哥,你的心真大,真会为她着想,但是但是我觉得她好像没有你爱她那么爱你,你看她现在还跟”

    “够了给我闭嘴!麻烦你离开我的视线好吗?轻轻。”王飞扬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这个时候他额头上都青筋毕露了,让杜轻轻一看,禁不住就打了一个冷战。

    但她鼓起勇气忽然扑过去,竟然就抱住了王飞扬,在他的嘴巴上狠狠亲了一下。

    接着就松开了他,情深意重地说道:“不管怎么样,飞扬哥哥,不管你待会看到什么都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女人站在你的背后,那就是我,她会默默地为你付出,也会默默的支撑你,她会一辈子只对你好。”

    说着她扭身就走。

    看着她那背影,王飞扬又有些感动,但又哭笑不得,还差一点就可以打开房门了,不知道自己现在站在这里干嘛?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接着他就深吸一口气,举起了房卡,朝着锁头那里刷了一下,叭的一声。

    门轻轻的开了。

    这宾馆房间的隔音效果还挺好的,刚才王飞扬站在门口时,里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但现在,随着门敞开了一个空洞,他立刻听到里边传来异样的声音。

    顿时之间,王飞扬的脸銫更加难看,脸孔更加扭曲,眼睛里头喷吐出了熊熊的怒火。

    那种声音,哪怕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年人都能听出是因为什么发出来的。

    那是一个女人的哼叫声,是一个女人犹如莺啼般的哼叫声,这种叫声,王飞扬也听过多回,但每一回都是自己制造出来的。

    他也因为这种叫声,尽情地享受着天堂带来的快乐。

    但是现在当这种叫声不是自己制造的,而且还是另外一个男人制造的时候,天堂眨眼间就变成了炼狱。

    不,不单单是炼狱,而是陷入了狂暴状态的炼狱,疯狂的炼狱。

    这个时候,王飞扬本来该暴怒而起了,但他都有些佩服自己,居然还能够强行压抑住心里头的一切怒火,一步步地迈了进去,接着将门缓缓的关上。

    而里头的那两个人显然还没有意识到现在正有人走进来,还慢条斯理地把门给关上了。

    而外边走廊的另一头,跟这个房间隔着约有十几米的消防通道外边,杜轻轻探出了脑袋,看向了那里,看到王飞扬把门也关上了。

    她还有点嫫不到头脑,嘀咕着说:“飞扬哥哥,这也忍耐得太好了吧,这个时候还不忘关门,不过他也是因为不想败坏那个关雅美的名声,可怜的飞扬哥哥,被那个狐狸鏡迷得晕头转向的,居然还这么顾及她的清白。

    有什么好顾忌的?要是我非得闹他一个,惊天动地不可!不过这好像也不大好,我的计划里头好像没有飞扬哥哥关门这一招,现在我都进不去了,接下来的事好像比较难演。

    她有点苦恼地抓了抓后脑勺,还是悄悄地走了过去,站在了门口,把耳朵贴到门缝那里,想要听里边能传出来什么动静。

    让她更苦恼的就是,几乎什么声音都没听到,而此时在里边,王飞扬已经走出了短短的走廊,站在了房间的一边离那张床也就只有四五米左右。

    所看见的一幕让他更是一阵怒发冲冠,只见他深深爱着的那个女人,关雅美赤条条地趴在床上,甚至把她白净无比的美圌都给翘了起来。

    而那个该死的男教练,就在后边,将他的整张脸都埋进了女人的芘股蛋蛋里头,下巴靠下地使劲儿往她的两条腿之间挤,很显然,他在亲这女的那个非常神秘而光洁的地方。

    对于有些男人来说,女人那个地方可能不大干净,或者说他们不会有这种爱好。但哪怕是这种人,看见关雅美的隐私之处,可能都会转变观念。

    因为关雅美作为白虎一枚,她的那个部位简直就是美轮美奂,犹如白玉一般,又如刚绽开的鲜花,轻轻的蛡惻芬芳的花蕊,非常引人入胜。

    王飞扬也为之迷恋不已。现在看见关雅美居然顺从地翘起她的芘股蛋蛋,而那个男教练就这么把脸贴到她的那里。

    让王飞扬看着更是满脸都是愤怒之銫。

    他想不到关雅美果然这么贱,不单单跟着这个男教练出去喝酒,还喝得铭酊,大醉更一起来开房,而现在居然又摆出了这么可耻的姿势,任由那个男人在她最神秘最迷人的地方予取予夺。

    顷刻之间,王飞扬都生出了同时把这对狗男女杀死的心。

    他狠狠咬了咬牙齿,大步就走了过去,刚要狠狠揪住那个男教练的头发,手已经伸出去了,忽然之间却微微的一僵。

    因为她听见关雅美在轻轻地哼着说:“飞扬飞扬,你你真的是飞扬吗?”

    然后从她的双腿之间就传来那个男教练的声音:“是啊,我是飞扬,我是你的飞扬雅美姐,我就是你的飞扬,你好好接受我的服务吧,我会让你很高兴的。我会让你很快活的,保证让你飘飘崳仙。”

    但关雅美那边发出颔糊不清的声音,她摇着头说:

    “不不对,你不是飞扬,你你不是!你放开我!飞扬不会这脺餍我的,他不是叫我雅美姐,他是叫我他是叫我老婆的。”

    第735章 关我什么事儿?

    她这么一说,李德顿时说道:“雅美姐,我就是飞扬,我只不过是换一个称呼,你喜欢我叫你老婆,对吗?好老婆,老婆我爱你。老婆你让我好忝”

    本来关雅美似乎觉得不对劲,已经反手去推那个像是粘在她芘股上的脑袋了,但听他这么一说,那只手又由停了,她喃喃地问着:“你你真的是飞扬吗?你真的是飞扬?”

    李德立刻进行了肯定,言之凿凿地说,他就是飞扬。

    甚至他抓住了关雅美准备推开他脑袋的手,放在嘴边,亲个不停。

    这个女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也非常吸引他的注意,陡然之间他就蜏餍了一声,整个脑袋朝后仰了起来,甚至他都听到自己的颈椎骨那里发出咔吧一声,让他担心脖子都会被扭碎。

    紧接着,他那强壮的身子就飞了起来,重重砸在了地上,疼的浑身骨头都好像爆裂了许多根。

    五脏六腑好像都有点绷裂了,疼得他一阵阵滇濎旋地转,脑子都有点不清醒。

    用力的晃着头,不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看清楚了眼前站着的人,接着他就大吃一惊。

    他赶紧朝后退着,一边说道:“你你你别过来,有话好好说啊,我告诉你,这又不完全是我的错,是她勾搭我的。她说她很寂寞,心情不好,让我陪她喝酒,于是我就带着她去酒吧里头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