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0节

    记得朱伶俐好像说过,他手里头有一个类似于平板的东西,这个东西里头有一个软件,通过对相关硬件的控制,能迅速解析出任何密码锁里头的密码,并将其打开。顺利的话三四分钟就可以搞定。

    所以这个时候王飞扬特想打一个电话,把朱伶俐叫来,让他来开这个锁。

    要不干脆就把保险柜给搬出来,就这么搬走也是不错的主意,反正已经肯定保险柜里头肯定有什么,对于罗晓丽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要不然她也不至于把这玩意儿藏得那么深。只要能得到可以控制她的证据,撕破脸皮又如何?

    所以就在王飞扬搞出了一身大汗,还是没有办法把密码箱打开的情况之下,他开始琢磨着能用什么办法把它给挖出来,然后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

    到时候都不用找朱伶俐来开密码锁了,直接在工厂里拿个电锯把它给锯开。

    就在王飞扬换了一种计划,想要把保险柜给挖出来的时候,忽然间面前出现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一只白花花的脚丫子。这脚丫子,当然就是从床上滑下来的,当然也就是罗晓丽的脚丫子。

    王飞扬吓了一跳,赶紧抬头看去,看见罗晓丽还半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趴着,刚才就是翻了一个身。

    这才松了一口气,捏着她的小脚丫,小心翼翼地想要把她的脚放回床上去。

    不过罗晓丽的脚丫子还挺倔强的,楞是摆在那里,只要王飞扬一动,它就用力伸直。王飞扬也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它悬在床边。反正也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妨碍,只要那娘们没有醒就好。

    就在王飞扬继续一心一意干活的时候,忽然看到悬在这旁边的脚丫子最大的脚趾头动了一下,他还以为这是正常现象。

    奇怪的就是,紧接着,它又动了一下,然后又动了第三下第四下。

    这下王飞扬就感到心冷了半截,他再次抬头一看。

    没冷的那另外半截好像也冷了下来。

    因为,罗晓丽居然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诡异的神情,笑眯眯地看着王飞扬。

    此时她好像一点酒意都没有了,完全清醒了。

    但王飞扬非常清楚,她肯定不是现在才清醒过来的,而是早就这样子,刚才也很有可能是装醉。

    她是发现了他的猫腻,想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王飞扬呼出了一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

    同时,罗晓丽也挺起了身子,坐在了床上。

    她朝着王飞扬看了一看,眼睛里头带着嘲弄之意,淡淡的说:“小王,我早就料到你不简单,觉得你应该是另有图谋,果不其然我这一装醉你就原形毕露了。”

    王飞扬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此时他看上去异常冷静,还从旁边拖过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

    他说道:“你这醉装得挺不错的,把我都瞒过去了。看来在装醉这方面你还是挺有经验的,不过我相信你并不是一开头就发现我有什么图谋,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第588章 反遭威胁(上)

    罗晓丽笑了笑,说道:“最开头我确实没有发现你有什么图谋,我就觉得你真的是很想知道你嫂子的下落。而我手头上也确实是有点线索,所以,只要你愿意帮我办点事情,跟我做个朋友,我倒是愿意把你嫂子的下落告诉你。至少是把我掌握的线索告诉你。”

    “至于什么时候发现的,当然还是今晚吃饭的时候。我真的是想不到啊,原来你早就没有于皇朝家私城做了,而是自己开了一间家具公司。而我干哥哥常志远居然知道这件事情,并且他还怀疑你破坏了他的一桩大生意。”

    “虽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但能让他怀疑上的,估计无风不起浪了。还有就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晓丽稍微一顿眼,眼神变得更加茵沉。

    她一字一顿的接着往下说:“其实我这两年来一直有点奇怪,就是你嫂子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地赚钱去给她老公治病。她老公也渐渐变成一个傻子了,呆在鏡神病院里头,这种病非常难好,而且要给她治,简直就是无底洞。”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你嫂子还这么执着地要给你哥哥治病,这是非常难得,但其中也肯定有什么。我问过你嫂子,你嫂子不说。不关我的事,我也不去问。想不到她老公也就是你哥哥,居然就是被常胜给打伤的。”

    “两年来,他对你嫂子居然还念念不忘。知道她在我手下干活,还向我打听她。他也没跟我说,你们之间有过这么一件陈年往事。到之前喝酒的时候,我无意当中说出了你是梁甜芬的小叔子才引起了他那么大的反应。”

    “他前两天可真的是被人打的够惨呀,芘股被人捅伤了,脑袋被人打爆了。要不是他命大,以前还在少林武校里头练过铁头功什么的,估嫫着这也照样被打成傻子了。”

    “他都还奇怪,为什么打他那个人喜欢敲他的脑袋,用拳头打了还不算,还要拿起烟灰缸狠狠的砸,简直就是把他往死里砸。今晚他就有点明白了,如果是你干的话,那么这就很好解释,你是要替你哥哥报仇。”

    说到这里,罗晓丽满脸都是茵森之銫。

    她居然还走下了床,自己去倒了一杯水,咕咕噜噜的就这么喝下去了。

    一抹嘴巴扭头看向满脸漠然的王飞扬,又冷冷一笑,说道:“我搞不清楚的就是,为什么你到了现在才替你哥哥报仇,才毖他打成那样子?那你之前一直都不知道他的存在?本来这些也不关我的事,我也不想去多问。”

    “我想要警告你的就是,王飞扬,你现在确实是闯下弥天大祸了。现在常胜已经严重怀疑就是你打了他,因为你确实有这样子的动机,而且打他那个人虽然带着鬼面罩,但身材也跟你很像,他完全看得出来。”

    “现在他随时随地都可能对你展开血腥报复,宁可杀错他都不会放过。另外一方面,更糟糕的就是,常志远在五华县的那个赌场如果是你报警去捣毁,那么说你会被报复的死无葬身之地都不会过分。”

    “得罪了一个常胜,你已经够倒霉了,再得罪一个更厉害的常志远,你想想你在梅州这地方还能混下去吗?”

    王飞扬淡淡的说:“原来刚才喝酒的时候常胜已经把这些事情都跟你说了。”

    罗晓丽冷冷一笑:“那么你现在是承认,就是你带着鬼面具,在接近半夜的时候溜到他店里,把他给痛揍了一顿?你也承认是你破坏了常志远的赌场了?”

    王飞扬不置可否,默然不语。

    “现在你居然还在我这里整蛊作怪,想翻找什么东西。快吃完饭时,我对你多长了一个心眼,克制着不让自己醉掉,我还偷偷地喝了解酒药。偶然发现了你的猫腻,那么我现在几乎可以断定”

    罗晓丽抬起一只手,用力的指着王飞扬,更加用力的说道:“几乎可以断定你接近我,并不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你嫂子的下落,没准你已经知道她的下落了,甚至知道她住在哪里?但是为什么你还要罍饔近我?那只有一个可能”

    说到这里,罗晓丽不断点着王飞扬的那根手指竖了起来,随即她的声音也越说越有力,越说越茵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