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40节

    申月苓这么一听,摇摇头说道:“行,我不说了,我真怕再跟你说下去,你会打我了,我可打不过你,三下五除二就会被你打得稀巴烂。”

    这么一说,王飞扬倒忍不住笑了,说:“我怎么可能打女人,不过申月苓,说起来我觉得你好像有点奇怪啊。怎么对我越来越温柔了?完全不是以前那个冰山美女店长的节奏。”

    申月苓看了看他,一双眼眸里头竟然透出几分柔情,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可能是有点喜欢上了你吧。”

    她这么突如其来又直接的表白,倒是让王飞扬愣了一愣。接着就有些心虚的说:“你可千万别这样,你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知道吧,千万别喜欢上别的男人了,这一出轨那多难堪,被你老公知道了,还不把你给揍死!”

    第671章 强行暧昧(上)

    强行暧昧(上)

    申月苓立刻反问道:“那你跟关雅美呢?你跟她咋又在一起了?你就不怕她有老公,你就不怕她老公知道这件事,然后把她给揍死?”

    王飞扬一时语塞,过了一会儿才狠狠地说:“我跟她没什么,你不要胡猜乱想。”

    “没有什么就见鬼了。”申月苓呵呵一笑,接着又换上了温柔的语调:“看你喝了些酒,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会叫代驾。再说了,我这是要回城外,我那木工厂里,你把我送回去你又怎么回来?”王飞扬淡淡的说。

    申月苓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儿,我认识几个蓝牌车司机,不管多晚,只要有客人,他们都会载。到时我再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把我送回城里来就行了。”

    稍微一顿,她接着又说:“再说了,我还没去过你那木工厂呢,听说搞得还挺漂亮的,是不是?正好可以去那里参观一下,也没准你那里还有房间,可以让我睡一晚呢。”

    王飞扬有点没好气的说:“你也就不怕,睡着睡着我就把你给吃了。”

    申月苓居然笑眯眯回应道:“谁吃了谁还不一定呢,男人能吃女人吗?不是一般都女人吃了男人吗?”

    她这么一说,再配着脸上带的几分妩媚和古怪的神情,让王飞扬突然间就感到肚子里头有一股火焰涌了出来。脑子里情不自禁就出现了这大胆女人刚才说的大胆的话,想象着那情景。

    他有点咬牙切齿地说:“你这女人倒是越来越大胆了,这么猥琐的话都说的出来。你不会真的跟杜豪那老家伙发生关系了吧,还是跟别的男人有了一腿,才变得这么鳋。”

    忽然之间,申月苓就罪起了手,朝他脸上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虽然不是很重,但也有点狠,啪的一声响,惊得周围的人都扭过头来看。

    王飞扬也感到脸上火辣辣疼,他又惊又怒盯着申月苓,冷冷喝道:“你干什么,二话不说就打人,脑子有毛病啊。”

    申月苓更是咬牙切齿地盯着他:“你脑子才有毛病!你刚才说的什么话?你把我当成什么女人了?告诉你,王飞扬,你不要这么侮辱我。只有于你面前我才这样子,才忍不住才忍不住得会变得比较放肆,在我老公面前我都不会这样子。”

    “而且除了我老公,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碰过我,只有你,只有你才碰过我。”

    他这么一说,王飞扬有点不好意思了,但还是有点犟着嘴的说道:“我碰过你?我什么时候碰过你了?以前的那些也叫做碰过你吗?真是的。”

    “你以前那些就不算碰过我?你趴到我背上不断地动着,就像是个猥琐的公狗,你那叫不叫碰过我?要不是还隔着裤子,你早就那个,早就那个”

    说到这里,申月苓都不好意思了,脸颁得琇红一片。

    她的这番话让王飞扬一听,不由得都有点目瞪口呆了。这女人说话好像是越来越大胆了,这摆明了就是要挑逗我。看着她那满脸春情的样子,王飞扬更确定这一点,不由得就有些害怕了。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行了,我不跟你瞎扯淡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这个时候也不早了,你老公不会怀疑你吗?”

    申月苓说:“我老公跟他领导去广州了,要明天下午才回来。”

    王飞扬嗤的一声笑,随口说道:“听你意思,好像想邀请我去你家睡睡了,对吧?”

    申月苓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透出几分幽怨,她居然认认真真的回答:“不方便,我家里不方便。虽然只有我们两口子住,不过万一被小区保安和邻居看到了也不大好。”

    这么一听,王飞扬差点把口水喷了出来。

    不能再把玩笑开下去了,不然,这种女人好像都要走火入魔了。

    他赶紧说道:“行了,不管怎么样,你都回去吧。我自己找个代驾就行。”

    王飞扬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叫代驾。

    忽然间,手机居然被申月苓带着几分冲动地抢了过来。

    她一字一顿显得非常坚决地说道:“不!我就要载你回去!你不用找代驾了!让我带你吧。”

    王飞扬不满地盯着她,呵斥道:“不是我说你,申月苓你脑子有毛病吧?还是喝了一点点红酒,你就喝醉了?你干嘛非要送一个男人回家呢?你就不怕我真就半路上把你给折腾了?就算是女人把男人给吃了,但到头来占便宜的还是男人,你不要告诉我你不懂这一点!”

    申月苓没有说话,忽然间就朝王飞扬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火烫柔软的身子一压进怀里头,让王飞扬艰难控制在下腹的那股火焰,呼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几乎要把他给烧着了。

    他下意识赶紧就要推下申月苓,不经意间却抓住了她哅前的两团绵软之物。

    这么一抓,申月苓婴宁一声,浑身都要瘫软在他怀里。

    她脸銫晕红,眼睛里头水汪汪的。

    王飞扬现在也有些经验了,能够充分看出女人现在处在一种非常动情的状态,几乎就跟吃了杏药没什么两样。

    他心里头也感到非常诧异,这女人到底怎么了?

    现在对自己痴痴迷迷的,跟以前的她简直就是判若两人。以前的她是多么冷若冰山,对自己几乎就不屑一顾。现在却死缠烂打地要扑到自己怀里。

    不过王飞扬很快也发现她突然抱住自己,并不完全是情难自禁地想跟自己亲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