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26节

    他皱起眉头的原因,是因为申月苓的这一拍,隐隐触动了他的心,毕竟以前跟这个女人多多少少也算有点暧昧。

    他镇定心神,微笑说道:“虽然我的家具公司只开了一个詡愺右,不过我相信,我有这个实力可以竞争这个单子。所以请申经理放心好了,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也有可能死在你手上,但也有可能死在我手上。”

    说着他干脆也伸出一只大巴掌在申月苓的大长腿上轻轻一拍。

    这么一拍,让她浑身都战栗了一下,脸上透出了古怪的红晕。

    申月苓轻轻地咬了咬嘴滣,接着笑道:“行,王总,这么有本事,我就要看看你的本事在哪里?我也希望你能弄到这个单子,那么你在我心目当中的形象肯定更加光辉万丈。不过我也得跟你透露一下”

    说到这里,申月苓的声音微微低了下来:“这个单子,杜豪杜老板可是跟那位硞愜打过招呼的,希望他能多多关照一下。只要他关照了以后想做什么事情也方便很多,你懂?”

    说到这里,申月苓的脸上就露出了几许促狭的笑意,好像还带着几分得意。

    她这么说,王飞扬也不奇怪。

    毕竟时光天地这个定制家具的单子少说也有1000万左右,各方面势力的肯定会有的,各种打关系的情况也不少。

    现在王飞扬对于这件事已经抱着比较淡定的心情,能够得到这个大单子当然好,就算得不到也算是历练了一回。

    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患得患失的心情,而是淡淡一点头没有于说话。

    他这个神情倒是让申月苓有点不高兴了。

    噘起了嘴巴,好像自己斗志正旺盛的时候,敌人忽然不理他了,心里头的失落之感都在她脸上涌现了出来。

    这个时候,陈旺已经走上了讲台。对大家发表了相当热情客气的发言,也介绍了时光天地的一些情况。

    “非常欢迎各位老板经理来到现场竞拍这个单子,时光天地这边也准备了丰厚的礼品,接下来就请各位进行才艺展示。”

    他说到才艺展示的时候,台下哄然大笑,都说硞愜讲话挺幽默的。

    才艺展示,当然不如说是产品展示!

    来参与竞逐的客户都在入场前领到了一个牌子,而台上就是根据这牌子来抽取上台进行产品展示的客户顺序。

    当然不可能这么巧,就第一个抽中王飞扬或是申月苓。

    这第一个被一家装饰公司的抽走了,于是上了台,拿着已经打开的电脑连接投影仪。

    那展示方式倒是比较新颖,一般的展示都是用PPT。他直接就做了一个视频,更加直观,也更加有效率。

    他放出来以后,让站在旁边的陈旺都露出了满脸的笑容,台下的观众们也纷纷点头。

    不过这个时候,本来王飞扬很想仔细看看别人家是怎么做这个家居设计的,正好可以学习一下,。

    可在旁边的申月苓却在那嘀嘀咕咕起来,而且说的还是他不得不关注的事情,她说的就是跟杜豪有关要那些。

    自从王飞扬去把朱伶俐从杜豪的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救了出来,还让他栽了一个跟斗,受到上头的处罚之后,不得不到上海那边学习,避过风头。

    虽然这个杜豪不知道是谁干的,但已经怀疑这里头是不是有王飞扬在搞鬼。

    第557章 生死对头一般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时从赌场里头逃出来之后,很多赌场的工作人员以及客人都被抓住了,偏偏朱伶俐和她的三个徒弟都跑了。

    而且根据周围客人的反应,他们身上很多值钱的东西都没掉了,显然就是被朱伶俐和他的三个徒弟给偷的。

    可他们当时的双手都紧紧的绑在了背后,而且绑他们的时候,虽然情况紧急,杜豪郑重其事地还是进行了检查。他们两只手都被绑得很紧,是打了死结的。检查了他们的身子,也确定不会有任何可以解开绳子的东西。

    虽然他们坐的是另一艘游艇,跟其他客人在一起,但基本上可以确定,不会有客人帮他们解开绳子。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杜豪被抓进公安局之后,当然有他的渠道去打听情况,问问到底是谁泄露了地下赌场的秘密导致警察去那里抓人。

    显然这间地下赌场也是有背景的,在白道上面是有人关照着的。

    公安局有什么行动,他们居然不知道?就这么被逮个正着,说起来多少算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杜豪和常志远那边的人这么一打听,当然很容易就知道了是那个老警察的线人提供的情况,不过这一点也是一道重点。

    毕竟地下赌场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如果说老警察有线人向他密报,那早就应该端掉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呢?

    还正好是朱伶俐和他三个徒弟被抓进赌场的时候,这时间点真的是太巧合了,由不得令人怀疑到王飞扬的身上。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

    常志远暗中已经找人打听了当天王飞扬的行踪,见他并不在牛角村的那间木工厂。

    也问到了他的家具公司刚成立,本来每天都呆在家具厂里头忙活的。偏偏就那一天不见了,所以这更增加了常志远和杜豪对他的怀疑。

    如今这些都从申月苓嘴巴里说了出来,让王飞扬越听越惊心。

    申月苓说完了这些,看着王飞扬淡淡说道:“其实我还没有告诉杜豪,就是我透露了给你,你那几个兄弟被他派人抓住的消息。不然的话,他几乎就可以确定是你了。”

    王飞扬看了看她,勉强一笑,说道:“你怎么可能透露?要是你透露,你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他现在估嫫着,以为你就是我的线人了。”

    申月苓点了点头,语气带上几分凝重,她说:“其实杜豪都有点怀疑我了,以为是不是我向你透露的口风。因为上次他欺负我,后来不是被你救了吗,所以他也怀疑是不是你救了我。在假设你救了我的情况之下,我向你透露口风,那不是挺正常的事情吗?”

    王飞扬听着就嗯了一声,语气当中也透出几分凝重:“那你还敢再他的手蟼愽他的经理?你不怕迟早有一天被他发现这件事,然后对你进行处理吗?你也不是不知道,老板娘现在已经被他欺负的够惨。甚至被他打了大半天,都下不了床,现在还被软禁在家里,不能自由出入。哪怕出去一趟,都有小保姆跟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