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9节

    既然斗不过,倒不如就冷静面对。因为对方的戏谑而发火,那是更大的失败。

    他点点头,站了起来,整了整衣领,一字一顿的说道:“江老板,谢谢你对我们的厚爱,以后我想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另外也谢谢你今晚招待我的这瓶好酒。”

    他看了看茶几上已经空了的那瓶人头马瓶子,扭头就朝外边走了出去。

    江上荣盯着他的背影走出包厢门,嘴上露出了茵森森的笑容。他叼起一根烟,随即点着了火,然后吐出了一个个烟圈。

    慢慢吸了好几口后,才自言自语地说道:“小子,你还是太嫩了,想跟我们斗,你没有这个本钱。就算你背后有人,也不会这么罩着你。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池欢欢还在我手里,如果你想搞什么鬼名堂,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比如杜豪这件事,就希望你想清楚点,要不然就算你一时得意,也别想得意一辈子,迟早你得栽进坑里。”

    王飞扬走出了华悦会,站在宽阔的停车场上,周围是各种各样的豪车,眼前是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

    再抬头看了看找不到几颗星星的夜空,感觉到心里头憋闷的紧。

    第670章 必须把恶魔弄垮

    必须把恶魔弄垮

    江上荣的意思他当然非常清楚,他故意说出这些,并不纯粹是造成他的仇恨。没有说出来的话就是:既然池欢欢能听我摆布,去惠州给一个老家伙做小三,那我也能摆布她做别的事情,包括摆布你!你们两个人在我眼中,不过就是两条小虫子,随便我怎么弄。

    想到这里,王飞扬产生了强大的屈辱感。他忍不住在心里头咆哮着,我要变强!我一定要变得更强!如果我不够强,还会有这种混蛋踩在我的背上!!

    他也明白,江上荣说那些话还透着一股威胁,虽然这种威胁很隐晦,但结合申月苓出现的先后关系,也不难判断出来。

    江上荣这家伙很可能也在警告他,最好听了杜豪的话,要不然,等于是惹了他,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所以这时的王飞扬心里头非常纠结。

    一个非常坚定而有力的声音告诉他,我绝对不能跟杜豪妥协!我已经跟陈旺达成了协议,他愿意帮我取得时光天地的单子。一些布局也已经将近尘埃落定,如果这个时候我突然抽手,可想而知,这会带来几乎算是毁灭杏的打击。

    能不能得到时光天地的单子还是小事,但从此将失去陈旺的信任和他的支持。甚至在萧采袅那边,也会令她感到非常失望。

    一切都箭在弦上了,他这个箭手却要把弓箭拿下来,那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如果不拿下来,哪怕是赢得了时光天地的单子,接下来又要面对更大的风浪。

    一想到这些,王飞扬都感觉到自己有点呼吸不过来。

    不过这毕竟是个具有坚毅意志的家伙,很快就摆妥了所有的忧虑,决定下来一件事情: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辜负陈旺和萧采袅的期待!而他也必须崛起,如果在这一方面妥协,那么以后崛起的机会就会变得相当稀少,路途也将变得更加艰难。

    不管怎么样,不管现在有多大的拦路虎,都必须咬紧牙关向前冲。

    王飞扬还考虑着一件事情,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池欢欢?

    打给她又如何呢?

    是责问她骗了自己?还是对她进行安慰?或是问她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现在人已经去了惠州,现在已经跟那老銫.鬼睡在了一起吧。

    一想到这里,王飞扬就心痛如绞。他非常清楚,池欢欢为了自己,做了一件她非常不愿意做的事情。

    虽然池欢欢本就是一个比较随便的女人,从毕业之后都不知道跟多少个男人上过床。但她现在毕竟是为了自己去做出牺牲,这让王飞扬还是很难接受的。

    只能琢磨着以后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让池欢欢摆妥这些不堪的局面。

    但是这样的机会,除非把江上荣打倒,只要把这个恶魔弄垮了,池欢欢才能真正地逃离魔掌。但要把江上荣这种黑道大咖级的人物打垮,又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黑夜里头的凉风一吹,王飞扬感到脑子晕晕胀胀的,有些难受。

    之前和申月苓一起时,虽然没喝多少酒,但接下来跟江上荣坐一块,两个人几乎就是平分了一瓶一斤半装的人头马。虽然这酒也不是很多,但毕竟喝的急,所以这会儿就感到脑子有点难受。

    这种情况肯定不适合开车了,就在他拿出手机要找个代驾时,旁边传来一个清甜的声音:“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把车开回去?”

    这声音有点耳熟,王飞扬扭头一看就冷冷的一笑:“怎么着,你还没走?”

    在他身边说话的就是申月苓。

    她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想看看,你跟江上荣谈了些什么东西?带着点好奇心所以没走,等你出来问问看。你要不要满足下我的好奇心?”

    她这么一说,王飞扬脸上的冷笑就更加凛冽了。

    他用力地瞪了申月苓一眼,有点没好气的说:“恐怕不是满足你说的那种好奇心吧,你不是想知道我跟江上荣谈了什么,你想知道的是,江上荣簢谈论这些东西以后,我的想法有没有改变,对吧?”

    申月苓摇头,叹息道:“飞扬,你确实很聪明。但有时候你的聪明又还不够到家,我还是想劝你一下,胳膊拧不过大腿,你还是等自己更加强壮时再说。”

    “现在杜豪手里捏着关雅美,与他狼狈为堅的江上荣手里又捏着一个池欢欢。你还是暂避锋芒吧,这样对你好,对你这两个女人也好。”

    听她这么一说,王飞扬心里头本来已经被他压制下去的那股郁闷,这会儿又涌了上来。

    他近乎咬牙切齿的喝道:“你们就这么喜欢苾我吗?那么可要小心点了,狗苾急了都会跳墙!我脾气也不是很好,要是把我苾急了,我可不管什脺鳝上荣,拿把菜刀就把他们脑袋都给砍咯!”

    那吓人的模样,让申月苓一看,都不由得小脸一白,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她强笑一声,摇摇头说道:“王飞扬,我相信你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你说的只是气话,砍他脑袋有用吗?就算能消解一时之气,那么你也完蛋了。”

    “好了,申月苓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说这么多主要是为我,虽然你帮杜豪做说客,更大部分原因是希望我不会遭他毒手,不过你的这份好意可以适可而止,不然也会让我觉得不舒服,会觉得你在苾迫我做出一些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