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91节

    “必要的时刻,我会去找他。另外如果华悦会那边单子要撤回去,我觉得也不是太大的问题,虽然我们开家具公司的起因就是你能从华悦会那里弄到很多单子,但是现在随着我们这些天的发展,具体情况你也挺清楚,我这边也能拉到挺多单子了。家具厂是可以开下去的。”

    那头沉默了一阵。

    王飞扬只听到那边传来粗重的喘气声,充分显示出了池欢欢的焦躁不安。

    她的这种不安,王飞扬也非常明白。像她这种身处在娱乐场所的人,能够特别明白黑道上带来的冲击力和资源。居然能跟她老板称兄道弟,若要拿他这种小虾米开刀,是非常容易不过的事情。”

    一时间,王飞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池欢欢倒是先开口了,她的语气变得稍微平静了一些。她说道:“不好意思飞扬,我刚才可能是太冲动了一点,因为我考虑到了其中很大的危险杏。不过这种事情既然都发生了,尽管谁也不想看到,但还是要积极的去面对。有一点对不起你的,就是”

    说到这里,她稍微有些词语好像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但王飞扬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思。

    他立即说道:“欢欢,不管怎么样,你都必须要保全你自己,你保全了你自己,也等于是为我积攒了一份力量。不管我这边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你都要尽量地置身事外。”

    “第一,你作为纯粹的投资者存在;第二,你为家具公司也拉到了订单。就这两点,其他一切你都不知情。他的一切危险我来处理。”

    他说的这些话,正是池欢欢想要对他说的,也是她感到有些对不起的。因为有这样子的事情发生,她也必须要撇清这里头的关系。

    既然是撇清,就难免会感到对不起王飞扬。而王飞扬干脆就直接帮她说了出来,而且还是用自己的角度来说。

    这样子,池欢欢更是感动起来,她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哽咽了:“谢谢你,飞扬。”

    “真的不要谢谢我,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我,也不会让你摊上这种事情。我们还没开始好好赚钱,就惹了这么一大堆麻烦,我也非常抱歉。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跟你说明这其中的一些情况。”

    “万一常志远和常胜找到你头上,你才有心理准备,知道怎么去站好自己的立场。先这样吧,我还要处理这边的事情,有什么情况我会再告诉你。”

    安慰了池欢欢几句,王飞扬就挂掉了电话。

    其实现在他心里也是需要安慰的,他心里头也是挺复杂的。

    其实他打池欢欢电话,第一是想跟她说清楚这里的情况,第二还是希望她能出手,看看在警察局里有没有什么朋友,在这件事情上帮一把。

    但听她的话,还是让她撇清一切关系为好,不要让她牵涉其中,所以就没有提出这个请求,还是自己另外想办法才好。

    现在这种情况,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完全就是常胜不对,他们居然想出这么歹毒的方式,想要把自己的家具公司给烧掉,而且还分分钟会危及人命。

    但第一,这边也把他们打得这么惨,第二,他们背后有常志远,甚至还有杜豪,关系相当雄厚。万一在警方那边动用什么能量,就算错误都在常胜那里,也可能会对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最要命的却并不在这里。

    现在常胜被自己三番两次打得这么惨,打了这个已经算是极其厉害滇澝弟,那一定会引来更加强悍的表哥。常志远也该出场了。

    一想到这里,王飞扬的心里头就沉甸甸的。

    不管怎样,警车呼啦呼啦的开来了。

    一蟼愑开来了四辆。

    看见十几个大汉倒在地上,被五花大绑,还满身满脸都是狼狈不堪,也大吃了一惊。

    又看到还有一个浑身是伤的人倒在一边,昏迷不醒,更是凝重万分了。

    听王飞扬和牛大壮他们说完了从头到尾的经过,他们也是震撼不已。

    对那十几个大汉进行盘问,然后再观察了周围的情况,结合工厂里头和那小山岗上边的现场,基本上也可以确认这是一起非常恶杏的纵火事件。

    于是十几个大汉,包括常胜都被警车带走了。王飞扬和牛大壮等主要当事人也必须跟着警察回去接受进一步的询问。

    这一夜,不单单是王飞扬,还有家具公司的全体上下都注定无眠。

    接近早上时,王飞扬和牛大壮等人还是先被放出来了。

    当然具体的说,也不算是他们被放出来。严格说来,他们还算是受害者。初步的口供录完后,警察就让他们先回去,随时等待下一步的询问。

    因为他们把那十几个大汉打得挺伤的,甚至常胜还诬赖说王飞扬把他推下山崖。所幸遇到的警察还不错,比较能够明辨是非。所以暂时对王飞扬来说,还构不成威胁。

    不过他还是沉甸甸的,毕竟这不是普通的放火事件,这行凶者身份不简单,在背后的势力更复杂。

    再回工厂之前,王飞扬还打了一个电话给杨柳。

    第621章 更大的危险

    所以等他们回去之后,杨柳已经煮好了一大锅香喷喷的螃蟹鲜虾粥。

    当一晚无眠的男人们一边喝粥,一边讨论着接下来的应对之策时,杨柳倒是有点听不懂。

    她说:“明明就是那帮臭家伙来我们这里捣乱,想要放火烧掉我们的厂子,没准真被他们堅计得逞,这边还不知道死多少个人。警察捉住了他们,他们一定会接受法律的严惩,那我们还要担心什么?”

    牛大壮说:“杨柳姐,你还不清楚这里头的猫腻吗?不管是什么世道,都不是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的。如果你有权有势,别人哪怕是在你门口点了一根火柴,你都可以告他放火,把他关在牢狱里边,让他把牢底坐穿。”

    “但若是你没权没势,而对方反而变得有权有势,哪怕对方跑到你这里放火,还真的放着了,就算他们被抓到丢进了监狱里头,也有办法能够安然无恙的出来,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们还会反咬我们一口。”

    王飞扬皱着眉头说道:“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并不是他们在警察那里反咬我们一口,想要反咬也很不容易。警察昨晚也看得相当详细了,基本上就可以认定是他们放火,而且还采取火箭这种非常恶劣的方式。”

    “所以按一般情况看,就算我们把那些家伙都打得很伤,甚至包括常胜都摔的半死,我们也算是正当防卫,最多就出一些医疗费赔偿费。”

    “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他们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常志远会利用他的关系,替常胜那些人开妥,把他们从警察局里保出来。这样,我们的梁子就结得更深,以后要防他们也防不胜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