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09节

    常胜在一声惨叫之后就摔到了沙发上,接着更是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的蜏餍声。

    王飞扬的那一杆子对他造成的伤害,还真的是不小。

    其实飞扬哥也没有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随即用那刚硬的伸缩棍,朝着这家伙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打。

    虽说鬼使神差地居然捅进了他那个地方,不过这样也好,好像也挺过瘾的。

    在一片混乱当中,就算是粗壮有力的常胜虽然剧痛难忍。但他还是及时地回过神来,突然就抓起旁边茶几上的烟灰缸。烟灰缸是水晶制作的,相当的沉重坚硬,他高高地拎起烟灰缸在黑暗之中就朝着那个鬼脸砸了过去。

    同时之间嘴里喊道:“特么,哪来的混账东西在这装神弄鬼?敢跑来这里跟我作对,我砸死你!”

    第539章 报仇

    这家伙的彪悍,出乎王飞扬的预料。

    难怪两年前,自己那也算是挺强壮有力的哥哥,都被他和他的几个保镖打成傻子。

    一想到哥哥,王飞扬的心里头,更是怒从中来,他没有闪躲,而是狠狠的扬起重拳,朝那烟灰缸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虽然拳头传来一阵剧痛,好像有点皮开肉绽,但烟灰缸也被打的掉了出去,紧接着王飞扬又抡起另外一个拳头。

    朝着还倒在沙发上的常胜就狠狠砸了过去,嘭的一声砸在了他的右边脸颊上,打得他的脑袋都差点飞掉了,一股鼻血当即就喷涌而出。

    随后王飞扬再也没有客气,干脆一条腿踩在了常胜的身上,将他紧紧的控制住,两只拳头随即左右开弓,狠狠地打向他的脑袋。

    常胜当然也没有这么容易屈服,他拼命的扭动着,就像是一匹野马一般,要从王飞扬的身子下边折腾出来。

    他朝着已经被吓呆的女人还喊了起来:“小琴,赶紧去我办公桌那边,把我左边抽屉里头的那把手枪拿过来,赶紧、快!”

    还有手枪?王飞扬顿时一惊,那个被常胜称作小琴的,就是刚才跟他各种苟合的女人。

    当王飞扬出现的时候,这个女人也看见了一张那么恐怖的鬼面壳,吓得也尖叫一声,瘫软在沙发上。

    这个时候看见面前的两个男人不断的打斗着,她都傻眼了。这时听到枪,下意识的应了一声。随即赶紧一扭身子,那光溜溜的娇躯就倒在地上,她连滚带爬的,扑腾着非常香艳的美圌,就爬到了不远处的办公桌那里,赶紧地拉开了常胜指着的那个抽屉。

    这时,常胜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声怒吼,两只手朝着沙发上用力一推,青筋都爆出来了。

    就算王飞扬死死地压在他的身上,也经不住这股劲儿,朝后一翻。

    趁着空挡,常胜马上朝着那个女人喊道:“赶紧把枪丢过来,快。”

    王飞扬的心脏一阵发紧,要是被这家伙拿了枪,后果还真的是不堪设想。

    此时他看见常胜趴在地面上,芘股还翘了起来,上边那根伸缩棍还挿在那里,并且摇摇晃晃的。

    这么一看,王飞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扑了过去,抬起一只厚重的巴掌,朝着伸缩棍的头部狠狠一拍。

    顿时,常胜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疼的整个人都在那里颤抖,差点没就这么晕过去。

    常胜带着凄惨声音扭头吼道:“混蛋,不管你是谁,我都要杀死你!”这么喊着,就回过头去,伸出一条非常粗壮的手臂,朝着那个女人张开手。“把枪给我!”

    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已经看到了抽屉里边的一般把黑亮的手枪。她胆战心惊地把它给拿了起来,顺势就要丢过去。

    而此时,王飞扬和常胜已经摆出了准备相互抢那手枪的架势。

    就在那女人要把手枪丢过去的时候,从她旁边又伸过来一只大巴掌。

    接着赤条条的女人就听到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美女,把手枪给我吧,你看行不行?”

    那美女下意识地扭头一看,顿时吓得又是一声尖叫,她喊了起来:“鬼呀!”随即下意识地居然两只手抓住枪,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那个人。

    那个人就是牛大壮。

    他已经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还朝着女人露出一个自以为很灿烂的笑容。可惜的就是他这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完完全全被遮挡在鬼面壳里头,那个女人是看不到的,她只看到一张恐怖的鬼脸。

    牛大壮也看见那黑洞洞的枪口,立即被吓了一跳。

    他微微扭头,继续把手朝那女人伸过去,接着说:“来,把那手枪给我,女孩子不要玩枪。也不是说不要玩枪,应该是不要玩真枪,要玩就玩男人的那把枪。你知道吗?要是有空,我不介意跟你约会一下,让你玩玩我的老枪,你看怎么样,这把真枪就交给我吧。”

    见眼前的厉鬼这么和渍悦銫地跟自己说话,那个女人才稍微平静了一点,赶紧把枪塞到他的手里。

    虽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其实女人也是一样的啊。她深深知道,如果自己不把枪交给面前那个厉鬼,别看他现在这么温和,但下一秒就会变得无比的狰狞。

    看见自己的女人把手枪交给了另外一个厉鬼,常胜连掐死她的心都有了。他嘶哑的声音吼了起来:“臭娘们,你这猪脑子,你干吗不把枪丢给我?”

    他这么一喊,手里头的力量就减弱了几分,被王飞扬逮到了时机,狠狠的把他给压在身下。随即他一伸手,从地板上嫫到那个刚才被他一拳砸飞的烟灰缸,高高扬了起来,毫不客气的就朝着脑袋狠狠敲了下去。

    就算常胜的脑壳骨再硬也经不住这么一记猛敲,顿时之间感觉他的脑袋都快要爆开了。   他发出一声非常凄厉的惨叫。鲜血也随即汹涌而出,甚至都糊满了他的半张脸,看上去血淋淋的。

    他倒更像是饿鬼了,连两个戴着鬼面具的家伙都比不上他。

    这一击,比刚才王飞扬用两只重拳狂轰他脑袋,可带劲多了。

    这两年来,王飞扬一直想找到这个家伙,狠狠地揍他一顿,最好是把他脑袋也得打报废,把他也给打成傻子,那才能替哥哥好好报仇。

    这一刻,心中所有的仇恨都倾泻出了大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