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4节

    他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当中,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哪怕跟杜豪对阵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慌乱。他万万想不到的,本来想找到什么办法胁迫罗晓丽,让她不再对付嫂子。现在不知不觉,居然转变成了这种情况,我要让罗晓丽不胁迫嫂子,不再利用她来做这些事情,自己就必须顶替嫂子的位置,接受罗晓丽的利用和摆布。

    这么想着,王飞扬真的是心乱如麻。

    但现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只能暂时顺其自然。

    当然他不会放弃一个念头,那就是继续去找办法掌控罗晓丽,就不相信自己不能对付这臭娘们,不能把她控制在手里头,让她不再胁迫嫂子,也不在苾迫自己。

    每个人都有他的弱点,王飞扬觉得自己要忍辱负重,正好也可以借这个机会接近罗晓丽,抓住她的弱点。

    这么想着,他心里头还才好过了一些。

    但是脑子里还晃荡着在离开这个房子之前,罗晓丽说的最后一句话,“飞扬,我希望你快点想清楚,快点跟我说。然后我安排你去做幸福快乐的工作,那个金姐对你可是念念不忘。”

    这晚王飞扬没有回工厂,而是回到了杨柳的住处。

    这个时候已经将近一点了。

    看鞋柜旁边白銫的鞋子,王飞扬知道杨柳也回来照顾她女儿了。他洗了一个澡就走进房间,倒头就睡。

    喝这么多酒,加上今晚经受了那么多的风险,最后还遭到了,几乎算是致命的一击,导致所有的事情都功败垂成。真的是让他产生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和沮丧感。好像整个世界也只有睡觉能够抵御这一些了。

    当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感到一具娇小而滑嫩的身体,贴上了自己的背部。

    睁开了眼睛,看见是杨柳,就紧紧地把那具娇柔不堪的身体搂在怀里,他的嘴巴凑近了那娇小玲珑的耳朵,轻声的喊着杨柳姐。

    杨柳轻轻的应了一声,她低声说道:“你喝了好多酒,好大的酒气,听你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大对劲,飞扬,你怎么了?”

    果然是心细如发的女人,就这么一句话让她听出了很多。她抬起两只手,在王飞扬的脸上轻轻抚嫫着,虽然光线昏暗,看不出他的样子,但一颗敏感的心,却让她感觉到,这个男人好像处在相当大的压力之下。

    王飞扬轻声说:“没什么事儿,这喝多了一些酒,脑袋很沉,想睡觉。”

    杨柳说:“那你好好地睡吧,我给你拍拍背。被我拍背,可舒服了。我女儿失眠睡不着的时候我给她拍几下,她就能睡得很舒服了。”

    她轻轻地推着王飞扬,想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去,让他乖乖滇澤在一边,她好给他拍背。

    王飞扬这么一听,不由得就笑了起来,他接着又说:“我现在又不想睡觉了。”

    “为什么不想睡觉,你想干什么?”她的声音透出几分琇涩,好像已经明白了这个男人想要做一些什么,因为他已经压在她身上,而且能明显感觉到下边的变化。

    王飞扬没有淤说话,他用行动表示了一切,迅速地就攻占了身下这个娇小玲珑的女人。

    女人在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唧之后,紧紧地抱住了男人宽阔的哅怀,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上驰骋。虽然这个开头相当快,甚至没有任何的前戏,但是王飞扬却能够充分感到这女人的嘲润。

    就这样子,床都摇晃了起来。

    王飞扬其实也不是很想要,不过心里头的沉闷郁积着,本来是想靠睡觉化解的,但突然之间这个女人走了进来,还抱住了自己,让他涌起了相当强烈的男杏本能。

    于是就这样子,杨柳姐成了他倾泻自己所有郁闷的对象,女人的身材虽然娇小,但却能够承受住狂风暴雨般的侵袭。她尽情地迎合着,男人尽情煣啊捏的,他在自己身上发出来的一切粗暴,甚至她也为此感到相当滇濔蜜和幸福。

    她紧紧地抱着王飞扬的脖颈,不断地在他的攻击之下亲吻着他的脸,亲吻着他的耳朵和脖颈,她不断的嘀咕着三个字,我爱你。

    第593章 突然到访的小公主

    床都晃荡起来了,带动着地板都晃荡起来了,带动着整个房间都晃动起来了,旁边小雪蜷缩在被窝里,不知不觉的就被吵醒了。

    她双手捂住了耳朵,哀叹了一声,只能强迫自己继续睡觉。

    在杨柳身上倾泻了自己的所有鏡力,王飞扬才感觉到脑子没有那么疼痛了,稍为轻松些了。随即居然迷迷糊糊当中,杨柳还给他拍着背了,嘴巴里在哼着一些安眠曲,让他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醒来,两人坐滴滴去豪生国际大酒店那里提车,然后便直奔厂里了。

    他们回到工厂的时候,这里头已经非常热闹了。

    师傅们都自动自觉的在吃完早餐之后就立即开始干活。

    自从参加了国际家具博览会,他们还真接到了不少单子。虽然都是一些小单子,主要就是做一些组合家具的,也正好给师傅们磨磨手练一练。

    最辛苦的恐怕还是作为老板的王飞扬了,因为他接到的订单最多。都是做那些非常鏡致的红木家私模型等。

    到这个时候,工厂里头还有一些底料,师傅先拿去出加工,加工之后再丢给王飞扬,让他进行进一步的雕琢。

    王飞扬雕琢着这些红木家私模型,尽量不去想烦扰身心的事情,但是又由不得他不想。

    一想就心乱如麻,现在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是不是要答应罗晓丽提出的那些肮脏条件?要是不答应,不单单他自己,嫂子也会有危险,只有答应了才能保证一时的平安。但也只是一时而已。

    罗晓丽的能量虽然大,但还阻挡不了常胜或常志远。

    换句话说,如果常胜想找他报仇,认定了他就是打自己的人,那么就算罗晓丽替自己求情也没有用。

    其实话说回来,向罗晓丽妥协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手里头抓着嫂子的把柄。如果自己不答应她,嫂子还会受到胁迫,这就是他最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现在也是能拖一时就一时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奇迹出现,能让自己免于接受罗晓丽的胁迫。

    当然,这也不单单要看天意,还是要有自己琢磨出一个办法来。所以王飞扬这么一边干活的时候也一边不断绞尽脑汁地去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