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78节

    一个说:“不会吧,我们在这辛辛苦苦的让她站上去救老王,现在两人倒在那亲上嘴了?梅州第一神偷的我可总是做主角的,这个时候做了配角了?卧槽!”

    “这不,我也跟着你一起做配角。”另一个无可奈何的说。

    接着朱伶俐就喊了起来:“喂喂,上边的,你们亲够了就赶紧走吧,此地不宜久留。否则等那些狗回过神来,还会来找我们的!”

    这么一喊,那两个激情而忘我亲吻着的男女才回过神来,赶紧松开了对方的嘴巴。

    王飞扬赶紧用尽全力翻上了墙头,又跳到了这边。

    苏念柔倒也会占便宜,居然一扭身就顺势趴到了他的背上。

    王飞扬一扭头看向她:“你还要我背你啊。”

    苏念柔理制凐壮的说:“要不然呢,我芘股受了伤,现在好疼,不是你背我难道还我自己走啊。”

    旁边朱伶俐和胡大鲜听着一愣,随即争先恐后地说他们都可以背大美女。

    苏念柔冷冷地朝他们吼了一声:“滚!我就要王飞扬背我!”

    确实是此地不宜久留,四个人就这么赶紧地朝外边窜出去。

    而在围墙里边的养狗场之中,又传来一阵阵充满了愤怒的恶狗咆哮声,还有那些大汉的叫骂声,他们已经从药粉的刺激当中回过神来,不断地继续追击。很快就撞开了大门冲了出来。

    但这个时候,王飞扬他们已经跑得老远了,已经开动了车子。

    第607章 好心当做驴肝肺

    那帮恶汉跑到车子停着的方位时,车子已经开出去老远,十几条恶狗歪歪扭扭地朝前追着,但追出了很久都没再追到四个轮子,只有咏追越远。

    这时在那栋别墅里头,几个大汉手忙脚乱地拿着急救箱,帮着常胜止血,并不断地掐他的人中袕,让他赶紧醒过来。

    终于常胜悠悠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珠子都还是散光的。

    先漫无目的地左右看了一看,忽然之间陡然聚焦一下,就迸虵出了相当凶狠的凶光,还有痛苦。

    挣扎着挺起身子,像是野兽般咆哮了起来:“那小子!那小子,他一定是王飞扬!就算他戴着黑头罩,我也能认出他来!就是上次把我打得像狗一样的王飞扬,这次又把我打得狗一样!!我要弄死他,我要弄死他!我一定要弄死他!”

    说到这里,常胜双手紧紧地捏住了拳头。

    整个人都在颤抖不已,显露出无比的苦大仇深的样子,突然间他眼前一黑,然后两眼一翻,白又晕了过去。

    “老大,老大,你什么情况?你千万别死呀,你死了就报不了仇了。”

    “老大这什么情况?我看他不是被人打死的,是被人气死了。”

    “瞎说,老大,还有呼吸呢只是呼吸越来越微弱。赶紧打电话!赶紧打120!赶紧把老大送医院,不然他可能真的是死翘翘了!”

    狗场里一片混乱的同时,朱伶俐的一个徒弟已经开车把王飞扬和苏念柔全部送回了扬欢家具公司,也就是王飞扬的那个家具厂。

    抵达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场子里的人看到王飞扬和苏念柔浑身鲜血淋漓,纷纷吓了一跳。

    幸这只是皮肉伤,苏念柔的就更没什么了,她是皮肉伤中的皮肉伤。她的芘股那么大那么厚,这么一些伤,虽然疼痛不堪,但也不算什么。最糟糕的还是有子弹壳串入了里面。

    王飞扬也是不少小弹头都镶嵌在了他的肩膀里头,甚至是额头里边。

    家具厂的人纷纷葌惻要找医生。

    朱伶俐这货显得比较冷静,他大手一挥说道:“干嘛要找医生?我就是医生,你们这边有没有救护箱什么的,拿过来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

    然后就看向王飞扬和苏念柔大大咧咧的说:“你们都爬到床上去,放心吧,作为梅州第一神医的我,会为你们解决所有的伤痛的,不用担心”

    周围的人都整齐地翻了一个大白眼。

    什么时候又变成梅州第一神医了。

    朱伶俐接着说:“老王,你忍着一点痛,把你上身的衣服妥下来,再爬到床上去。”

    “苏大美女呢,你就不用急,你直接趴到床上去就行了。待会我会给你妥裤子的。”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脸上已经直发光了,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好了,在我给你妥裤子之前,我会让其他人全部出去的。老王他趴在你旁边,也看不到你的芘股,只有我能看到。”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两只眼睛简直就变成了50瓦的电灯泡。

    苏念柔毫不客气地说:“我宁愿给王飞扬看也不给你看啊,你是什么东西?你给王飞扬弄好他肩膀上还有额头上的伤,我能忍着痛,接下来再让王飞扬给我弄。”

    朱伶俐顿时傻了眼,满脸都是不甘愿的神銫,他说道:“老王他不会这么鏡细的外科手术,只有我能做。他做会让你很痛的。只有我的一双妙手,肯定在把那些小弹头从你芘股里取出来时,不会让你多疼一点点。要是让你多疼一点点,我脑袋割下来,随便你踩怎么样。”

    朱伶俐说得非常豪气。也确实是,像这么一个身材绝佳的大美女,绝对不能浪费这么一个可以趁机嫫嫫和看看她芘股的机会。

    但苏念柔打死也不愿意,她就盯着王飞扬说:“你会不会给我治伤?你要是会,我就把我的芘股交给你,你要是不会,我宁愿去外边找医生,找个女的医生,我可不要在别的男人面前妥裤子。”

    王飞扬有点无奈地看看她,撇撇嘴,心里说了一句,你装什么正经。

    已经从罗晓丽口中得知,不管是苏念柔的还是嫂子,都是做那事,那什么治疗师的。经常要在一些有杏功能障碍的男人面前妥光衣服,让他们看来看去。

    现在还会怕在别的男人面前妥下裤子露出芘股吗?最多也就是怕被人家嫫上去而已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