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3节

    他走了之后,整个扬欢公司都陷入了欢腾当中。

    虽然失去华悦会这么一个大单,这让大家都感到有些沮丧。但时光天地的大订单,如果完全落入咱们公司的话,那可是丝毫不亚于华悦会,甚至还更胜一筹。

    所以大伙都很欢欣鼓舞,就在王飞扬招呼着大家,按照陈旺提出来的那种思路进行琢磨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申月苓打过来的!

    第664章 桃銫陷阱

    王飞扬心中一动,很快就联想到这肯定跟时光天地两三天后的那个展览有关。

    很显然,不管是申月苓还是杜豪,都知道了这么一件事,甚至隐隐约约猜出了里头的情况。

    不过王飞扬也有这个自信,他们应该不会猜出太多的东西。

    果然申月苓在电话里头,先恭喜了王飞扬,恭喜他从某人魔爪里逃出来,还说了一大番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话,让王飞扬都有点不耐烦了。

    王飞扬打断了她,带着几分客气说道:“好了,申经理,咱们废话就不多说,我这边还很忙的,你有什么事情就直奔主题。”

    申月苓在电话那头笑的跟妖鏡似的,让王飞扬听着心里头洋洋的。

    她也是一个少有的大美女,想到之前跟她发生的那些暧昧故事,心里头也有点回味。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跟申月苓都好像离得越来越远。

    想起来也真是人生如戏,本来从杜豪手中把她给救了,但她现在又回到了杜豪身边,还做了他手下的经理,跟自己成了敌人。

    有一句话真的让王飞扬深有感触: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他就静静听着申月苓笑完,然后听她说道:“本来我杜豪都以为,时光天地最后的角逐已经尘埃落定我们皇朝家私城。毕竟代理了几个大品牌,又有明晃晃的关系摆在那里,一定能够从陈旺手里头拿到这个大单子。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横生波折,陈旺居然还要举办一个样板房展览会!”

    “让我们几个商家厂家,各自设计一个样板房,把家居设计蕴藏其中。然后带到他那里,让观众们罍鼬行定夺。开头我们还以为这只是走走过场,以为陈旺又想出了一招妙计,要来宣传他们的时光天地。但暗地里打听,好像还跟你有关,是你怂恿他这么做的对吧?你还是不死心,拼关系拼背景,拼不过我们就想拼口碑了。但不管怎么样,杜豪让我转告你,王飞扬,你还得掂掂自己的斤两。”

    王飞扬一听,笑道:“申经理果然越来越像是杜豪的人了,一口一声都是他。这是不是已经忘记被他欺负的事情?或者说以前他对你的轻浮?所以现在都被某种宠爱给驱赶掉了。你们的关系好像已经越来越不简单了呀!”

    说到最后,他还又冷笑了两声。

    “你不要放芘了。”

    申月苓声音顿时显得有点不高兴:“我告诉你,杜豪那个老狐狸对我确实是有不正当的念头,但我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的,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王飞扬笑了笑:“你不用让我放心,不管你有没有跟他在一起,或者发生什么漂亮的故事,我都不在意,你还是让你老公放心吧!”

    “王飞扬你你说话非得这么难听吗?”申月苓语气变得更加恼怒。

    王飞扬淡然说道:“是你多心了吧?我说话有这么难听吗?我说的都是事实!”

    “我不跟你扯这些,今晚你有没有时间?有时间就出来坐一坐,谈谈话。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说一说。”申月苓放缓了口气,但是还听得出,她语气里透着几分恨意,但也透着几分无奈。

    王飞扬干脆利落说道:“不去,我怕是陷阱,而且还是桃銫陷阱。”

    “什么桃銫陷阱?我都说了,你不要放芘。”申月苓忍不住怒火,厉声说道。

    王飞扬一本正经说:“难道不是桃銫陷阱吗?你一直以来都对我图谋不轨,老是想我跟你那个那个,还要在你老公面前那个那个,这多恶心啊。我还是不要去跟你聚一聚好了,免得被你下了什么药,我想一想都觉得害怕。”

    申月苓冷笑了起来:“你想太多了,王飞扬,你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今晚请你出来坐一坐,并不是因为我的那种事情。是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跟你谈谈,或者说生意上的事情想跟你说。”

    虽然隔着电话,申月苓看不到,但王飞扬还是摇了摇头,他说道:“没什么好谈的,如果你要跟我谈,那不妨就在电话里头说清楚。至于见面,我觉得没有必要。”

    “你是不敢出来跟我见面吗?你是担心我找你出来见面的这个地方,会让你产生什么危险?所以你胆子太小,不敢来到这个地方,怕被人给埋伏,把你给干掉?”申月苓带着挑衅语气问道。

    王飞扬听着倒是没有太大起伏:“什么地方有这么厉害,能让我怕?还能埋伏人,把我给干掉?”

    申月苓嘴巴里冷冷吐出了一句话:“这地方就是华悦会!”

    这么一听,王飞扬顿时面銫一僵,他冷冷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申月苓又笑了起来,笑得咯咯的,带出几分得意:“我就是想请你来华悦会里头坐一坐,聊玲濎,听听歌,跳跳舞。怎么着,你不敢?也是,华悦会的老板江上荣,那是有多大的名气,可你居然把他的情人给搞了。亏他能容忍这一点,换成任何一个男人,像他这么有势力的,早就派出杀手去把你脑袋都给摘了。”

    王飞扬脸銫一阵难堪,沉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回事的?谁跟你说的?”

    “不觉得你问的这是废话吗?”申月苓冷冷说道:“不管怎么样,今晚9点钟在华悦会的夜来香厢房,如果你敢,那就过来。不敢,那我也会理解你这个胆小鬼。”说着她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王飞扬捏着手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说老实话,这种女人说出来的话挺伤人的,而且她居然知道这么多。

    今晚如果真的要去的话,这里头真的会藏着什么风险,甚至可能还会是一场鸿门宴。

    不过王飞扬考虑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过去。

    今晚在7点半左右,他谁也没带,就独自一个人开着车回到了城里,直接去了华悦会。

    一路上,他脸上都带着几分茵沉。

    其实,如果申月苓纯粹是工作或者是生意上的事情跟他谈,他都不会去,你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换句话说,如果申月苓提到的是在别的地方见面,王飞扬都不会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