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41节

    因为王飞扬感到她的一只手伸到了自己口袋里,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车钥匙给掏了出去。

    王飞扬大吃一惊,喊了起来:“你干嘛?这是要偷我东西吗?”

    申月苓很快就把他推开了,晃了晃手中的车钥匙,然后按了一下电子锁,滴答一声,很快就确定了王飞扬车子的位置。

    随即走了过去,就像是开自己车子一样,把驾驶座的门打了开来,一芘股坐进去了。

    然后还摇下了副驾驶的窗户,朝他勾勾手指:“还不赶紧上来,我送你回去。”

    王飞扬这下真是哭笑不得了,什么时候听说过有死皮赖脸地要做免费代驾的,一定要把他给送回去。

    而且这还是在半夜里头,最重要的就是这还是一个大美女。

    他干脆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座。

    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告诉你申月苓,我现在喝了酒,要是我一蟼愑按捺不住酒气,真把你给办了,到时候你哭爹喊娘也用了。”

    申月苓倒是挺得意的,哦了一声,立刻就开启了车子。

    很快车子就朝着大路那头串了出去。

    申月苓开着车得意地说道:“指个方向,或者你说个地点,我开导航。”

    第672章 强行暧昧(中)

    王飞扬只能无奈地说:“你开导航吧,扬欢家具制造公司。”

    这么一听,申月苓就冒出了一声冷笑:“杨欢家具制造公司。扬是王飞扬的扬、欢是池欢欢的欢吧?听起来还真挺亲热的,这是夫妻档啊?”

    这说的语气里透出一股酸味,王飞扬没有理他,干脆就闭上了眼睛。

    这几天他都绷得紧,每天干活干到深夜,结果这一喝酒,更是觉得脑袋有些沉重。

    闭上眼睛之后,不知不觉在车子的微微摇摆当中,像是要陷入睡眠当中。

    但是,他脑子里头却还是清醒的,轻轻搓了搓鼻子,闻到一股醉人的香气。这应该是从旁边开车的申月苓身上飘过来的。这是名牌香水吧,闻起来如此高贵典雅。

    王飞扬忍不住多闻了几下,越闻就越觉得他像是汽油一般,在死命勾动着肚子里头的那股火,好像这香水也带着催情的成分,让他越来越有点忍不住。

    更要命的就是跟申月苓之间,距离不会超过半米。王飞扬竟然能够感到,从她身上发过来的一股股热烈的气息,好像要把他的皮肉和骨骼都给融化了般,更进一步地把他肚子里头的那股男杏火焰给勾出来。

    王飞扬都感觉着自己的睾丸素和肾上腺素不断地分泌,在这寂静而封闭的车厢里,不断地挥发着。渐渐地让王飞扬越来越受不了。脑子也不由得变得邪恶起来。

    忽然想到身边这个女人,可是杜豪那老家伙一直想弄到手,却一直都弄不到手的。而现在她居然对自己投怀送抱。叫他想把她怎样都行。

    不知为什么,王飞扬就生出了一种很男人的感觉,甚至还很解气。甚至还在心里头嘀咕着:“杜豪啊杜豪,你玩了那么多女人也没用,你也有玩不到的女人,而你玩不到这个女人现在却勾搭着我,死皮赖脸地要藝回去。”

    这么想着王飞扬又想到了关雅美。

    他想得到关雅美,想要跟她永远在一起,但现在看起来却困难重重。

    杜豪那个老畜生呢,对关雅美却玩腻了。玩腻了又不愿意放手,就让她待在家里做个花瓶,甚至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

    一想到这里,王飞扬真有种气急攻心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对身边的申月苓产生了更强烈的占有崳。

    他知道这样不对,这样的念头越往上冒,自己好像就越难控制自己。

    他干脆做起了深呼吸,眼观鼻、鼻观心,让自己进入一种冥想状态,反正从城里开到自己的厂里,最多也就二十分钟,忍忍就过去了。

    王飞扬不断地排除脑子里头的一切邪念,渐渐的,渐渐的好像要睡过去了。

    忽然间他感觉到有点不大对劲,回过神来,虽然还没睁开眼睛,却感觉到车子好像不在形势,而是停了下来。难道已经到了?

    他眼睛先朝着窗外看了过去,却发现车子并没有到自己的工厂,虽然是离开了城市,停在了一条偏僻的山路上,前后左右,别说人,就连路灯都看不到。

    很显然这是大路旁边的一条岔道。

    申月苓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忽然间,王飞扬猛然一扭头,接着就瞪大了眼睛。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居然在妥衣服。

    她身上穿着的是一条紫红銫的吊带裙,很衬她的身材。这时她解开了安全带,把两边的带子都给卸了下来,还反手把背上的拉链轻轻的拉下,然后轻轻的耸动肩头,裙子就从她的香肩上滑落。

    接着她就像是蜕一层皮一般,把它从两条大长腿下拖了下去,这种架势看上去真的是像一条美人蛇。

    里头穿的是一套淡紫銫内衣裤套装。

    淡紫銫的内衣把她哅前的两只大白兔紧紧地裹在一起,那鼓突突颤微微的细皮嫩肉,让男人看了就一阵晕头转向。

    申月苓扭头看了王飞扬一眼,她脸上布满了红晕,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她在这个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面前妥下了连衣裙。

    并且,看起来她完完全全就有继续往下妥的节奏。

    因为她两只手反手弯道了后边,好像要解开纽扣了。

    一边还扭过身子看一下王飞扬,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勇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