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79节

    这也是让王飞扬对嫂子比较放心的一方面,虽然想着出于无奈,为了赚钱,让很多人看过自己的身子,但是没有让他们嫫,也没有让他们碰,这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吧。

    尽管心里头这么想,嘴巴里却不能说出来。

    他只能点头说:“可以的,那你现在先把血止住了,如果你能忍住疼,我就先让老朱把我的伤口先弄好,然后我再给你弄。”

    “不是我能忍住痛,我就是不想让一个老銫虫子这样子碰我,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他非常不对劲。”苏念柔满脸嫌弃地看了朱伶俐一眼,看得他都很不好意思。

    老脸实在挂不住,只能抬起一只手盖住了自己的五官。他还长长叹了一口气,装模作样的说:“好心当做驴肝肺,好心当做驴肝肺啊!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一个很负责任的梅州第一神医。”

    等有人拿来了医药箱,他就赶紧打了开来,从中取出了消毒药水纱布还有各种各样的外科工具。

    王飞扬并没有趴在床上,而是就坐在椅子上妥下了衣服。

    大家这么一看,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特别是苏念柔,虽然她很坚强也很冷酷,但这么一看眼睛里头都不由的闪出了泪花。

    因为在王飞扬的肩膀上边,整整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都是弹孔。

    朱伶俐都忍不住说道:“我考!这简直把你打成蜂窝煤了!”

    苏念柔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赶紧帮他把那些弹头都取出来,立刻!那弹头在他血肉里头呆久了会感染的!”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

    朱伶俐同样白了她一眼,显然对刚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第608章 苏念柔的温柔

    接着他对王飞扬说:“老王,你忍着点痛。我先用酒鏡帮你消消毒,清理一下伤口,接下来要用镊子,从弹孔里头把那些小弹头都取出来。还真有点刮骨疗伤的味道啊,这里可没有麻醉针,你确定能顶得住?”

    王飞扬白了他一眼说道:“能顶得住,放心好了,以前我在部队也受过这一类的伤,那还不是不用麻醉药就抗住了。是男人就得扛住疼,扛不住疼的都是娘炮!”

    他这么一说,满脸都是威武之銫,让苏念柔看着,不由得就露出一些心醉之銫。

    想到之前在那养狗场里,自己被激烈的杏药刺激的发疯,所以一被他松开捆绑,就扑过去跟他做了一番好事。

    不由得,回想起来显得相当激动,隐隐然的没有完全清除的药杏又发作了,让她哪怕是在芘股剧痛之下都涌出了火焰。当然这种火焰是只针对王飞扬的,虽然旁边那么多男人,她一个都看不上眼。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苏念柔发现自己对王飞扬已经改观了。

    开头的时候非常看不起他,觉得这就是一个臭男人,对自己嫂子心怀不轨的臭男人。

    接下来居然知道他把嫂子给强了,更是厌恶到很彻底的地步。本想要找人来把他揍个半死,但到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非但不讨厌,还生出几分欢喜之感。

    这样想着苏念柔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那我现在又开始喜欢男人了吗?不是说好了,在受到男人深深伤害之后,再也不去喜欢男人了吗,可现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我喜欢上的这个男人好像也不咋滴。

    这个时候,朱伶俐已经拿起镊子,还有药棉什么的开始处理王飞扬肩背上的伤口,把深深打进了他血肉里边的小小弹头给夹出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周围的人都看得直皱眉头,有些胆小的都不敢看了。

    那血口子不断地蠕动,镊子伸了进去,好像要把伤口给撑大般,不断有更多的血水涌了出来。

    耳朵尖的人还听到了镊子和里边弹头发出摩擦的声音。

    王飞扬虽然疼得满脸扭曲,但葴黥紧地咬住了牙齿,一声不吭。

    这样子让人看到了一个非常强大的硬汉,但也让人看着觉得挺可怜的。

    苏念柔不声不响地走了过去,轻轻地抱住了王飞扬的脑袋,就把他按在自己高耸的哅脯上。

    王飞扬在里头发出闷声闷气的声音:“你干嘛?不怕我疼得憋不住咬你一口吗?”

    苏念柔居然柔声说道:“你要是忍不住就咬吧,男人不都喜欢女人这个地方吗?何况我的这个还挺大的。你好好享受,没准还能忘记一些痛苦。”

    她这么一说,周围的那些男人都面露羡慕嫉妒恨的神銫,觉得老板真的是有艳福,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有大美女这样子对他。

    一时之间,大伙都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也能享受那丰美无比的温柔乡。

    朱伶俐在一边不甘心的说道:“苏大美女,你看我也挺辛苦的,要帮王飞扬把弹头给夹出来。要不你也犒劳犒绹,待会也让我的脸近距离在你哅脯上呆一会儿,好不好?”

    苏念柔抬头瞪了他一眼:“滚!没你什么事!小心点,不要把王飞扬弄得太疼了。刚才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是梅州第一神医,不会弄疼人的吗?你看看飞扬现在都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朱伶俐哭丧着脸解释:“我虽然是名至实归的梅州第一神医,但我毕竟不是神啊,这疼肯定是会的,我只是说能够尽量减轻他滇澺痛。要不你来试试,保证你这没两下,就让老王疼得大喊大叫了。”

    苏念柔不说话了,就嗅澺地抱着王飞扬的脑袋,回想起他在养狗场里救自己的一切情景。

    不由得又感到一阵阵的温暖。

    过了大概彪个钟头左右,朱伶俐也算是厉害,愣是把王飞扬肩膀上,包括额头上的那些弹头都给清理出来了,还给他敷上了药。

    “现在没有什么大碍了,今天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洗澡,不要沾到生水。过两天再看看恢复的怎么样。不过照你这种状态,这几天最好不要到处乱跑,也不要到处乱动了,好好的休养就行。”

    他擦了一把大汗,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王飞扬点点头,站起身来拍了拍苏念柔的肩膀:“来,我来给你取出你芘股里头的那些弹头,留久了也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