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5节

    极其熟练地把子弹退膛并关上了保险栓,然后高高举起来毫不客气地朝着老刀的后脑勺那里又是狠狠一砸。顿时老刀闷哼一声,整个身子就瘫软了,他已经昏迷了过去。

    然后王飞扬看下床头柜那里确实是摆着一把车钥匙,看标志还是奔驰的豪车啊。

    王飞扬并没有去碰它,而是拉起床单把已经昏迷过去的老刀给包裹了起来,然后把这具重量也有一百八十多斤的躯体扛在了肩膀上。

    逃出房间时也没有淤朝另外一个房间里头看,就快速的下楼。

    然后又钻进之前一进大门时躲进去的那个小黑尖就是摆着几辆摩托的一个房间。

    之前王飞扬进去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里头有个小桌子,上面摆着几串钥匙,估嫫着就是摩托车钥匙来的。

    另外边角上还放着几个挺大的蛇皮袋。三下五除二他就把老刀塞到了蛇皮袋里边,摆在一辆男装摩托的后座上,然后又找了绑带扎扎实实地把他给捆上了。

    这绑好之后形成的姿态还挺奇怪的,要是不认真看,压根就看不出里面是一个人。左歪右扭歪瓜裂枣的,看上去倒像是半头猪什么的。

    王飞扬算是满意了,又摇晃了几下,确定结实之后就从那小桌子上拿过钥匙,试到第二把的时候,这辆摩托就开了。

    于是他把摩托推了出去,推出了大门。

    没有左看右看,直接就踩了油门朝着路面冲了出去。

    这时候人都绑出来了,也没什么好怕了。就算有老刀的手蟼惙过来,也没有办法。

    好在就是这里头比较偏僻,那两个混混要还扛着沙发没回来,运气还算不错。

    当王飞扬骑着摩托车载着被绑得不成人形的老刀,从一辆白銫奔驰车旁边奔过去时,还稍微扭头看了它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带着嘲讽的笑容。

    那个娘们,想让我开着这辆车载着老刀跑路,以为我是猪啊?

    如此显眼的目标不用一会儿就会被人发现了,都不用乱指方向他们就能追过来。

    他固然算是听了那个旗袍女人说的话,但也有自己的宗旨,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像开白銫奔驰车带着老刀跑的话,那肯定是不能做的。

    那个旗袍女人在王飞扬心里头还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娘们绝对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这里头会有什么猫腻?

    不过现在,主要的还是找到朱伶俐。

    当王飞扬开着摩托车冲上松林路朝着外边奔驰而去的时候,迎面还看到了两个吭哧吭哧地抬着一只沉重沙发的小混混,那满头大汗地。他们低着头,都没能看到摩托上的王飞扬,当然还有袋子中的老刀。

    如果是白銫奔驰车的话,他们一定会发现的,松林路上的很多混混必然都会看到。

    那么一辆男装摩托虽然也是老刀那里搞来的,却跟周围的其他摩托没什么太大区别,几乎就没人留意。最多就有人留意了下王飞扬背后绑着的东西,猜测了一会儿,有的说那是半头猪,有的说那是一只羊,就没有人想到那是一个人。

    十几分钟之后松林路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从混混到街坊,从风尘女子到小孩,一个个的都呆住了。

    不会吧,称霸松林路的老刀居然被悄无声息的劫走了。

    这是被谁拐去了?

    城外的一座荒山之上。

    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吊着一根绳子,绳子下边则吊着一个肥头大耳五大三粗的男人。

    这男人脖子上挂着的粗大金项链挂在了他血淋淋的脸上,因为他是被倒吊起来的,双手还被绑到了背后。

    这人自然就是老刀,他声嘶力竭的喊着:“你特么到底是谁?你到底想怎么样?赶紧把老子放开!我告诉你现在我的那些手下肯定已经知道我被你抓来了,你要是不放我的话,有你好果子吃,他们会把你打得爹妈都不认识!”

    他冲着谁吼呢,当然就是冲着王飞扬吼。

    王飞扬就蹲在他面前,因为他的脑袋离地面也一分米左右。飞扬哥摆出一副好整以暇的神情,手里头拿着的就是从老刀那里抢来的手枪。

    这种是比较老式的左轮手枪,上边都有点锈迹了,应该已经经历了不少的年头。

    王飞扬打开弹巢,把里头的子弹一颗一颗的退出。

    第507章 绑架黑老大(下)

    他一边卸着子弹一边淡淡的说道:“有人告诉我说,你是一个很顽固的家伙。如果要从你嘴巴里问到什么事情的话,是非常难的。可能就算把你打死了你也不说,是不是这样子?”

    老刀这么一听立刻就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不错,老子就是这样,要是没有一把硬骨头敢出来混?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从我嘴巴里问到什么东西?告诉你,我什么都不会说,你现在就放了我,没准我还能给你一个好死。”

    “听起来还真的是够硬的,只不过不知道是嘴硬还是骨头硬。嘴硬骨头不硬的话,那到底嘴巴也会软。如果骨头也硬的话,那我就相信你是真的硬了。”

    王飞扬淡淡的说着,这个时候他的脸上居然还露出了一股一股的善凐,让只能到看着他的老刀这么一看,也有点毛骨悚然。

    特别是看着他摆弄自己的手枪的时候,心里头总会涌出一种不安之感,陡然之间他的瞳孔就收缩起来。

    两只眼睛一蟼愑就睁大瞪着老刀,因为他看到王飞扬用两根手指捻起了一颗子弹,然后把手心里头的其他子弹全部都丢到了地上。

    他还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是一颗子弹,你看好了。”

    说着他就把这颗子弹塞回了弹巢里头,手一扭弹巢就回到了枪身里头。

    打开保险栓之后,他就把硬邦邦的枪口压在了老刀的左边肩膀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