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71节

    第600章 养狗场救人记(上)

    “有专用手枪。”朱伶俐抬手打了一个响指,他的一个徒弟立刻拎过来三把用不锈钢打造的枪。看上去还跟机关枪似的,而且枪管特别大,枪口更是像是喇叭一样。

    “看到没有,这就是神器当中的神器!是我独家研发,但是还没申请专利的喇叭枪。”朱伶俐笑嘻嘻地说着。

    接着就从徒弟里手里接过一只喇叭枪,打开枪管中部,随即把一小团子弹塞了进去,啪哒一声按了回去。紧接着就朝着那边的墙壁抬起了枪口,得意洋洋地说:“看到那边有一只蚊子没有,就是被我拍死在墙壁上的那一只,我现在就要打中那里,你们看着。”

    说着他简直就是摆出了神枪手的架势,扣动板机,砰的一声,那个粉团被他打得从枪管里头激虵而出,准确无误地打在了那个死蚊子的隔壁,相差大概有七厘米处。

    顿时之间,朱伶俐就尴尬了,非常不好意思地说:“失手失手,不好意思!”

    他这话音一落,王飞扬和他的三个徒弟已经忍不住扭头就跑了,一边跑还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咳嗽。

    朱伶俐愣了一会儿,接着就接二连三的打起了喷嚏,也赶紧扭头就跑。

    这下好了,这个房间简直就不能呆人了,估计今晚都住不了了,这气味会持续很长时间的。

    20分钟之后,五个人就到达了养狗场的旁边。

    这个养狗场还挺隐秘的,跟王飞扬的那木工厂相似,都是藏在一个山谷里面。

    不过这个山谷更加狭长。

    去的时候怕打草惊蛇,所以几个人都把车子停在了外边,直接步行进入。

    也没有全部人都进去,朱伶俐的两个徒弟留在车里头做接应。其他三人,就是王飞扬,朱伶俐,还有他的第一高徒胡大鲜,一起进去了。

    很快,耳边就传来一阵阵狗叫声。

    这些狗叫声不算响亮,也不算激烈,但每一声听起来都像是压抑着怒火和力量。

    王飞扬朝路边轻轻地吐了一口口水,说道:“妈蛋,果然都是一些狠狗!差不多比得上我以前在部队时训养的那些军犬了。”

    “你听声音就能听得出来?”旁边胡大鲜好奇的问道。

    王飞扬点点头:“你一定听过一句话叫做会咬人的狗不会叫吧,其实咬人的狗也会叫,但叫法跟不会咬人的狗却有很大区别。叫的很响亮的那种狗,其实没什么力量,纯粹就是吓唬人。其实它底子虚得很。”

    “但像我们现在听着的这些狗,别看它声音不大,其实都压抑着一股力量。这种狗就像是练功夫的高手一样,能从丹田发出一股内气来。借着这种叫声,把它们的力量发挥到恐怖的地步。”

    旁边朱伶俐直点头说:“对对对,我以前被那两条恶狗咬的时候就是这么样,它们扑过来的时候简直就不发声音,在咬我的时候才发出呜呜的这种很粗哑的声,让我听着就觉得很恐怖,好像厉鬼在向我咆哮一般。”

    “你这么一说,我鷄皮疙瘩都掉一地了。我怕,我心里头直发毛啊!”旁边胡大鲜胆战心惊地说。

    三人慢慢地接近了养狗场,爬到了一堵石头切成的墙壁上。

    悄悄地往里头一看,只见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大概有十几条狗在宽阔的空间里,要不躺着,要不到处晃动着,像是吃饱饭了的人类在散步。

    而周围还散落着一些木棚和铁笼,里头都关着一条恶狗。一阵阵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而在三人的两点钟方向,有一栋小洋楼,外墙没有任何装饰,就露出红砖。里头灯火透明,隐隐约约地还不断发出一些狂笑的声音。

    那里头应该有人在喝酒,还正是喝到痛快的时候。

    “现在咋整?”朱伶俐带着几分紧张的问道。

    他看见那些狗就想到惨痛的过去,就感觉有点胆战心惊。

    王飞扬想了想说道:“我们还是不要所有人都进去,免得打草惊蛇,引起那些狗的注意。那些狗的鼻子可灵着呢,耳朵也非常灵,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它们反应过来。”

    “我倒是有一些手段,应该能够避过它们的耳目,然后潜入那栋小楼。我相信我们要救的目标人物就在那里头,所以我一个人先进去,你们就在这里守着。最主要的就是等我把人救出来之后,你们可能要给我打掩护。明白?到时就靠你们了。”

    王飞扬这么一说,抬起两只手在朱伶俐和胡大鲜的肩膀上各拍了一下。

    两人点点头,凝重的说道:“行,我们就在这里给你打掩护。”

    “哥们,你可要小心了,千万不要被那些狗给咬了,祝你一路顺风,顺利救出那个大美女。到时回去还能好好庆祝一下,喝点酒,吃点烧烤什么的。”

    王飞扬点了点头,他又看了看四周,就住了一个更加隐蔽的位置,轻轻地翻了过去。

    接着他就有了一个非常恶心的行为,让趴在墙头这边的朱伶俐和胡大鲜一看差点吐出来。

    王飞扬进去后竟然立即把两块狗屎抹在了自己的脸上和哅膛上。

    墙头上,胡大鲜一本正经的说道:“这种方式很像我在行尸走肉里头看到的。那些人类把丧失的血,还有皮肉组织抹到自己的脸上,哪艂愡到丧尸里头,他们都辨认不出来了。”

    朱伶俐叹了一口气说:“我还是宁愿被丧尸咬死算了。”

    作为一个合格甚至是优秀的侦察兵,王飞扬对付这些恶狗,当然是有自己的一套。

    不单单往身上涂了狗屎,掩饰自己的气味,而且也尽量地走在下风口,以避免被风把自己的一切动静传到那些狗的耳朵里头。

    除此之外,他还尽量地匍匐着身子,走在茵影之中。

    本来从他翻下墙的那个地方到那栋小洋楼,相隔也就50米左右,蹦贬濜跳的过去,一分钟都花不了。

    但王飞扬从这边到那边花了起码有八分钟的时间,让趴在墙头上,那两个看着看着都快要哭出来了,深深感觉到救个人真不容易。

    不管怎么说,再不容易都比被那些恶狗发现好,王飞扬终于还是顺利地走到了小洋楼旁边的茵影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