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57节

    说到这里,常志远再一次在王飞扬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而且还拍得特别用力。

    王飞扬一个趔趄,都差点摔倒了,同时之间脸上像多了几条黑线。

    他已经很明白,常志远确实是怀疑五华县的那件事情跟他有关,所以这是在进行威胁和警告。

    他说出来的这番话,让周围的人都听出了几分不对劲。

    罗晓丽奇怪的问:“志远哥,你跟小王是早就认识吗?怎么感觉你们之间好像有些”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常志远陡然抬起一只手制止她说下去。

    他茵森森地看着王飞扬说道:“我跟小王其实也不算认识,不过他做生意以后,我听过他的名气,知道他做的挺好的,所以对他心里头一直很赏识。”

    “小王啊,我还想去找你,跟你好好吃顿饭,交流一下人生什么的。真好,这次晓丽居然把你叫来了,也真的算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来,说了这么久还没跟你喝酒,干了这杯。”

    他微微抬起手里一直拿着的那只酒杯,主动地朝王飞扬的杯子上碰了一下,然后仰脖子一干而尽。再次朝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扭身就走了。

    两人这有些奇异的行为,让周围的人都看得有些面面相觑。哪怕是十几岁大的孩子,都能从常志远的话里头闻出几分火药味。

    几个富婆也是有点茫然。那几个肌肉小白脸则幸灾乐祸,他们也当然知道常志远是何许人,如果得罪了这个黑道大咖,那么不管是谁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

    这个时候罗晓丽打起了圆场,却不经意间把王飞扬进一步推到危险的境地。

    她咯咯笑着说道:“想不到今晚这么巧,我的干哥哥,志远哥居然跟小王认识。不过话说回来,常胜啊,其实小王跟你也有一点关系。”

    常胜这么一听就呆住了,指着他那歪到一边的鼻子,嘶哑着声音问:“怎么着,我跟这小子也有关系,有什么关系啊?我可没有捡肥皂的爱好啊,你可别扯上这关系,我不认账的。”

    而王飞扬这么一听,心中一沉,他已经知道罗晓丽想要说什么,但又不方便开口阻止。

    接着罗晓丽就笑眯眯的说:“就是梁甜芬呀,以前她不是你手下的员工吗?你跟我说的,你前阵子还知道她在我们家政公司工作,找到了我,想要问问她现在的情况呢。”

    “哦?这又怎么样?”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常胜的脸銫就有点不对劲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罗晓丽还没看出他不对劲的脸銫,就指了指王飞扬笑得更是风生水起了:“那么我现在来为你隆重地介绍一下咱们这位小王同志,他就是梁甜芬,也是你以前那员工的小叔子。”

    一时间,常胜脸銫大变,忽的一下居然站了起来,触动了他芘股上的伤,疼得哎哟一声,又扶着椅子坐了回去。

    但这个时候他那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已经充满了诡异之銫,甚至带着几分凶狠和戾气,死死地盯着王飞扬。

    随后他抬起了一只手,定定地走了过去,他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是梁甜芬的小叔子?那么你就是王飞腾的弟弟了?这两兄弟名字听起来还真的很接近,一听就知道是兄弟,一个王飞腾一个王飞扬,那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罗晓丽这么一听,心里头就有点发愣了。她甚至有点不知所措。

    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585章 常胜的怀疑

    刚才是做堂哥的跑过来给王飞扬敬酒,突然说出了他已经不在皇朝家私城打工,而是自己开了家具公司的事。最后那言语间还透出了浓浓的威胁味啊,显得相当不友善。而现在,常胜听到了自己说的这些话,对王飞扬也骤然充满了火药味儿。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单单罗晓丽发呆了,其她几个富婆也照样。

    这个时候,王飞扬玩弄着手中喝光了酒的一只杯子,带着几分清淡的说道:“哦,我想起来了,还真是巧啊,原来你就是我嫂子以前的老板。”

    “那么你就是知道以前发生的事情咯?”常胜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王飞扬抬起脸,两只眼睛显得相当深邃的,不带着一丝畏惧的跟常胜对视。

    他点点头说道:“对,以前的事情我确实是很清楚。不过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咱们就不要提不高兴的事情了,就算要提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提。今晚咱们一起喝酒就是朋友对吧,来,常胜哥,我敬你一杯,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说着王飞扬忽的站了起来,拿起旁边的酒壶就哗啦啦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隔着一张桌子朝常胜举了起来,稍微示意,也不等他做出任何回应,就一仰脖子,咕嘟咕嘟的把一整杯白酒都给喝了进去。

    他这个架势让周围的人看得都有点发冷,甚至包括常志远。

    而常胜两只血红的眼睛则已经充满了凶光,如同恶兽一般死死地盯着王飞扬。

    这一刻就算他再笨都好,都能够联想起一些什么。他从王飞扬那淡定的神情以及一番话语里头也听出了一种别样的颔义,什脺餍做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老子被打得这么伤,你居然跟我说这样子的话!!

    这是多么大的嘲讽啊。常胜甚至想到了,会不会就是这小子打自己?

    其实现在已经有很多线索可以指向他了。基本上就是这小子!

    绝对有这个动机,他哥哥被打成了残废,他嫂子也遭到了相当不幸的命运。他自然有理由要报仇。而且他的身手这么好,正好在自己被打之前,他又出现在店里头好像是在踩点。这身形也相当相似。

    所以此时此刻,常胜牢牢地盯着王飞扬,努力地想从他眼神里头挖出什么来。

    忽然间他茵森森一笑,点点头说道:“好好,小王,你果然不是一般人,让我真是越看越欣赏,我受了这么大的伤,被人打成这样,我就不方便站起来跟你喝酒了。就这么招吧。”说着他以坐着的姿势举起了一杯酒,朝着王飞扬一敬,也咕嘟咕嘟的灌进了嘴里头。

    但接下来他并没有把酒杯放回桌子上,而是高高抬起手,用力地朝着地板上狠狠一砸。啪的一声,酒杯顿时在地板上被砸的粉碎,这么响亮而清脆的声音,吓得周围的所有人都有点儿胆战心惊。

    特别是那几个女的,脸都有点发白了,不知道常胜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

    接着常胜就咬牙切齿地说道:“前几天晚上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两个兔崽子冲到了我公司里,把我打的这么伤,把我打到半死,我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都没有缓过气来。要不是今晚在医院里快要闷出鸟来了,我也不会来这跟大家一起喝酒。”

    “想不到遇到了你!王飞扬!遇到了王飞腾的弟弟,遇到了梁甜芬的小叔子,真的是很有拥分啊!”

    常胜越说越凶狠,忽然之间话锋一转,又转到了开头说的那件事儿。

    他指了指自己缠着弊纱布的脑袋,以更加凶狠的语气说道:“我现在正在全梅州刮!看看到底是谁打了我,如果让我知道了这个人是谁,在哪里?那么我绝对不会放过他,我已经准备好了足够多的人手,把他给捉住之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