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18节

    想到这里,他把王飞扬的祖宗18代都给诅咒了一个遍。

    他也找来了自己的辩护律师,询问现在该怎么做才能开罪。

    可就连辩护律师翻看了他所有的罪证,和了解一整个案件流程之后,都摇着头说难办。现在已经不是帮他洗妥罪名的时候了,而是怎么争取让他减刑,但最多也就能减个两三年的。现在正是扫黑打黄的时候,这完完全全就是撞在了枪口上。政府在那边督办,这也算是一个大案。

    听了这些话,让常胜气的想把茶杯砸到辩护律师的脑袋上。

    他几乎就是歇斯底里喊道:“这特么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那么那个王飞扬呢?他把我打的这么惨,他怎么一点事都没有?他现在还被保出去了,完完全全在外边逍遥自在,他打了我几次呀。”

    辩护律师也是无奈,他同情的看着他,一字一顿说道:

    “常先生,除非你能举出王飞扬他打了你的证据。据我所知,他算起来是打了你三次。这主要还是根据你说的,第一次是他半夜潜入到你公司里边,戴着鬼面具把你痛揍一顿。第二是他冲到你的养狗场,又把你给痛揍了一顿。还有第三次,就是你带着一帮人去他公司周围放火的时候,被他逮到了,痛揍了一顿。”

    “对呀,他足足痛揍了我三顿!”

    常胜气呼呼喊着,竖起了三根苍白无力的手指头。

    其实这第三顿都不算有,不过是他被王飞扬苾得胆战心惊,慌不择路。一头栽进了山沟,但这么一摔,受到的伤势其实并不比前两次差多少。

    辩护律师摇头叹息道:“咱们先来说第三次,现在已经有法医出具鉴定证明。说你身上受到的伤都带有明显的摔伤痕迹,并不存在人为的情况。也就是说,上次王飞扬打你的时候,你慌不择路,摔进了山沟里头,并不算是他打的。”

    “再说第二次,第二次根据现在的情况,是你在对一个叫做苏念柔的女子进行犯罪行动的时候,王飞扬为了救人才毖你给打一顿的。而且当时你周围还有不少手下,他这是见义勇为,不单单不能被入刑,还很有可能受到嘉奖。”

    “至于第一次,第一次你也没有证据呀。本来这第一次是最容易拿来控告王飞扬的,但是你必须找到证据才行。”

    听律师这么说着,常胜几乎就是瘫倒在病床上了.

    直到现在他一直都有气无力,本来还想再让堂哥常志远帮帮他

    谁知打了一个电话给他,常志远却非常严肃地说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帮这个忙了。因为根据内幕消息,政府那边有人盯着他。但凡他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可能引来强烈的反击。所以他现在也有点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感觉!

    常胜这么一听就更加瘫软了!

    他万万没想到,还以为这个王飞扬是很好对付的,就像当年对付他哥王飞腾一样。

    但是,怎么就不一样啊?怎么完完全全颠倒过来了?

    两年前对付他哥,哪怕把他哥打成了大脑损伤,变成傻子,自己还能够逍遥法外。不过就只是花了20多万,打通关系,走了一些人情罢了。

    现在,本来他手上各种各样的罪证都有,想要把这王飞扬往死里整,结果他居然咸鱼翻身。反而把自己整得跟咸鱼一样了。

    不过他这条咸鱼想要翻身可就难了!

    想到这里,常胜想死的心都有。

    幸这会儿待在医院里头,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无聊的时候,能够用手机看看小黄片什么的,缓解一下焦虑不安,还有充满恼恨与愤恨的心情。

    现在他当然恨不得想把王飞扬一口咬死,但也没有办法了,绝望的情绪甚至在他心里头不断发芽。

    忽然间,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个陌生号码。

    常胜接了电话之后,就听出了是谁。

    一蟼愑他就咬牙切齿,满脸都是痛恨之銫,甚至两只眼睛都快要闪出绿光来了。

    他歇斯底里吼道:“王飞扬,你居然还敢打电话来给我,你找死吗?”

    第650章 提拔书

    那边传过来的,正是王飞扬的声音,他笑呵呵说道:“我为什么不敢打电话给你?打电话给你也不是找死啊,我现在可好得很。说起来,这个找死的家伙应该是你吧?”

    说到最后一句,王飞扬的声音也变得恶狠狠起来。

    虽然现在知道了,常胜的结果肯定不妙,但他心里头的恨意还是没有随着这结果而烟消云散。

    最主要的就是,这个常胜害他哥哥变成了傻子,害他嫂子要去做那种事情赚钱,给哥哥治病。

    这简直就是深仇大恨,并不是他坐十年八年牢就能够弥补的。

    “别得意王飞扬,我告诉你,这件事没有了结。就算我要坐牢,我堂哥常志远还在外边。他是比我更厉害,比我更牛苾的老大。迟早也会对付你的,你就等着好了。虽然我要在监狱里边等着出去,但狱里头有我的人,我也不至于过得太难,可是你不久之后你就要下地狱去了!”

    “想一想,一个在监狱,一个在地狱,我在监狱过几年就可以出去,继续潇洒快活享受人生,而你在地狱,哈哈哈哈你就等着受苦受难吧!”

    常胜这么一喊,声音显得特别凌厉,甚至都嘶哑万分,犹如垂死的恶兽一般!

    王飞扬淡淡一笑,说道:“你就在监牢里边好好呆着鄙!不过我告诉你常胜,我们之间的事确实没完。别以为你陷害我不成,反而自己要去坐个十年八年的牢,咱们之间的帐就会一笔勾销。”

    他越说,越铿锵有力。

    “你别让我逮着机会,要是让我逮着,哪怕你在监狱里,我都会找人再好好教训你一顿。别说监狱里头有你的人,要找人也挺容易。大不了就花个几万块钱,这笔钱只要是能把你揍个半死,我也特别过瘾。”

    “至于你表哥常志远,我等着他来继续找我报仇。也麻烦你转告他,我随时欢迎他。当然最好做的更周密一些,不要像你这头蠢猪一样。表面上是报复我,其实是送上门来让我踩。你就好好享受被我踩的滋味吧,在监牢里也小心一点!”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王飞扬语气透着十足彪悍和凶狠的劲儿。

    这一刻的他,让常胜深深感到忌惮,甚至有些不寒而栗!

    听那语气,这小子都不像是简单的人物,而像是一个不弱于他哥常志远道上的老大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