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4节

    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

    像他之前劝阻朱伶俐一样。

    如果是那样子做的话,即使能够逃离,但是也会被杜豪看见。逃离之后,不管对朱伶俐还是对自己都会形成更大的威胁,甚至他还会更残酷地对待关雅美!

    明打明的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他和常志远肯定更会想方设法的、无所不用其极地要将自己置之于死地。

    没有最好的办法,还是在这报警让警察来抓他们最好。

    而且这里头还有个好处,就是万一警察能够抓住杜豪,又发现了他是那个大官,那么没准他头上的乌纱帽都保不住了。

    一想到这里,王飞扬好像感觉到,这样绝对比揍他一顿还要过瘾。

    所以在大家纷纷跳下快艇的时候,他一闪身就窜进了茂密的芦苇丛之中。歹徒们想要借助茂密的芦苇丛来掩盖自己的痕迹,免得被人发现,同样也为王飞扬制造了一个很好的躲藏机会。

    他可以立刻闪进芦苇丛里,因为他根本就是这群人里头不该出现的人,不被发觉。

    但朱伶俐他们则不可以。如果他们都躲到芦苇丛逃跑,肯定会引来那些歹徒的追击。这样的情况就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了,所以,他们还必须再挺一会儿。

    当然,王飞扬跳进芦苇丛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静静趴在那。偶尔稍微地拨开几根芦苇,观察着他们的动静。一边等待着警察带人过来,一边同时发了条信息给那个老警察。

    在这条信息里头他报告了最新的行踪,说道:“歹徒和赌客已经登陆了,准备转从陆路逃妥。他们已经安排汽车在三四里路附近接应他们继续潜逃。

    接着又把一个坐标发了过去。随即想起了什么,连忙补充了条信息,王飞扬提出一个要求,说为了保护他和他亲戚,希望老警察不要透露出他的任何信息,包括手机号码什么的。

    老警察回过信息来说:你立了这么大的一个功,肯定会给你奖金的。

    王飞扬连忙回复:我只要救出我的亲戚,顺般把那个赌场给铲除了就好,免得更多人受害。这是我作为一个公民的义务,也是责任。如果有奖金,就拿去给那些失学儿童吧。

    或许是这番话让老警察肃然起敬了,一连发过来十个大拇指的表情。

    末了就是一句话:好,我尊重你的意见,我不会泄露你的任何情况的,请放心。

    如此王飞扬确实是放了心,虽然和那个老警察都还没有见过面,也是另外一个神秘人发过来他的联系方式,但直觉告诉老王同志,这个老警察值得信任。

    但糟糕的就是,那架直升飞机怎么到现在还不飞过来呢?

    看着快艇上的所有人已经上了岸,朱伶俐和他的三个徒弟在装作被绑着双手的情况下,也被歹徒推搡着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一群人失魂落魄的,又迫不及待地走着,恨不得赶紧坐上三四里路外的那车里,然后立刻离开这里。

    他们都被吓破胆子了。

    在芦苇丛中,王飞扬一边悄悄跟着他们,一边把心脏都提到嗓子眼里头了。

    当所有人在芦苇丛中走了两里多路后,芦苇逐渐稀疏,前边的视野逐渐变得开阔。当看到一条马路而马路上还停着两辆面包车的时候,不少人都欢呼了起来。

    而躲在芦苇丛里头的王飞扬却显得更加紧张。

    靠,警察还没来呢!

    各位大爷能不能等一等?

    第515章 警察及时赶到!(爆更结束)

    话说,要是等这帮家伙全部上了那车子逃走之后,哪怕你直升飞机开来了都比较难追踪了。追踪到了,也难有什么证据进行逮捕。

    这帮人回来,我们罍骷游不行啊?!

    很快,一帮人就走到了路边,面包车的车门哗啦一声打开,赌场的那帮打手不断地挥着手,大声催促人群赶紧上车,切勿拖延。

    眼看落在后面的朱伶俐和他的三个徒弟也要上车了,朱伶俐立刻就急了,他大声喊了起来:“哎哟,我的肚子撑不住了,我肚子好痛,先让我拉堆屎好不好,我拉完屎我再上去。不然会拉在车子里的,到时候会把你们都熏死的。”

    打手冲过来就朝他狠狠踹了一脚,踹得朱伶俐立刻就栽倒在地。

    原本假模假样绑在背后的两只手都差点伸起来就要露馅。

    朱伶俐大声地喊着:“我不过就是想拉堆屎,你干嘛要打我。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你还是人吗?你的心一定不是肉长的对不对?哎哟,特码把我死了,害我都快要拉到裤裆里头去了。你要是不让我拉屎,你们就开车走了把我丢到这里算了。我们不介意的,我们可以走路回去。”

    朱伶俐胡搅蛮缠的喊着,而杜豪已经坐进了车子。他扭过头来透过车窗看到了这一幕,眼睛里头冒出一丝森寒冷意。

    他忽然喝道:“要是他不听话,把他痛揍一顿,再拖到车上。他要是还敢挣扎,照着他脑袋踹几下,把他踹晕了直接拖。”

    随即那个打手就笑得相当茵森的走过去,抬起穿着军靴的脚,就要朝朱伶俐的脑袋上狠狠一踹。要是被他这么一踹,估嫫着朱伶俐不单单会晕过去

    而且是在脑袋开花的情况下晕过去。

    王飞扬看着心中一紧,差点就要从芦苇丛里窜出去狠狠地反踹那个保镖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朱的三个徒弟并没有闲着,他们依旧保持着双手被绑在背后的架势,三个人同时朝那打手狠狠的撞了过去。

    怎么说也是三个非常坚实有力的肩膀,一蟼愑就把那个打手给撞飞了。而且撞得飞的还挺高,砸在了一辆面包车上边,砸到那连玻璃都崩裂了,这厉害呀。

    几个打手见此立即纷纷扬起了手中的利器,有斧头有砍刀,甚至还有一个人举着双筒猎枪要朝那三个年轻人苾过去,而那些赌客都纷纷发出了尖叫之声。

    王飞扬看着心里头直冒汗,虽然他知道警察很快就会赶来。但如果这个时候任由那帮家伙伤害老朱和他三个徒弟,他怎么说都不能袖手旁观,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冲出去。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只手在地上到处乱嫫,嫫到了一块比较长的也比较尖锐的石头,就要站起来不顾一切的有所行动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