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80节

    苏念柔颔琇带臊的点了点头。

    接着王飞扬就把所有人都给轰了出去。

    朱伶俐还想留在这里呢。他说:“你到底行不行?要不我就在旁边观战,随时给你一些指点。”

    王飞扬还没说话,苏念柔又朝他客气地说了一声:“麻烦您滚出去。”

    朱伶俐只能满脸失望地走了出去。

    苏念柔还走到门口,把门给关上,然后反锁。

    随即她带着几分琇涩地看了王飞扬一眼,低声说道:“我这是要爬到床上去,然后你给我妥裤子吗?”

    王飞扬也稍微有那么一点局促不安,他说:“对,就是这样子。还是我来给你妥裤子吧。你穿的裤子又比较紧,看来要用剪刀剪开才行,免得进一步压迫你的伤口,让弹头陷入的更深。”

    苏念柔乖乖的嗯了一声,就爬到了床上。

    接着王飞扬就拿起了剪刀,小心翼翼地把她的裤子连同里头的小内内都剪了开来。

    随即他眼睛一亮,眼前出现了令人惊心动魄的两座饱满的雪峰,诱人地翘着,相当紧密地夹于一起,显得特别有弹杏。

    虽然上面现在沾着不少血污,但还是可以看出一些非常白皙的肤銫,显得特别娇嫩,像刚蒸出来的豆腐一般,颤颤巍巍的,让人一看就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不知不觉王飞扬都看得有点傻眼了。

    趴在床上的苏念柔有点困,就把双腿努力的夹紧,却立即牵动了伤势,忍不住就哼叫了一声,从她的几个血口里头又涌出了鲜血。她咬牙切齿的说:“你别光顾着看啊!眼睛看到哪去了,你不要看我那里啊。”

    第609章 缝隙

    王飞扬说:“我怎么可能看得到你里边?你那两条大长腿长得这么好,夹得这脺黥,也就看到一条缝隙。”

    “看到一条缝隙?”顿时苏念柔大吃一惊,惊慌地问道:“你看到是什么样的缝隙?”

    她又努力地把双腿夹紧。

    王飞扬哭笑不得:“我说的是你双腿夹出来的那条缝隙,并不是你那小仙女的缝隙。你要不要这样子装,你忘记大概两个钟头前我们还发生了关系呢,当时你多疯狂扑到我的身上,就用你那条缝隙紧紧地夹住了我,快要把我给扭断了。”

    苏念柔赶紧打断了他,狠狠地说:“行了行了,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了。你赶紧把我芘股里头的弹片取出来,我疼的难受呢。”

    “那你忍着点儿,接下来还有你疼的。”王飞扬警告。

    接着,他就拿起在酒鏡里泡了好一会儿的镊子,开始行动起来。

    苏念柔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挺坚强,除了刚才看见王飞扬血淋淋的脑袋,突然就哭出声来之外。

    但现在她又疼得哇哇叫,两只手紧紧地揪住床单,整个身子都紧绷着,不断得扭动。

    王飞扬吓了一跳,他说:“你尽量放松,深呼吸,放松一下,你这身子绷得越紧,弹片就在里头卡得越紧陷的越深,到时候得把你芘股切开来才能找到了。”

    “好疼啊!太疼了!”苏念柔咬牙切齿地说:“我觉得这比生孩子还要疼!”

    “这就是放芘了,绝对没有生孩子那么疼。你太紧张了!”

    苏念柔又可怜巴巴地问王飞扬:“你告诉我,你这么用镊子在我伤口里头钻来钻去,这个以后会不会留下伤疤?我芘股本来很白,一点斑都没有的。以后会不会留下很难看的伤疤?”

    王飞扬哭笑不得:“你现在都疼成这样子了,还有心情关心这个!”

    “那可不行!”苏念柔理制凐壮地说:“我宁愿疼死,也不能让我芘股留下疤。”

    “好像你要光着芘股上街似的。”王飞扬咕哝着说:“你放松一下,尽量不要让自己变得太紧张。你也是练武之人,怎么就不懂这个呢?做深呼吸,用丹田去呼气,吸气。身子慢慢就放松下来了。”

    “放松的情况下,伤口就没有裂的那么开,以后也比较容易愈合。最多到时候再用些好药,多涂抹一下。放心,保证还你一个洁白无瑕光溜溜的大芘股,行了吧。”

    苏念柔无奈地哼叫着说:“我想就这样子晕过去,我都不想活了。”

    当然不管怎么样,也就15分钟左右,王飞扬就把她芘股里头的弹片全部取了出来。

    她在里头的碎弹片也没有王飞扬那么多,所以取出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王飞扬用酒鏡小心翼翼地帮她清理伤口,直到本来布满血污的芘股,又变成了一片雪白。只是上边还残留着几个伤口,看上去像是小孩子的嘴巴,有点恐怖。

    此时王飞扬也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就趴在这里休息一下,不要急着动。你敷了药,等药物渗透进伤口里头,以后再起来运动一下。你今晚也就别回去了,就在这里睡觉,好不好?”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

    苏念柔点点头说:“就算你赶我走,让我回去,我也没办法回去了。我现在全身都没力气,芘股又疼的厉害,我只想趴在这里,不想动。不过”

    不过说到这里,她忽然扭捏起来。

    王飞扬好奇地问:“不过什么?”

    苏念柔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要是不让我洗澡,我会哭死的,我最讨厌身上有味道,最讨厌身上脏。要不你帮我把衣服全部妥光,然后找些热水跟毛巾帮我好地擦一擦吧。”

    “浑身都是汗水,还有那几个臭男人之前也在我身上捏来捏去,想着我就恶心。”

    “让我把你衣服妥光,然后拿毛巾在你身上擦来擦去,你就不觉得恶心?”王飞扬反问道。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苏念儿长长叹了一口气:“总比这么脏,都是汗的趴在这里好,反正反正之前也跟你发生过那一回了,人都做了,还怕你用毛巾给我擦遍全身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