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50节

    在大街上,不少路人都看到了这有点古怪的一幕。

    只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大小伙,满脸无奈地走在大街上,另外一个看起来还不到20岁的,像是高中生的女孩子,就用两条手臂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好像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吊在他身上似得,让他走起路来都有点艰难。

    逛了一会儿,走到一个玉器铺旁边。

    杜轻轻忽然说道:“飞扬哥哥,今天是我生日,你要不要藝什么礼物?”

    王飞扬撇嘴说道:“得了,这种招数哥看的多了,不少女孩子想让男的给她送礼物,就说,哎哟,今天我生日呢,你能不能藝点礼物,你能不能给我发个大红包?”

    杜轻轻愣了下,当即就脸红了,接着又不高兴地问道:“飞扬哥哥,看来你的经历很丰富啊,是不是经常有女孩子要求你给她买这买那的,然后就答应你,让你带她去开房什么的。看来你也是花丛高手啊!”

    这么一说,王飞扬就呆了,哭笑不得地说:“什么花丛老手,我是我是经常在朋友圈里头看到这样的东西,还有一些女孩子特别神经病,突然就加你微信,要你发红包给她,要是不发就说你小气什么的。”

    “我也觉得这挺奇葩的,不过我让你给我买礼物,确实不是我的生日。只是因为只是因为我想拥有一件你买给我的礼物,我会好好珍藏它的。我一拿起它,就能想起你。”杜轻轻这么说的,倒显得非常的真心实意。

    王飞扬看了她一眼,想了想,便点头说道:“行,那我就假装今天是你生日,给你买一件礼物。你看看喜欢什么尽管挑吧。”

    杜轻轻笑嘻嘻地说:“是不是挑什么都可以?我可要挑很贵很贵的。”

    王飞扬这么一听还真有点肉疼,毕竟他现在还处在创业期,虽然比以前多了不少钱,但每个钱都得用到刀刃上。他个人生活还是比较刻苦的。

    但又看了看杜轻轻,想到她确实帮了自己不少忙,这次又有一个大忙要求到她头上,看来不得不出点血了。

    不过出点血也是应该的,何况也是为了满足她一点情感需要。他随即说道:“行吧,随便你挑吧,只要不是太贵的。”

    杜轻轻挑了一个翡翠的葫芦吊坠,这吊坠看上去还相当的圆润光滑。

    价格也自然相当不菲。老板开价就是八千块。

    王飞扬完全不懂这个,但杜轻轻倒是很懂,三下五除二就把价砍到了两千八百块。

    她说道:“这个价才差不多,别以为我们不懂就可以随便你宰。”

    然后扭头就对王飞扬喜笑颜开地说:“飞扬哥哥,你看这翡翠葫芦,这个大头的是我,这个小头的是你,那我就永远压在你身上,把你压得死死的,把你吃定了!让你一辈子都做我的人。”

    她这么一说,旁边的老板还有周围的顾客都纷纷笑得出来。

    王飞扬再次哭笑不得,忍不住就在杜轻轻的鼻子上捏了一下,说道:“你这嘴巴也真的是太厉害了,太会说话了!行,我说不过你,随你怎么着鄙。”

    第682章 杜轻轻的温柔

    两千八对他来说真的也有点多,但他愿意出这个钱,于是就付了这个款。

    杜轻轻随后就把王飞扬拉到了一边,让他把这个葫芦吊坠捂在手心里头,闭上眼睛认认真真念十遍,“我要一辈子跟轻轻在一起。”

    王飞扬的脸又臭了:“你咋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省省心行不行?给你买了就买了,戴上就行了,干嘛还扯这么多。”

    杜轻轻这下不高兴了:“你赶紧念,要是你不这样念,你送这葫芦吊坠给我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我要的并不是什么几千块的翡翠葫芦,我要的就是你的这一片心。你要是不念,那把它丢掉吧,我不要了。”

    这小丫头说翻脸就翻脸,脸叭王飞扬还臭呢。

    王飞扬无可奈何,想了一下,虽然念这句话挺暧昧的,但也有空子可以钻。这一辈子在一起不也包括永远做朋友的意思嘛,所以他只能按照杜轻轻的要求,双手合十将这葫芦吊坠捂在手心里头,然后在嘴巴里念叨了起来,足足念了十遍。

    “我要一辈子跟轻轻在一起。”

    念完他睁开眼睛没好气地看着她:“够了吧?”

    “够了够了!”杜轻轻喜笑颜开,脸上甚至带着幸福。

    “你普通话那么标准,又念得响亮,坚强有力,字字分明,我相信过路神仙肯定听到了你念的话,都会保佑我们一辈子在一起的。那咱们就这么决定了,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这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我一定会好好珍藏一辈子,把它戴一辈子。”

    杜轻轻这么说着,不知道为什么,语气都变得有点哽咽起来。像是再一次被自己给感动了。

    然后她就从脖子下边取出了另一个吊坠,这个吊坠是一块无事牌,约有婴儿的巴掌那么大,看上去非常圆润,通透洁白,哪怕是王飞扬这种不懂玉的人,一看都知道它价值不菲。

    杜轻轻看着它,眼神里像是带着一种依恋,然后就踮起了脚跟,说道:“飞扬哥哥,你把头低一下,我就把我这块无事牌送给你了,挂在你脖子上面。你记得不管睡觉还是洗澡,都不要把它给摘下来。”

    “这个无事牌很灵的,它是我妈传给我的,不管谁佩戴它,都会一辈子平安无事,以后任何小人都欺负不了你,而且还有贵人不断地帮助你,让你很快很快就赚很多钱,很快就在这个社会上站足脚跟,打下一片天地。”

    王飞扬听她这么说,又看了看她手中那块看起来很值钱的无事牌,说道:“不要了吧,这是你妈送给你的,没准还是你们家传家之宝,而且一定很贵吧,我不要,你自己带着就行。”

    “我都有了你送给我的玉葫芦了,干嘛还要无事牌,我总不可能戴两个吊坠吧。我现在只想戴你送的葫芦吊坠,所以无事牌就送给你,就当做我们两个人交换定情信物,你说怎么样?”

    这伶牙利嘴说的,让王飞扬听着一愣一愣。

    他想了想,还是摇头说道:“真不要,你一定要戴这翡翠葫芦,你就把无事牌带回家珍藏着。我真不能要你这无事牌,我越看你这玉佩越觉得值钱呀。”

    他说着,还忍不住伸手去碰了碰那个玉佩,觉得它确实是挺珍贵的。

    杜轻轻说道:“真不怎么值钱,只不过就是我妈传给我的,所以比较有纪念价值。但我把它送给你,这不就更有纪念价值了吗?它市场价值也就三四千块钱,跟你藝的这翡翠葫芦差不多。”

    虽然王飞扬很不想要,但却经不住杜轻轻眼巴巴的劝,甚至她眼睛里都都闪出泪花了,好像王飞扬再不接受,她就会生气,她就会发飙,她就会把玉佩和翡翠葫芦都狠狠砸在地上,然后扭头就走。

    为了避免这种糟糕情况的出现,王飞扬还是勉强答应了,他琢磨着就先暂时帮杜轻轻保管着,万一以后出了什么事儿,然后再还给她就是了。

    于是他就接受了杜轻轻这个馈赠,低下头,让掂着脚的杜轻轻把无事牌挂在了他脖子上。

    杜轻轻还很郑重其事地凑上去,在无事牌上面亲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