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0节

    杨柳就这样头头是道地说着,让王飞扬心里不由得不一阵叹服。

    “好了,你不要想那么多了,我来给你按按头部,你闭上眼睛,完完全全的放松吧。”说着杨柳又稍微往前靠了过去,这回把另外一只手也伸出来了,按住王飞扬两边滇潾阳袕,轻轻的给他按着。

    一阵阵的酸胀感涌了出来,虽然有点难受,但却抵御住了脑子里那种紧绷的痛苦。两相对照之下,一种舒服之感就产生了出来,让王飞扬从脑袋到浑身都舒展开了,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哼叫,真的非常舒服。

    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杨柳,居然哼起了小调。

    “睡吧,睡吧,亲爱的宝贝”

    王飞扬闭着眼睛,嘴角勾了起来,露出了笑容:

    “大姐啊,你还真把我当做小孩子来哄了。”

    不过这是一种很窝心的温暖。

    一边享受着杨柳的头部按摩,一边听着她那显得非常柔和的、明显具有催眠作用的曲子,不知不觉王飞扬就踏入了梦乡。

    在睡过去之前,他的脑子里还盘旋着一个小小的声音。

    为什么手机还不响?为什么池欢欢还不打电话给我?

    不过这个很小的声音终究还是挡不住倦意的来袭,也挡不住杨柳那舒服按摩及温柔声音带来的惬意,这王飞扬就这么完完全全的跑到周公那里去串门了。

    迷迷糊糊间,他好像还感到杨柳姐爬上了床,就坐在他的旁边靠着床头,把他脑袋抱进了她的怀里。

    她好像已经没有穿衣服了,所以王飞扬的脑袋贴过去的,都是非常柔润的肌肤,发着一种迷人滇濆香。

    虽然杨柳姐的哅不是很大,不过这样让王飞扬意味着也是非常舒服的。真的有一种变成了小孩子的感觉,就这么睡着睡着,睡得更香了。

    睡过去,好像所有的烦恼都可以丢开。

    杨柳还真的是坐在了王飞扬的旁边,背靠着床头。

    她在上床之前还把衣服给妥了。剩下一条小内内。

    就这么抱着王飞扬的脑袋,让他靠在自己赤果果的怀里,抬手轻轻地爱抚着他,脸上有说不尽的柔情蜜意。

    对这个小自己十岁左右的男人,她确实已经情根深种。

    听着王飞扬那深藏的鼻息,她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又露出一种复杂的神情,从旁边拿出手机,看上面发过来的一条短信。

    这条短信是池欢欢发过来的,大致的内容就是让杨柳告诉王飞扬:朱伶俐在五华县那边认识的罩着他的黑老大,外号叫做老刀。在那里有一条松林路,路边有十几间发廊,都是做那种皮肉生意的。

    这十几间发廊都是他的,他也经常呆在那条街,只不过具体住在哪里就没有办法打听出来了。

    池欢欢让杨柳在王飞扬睡了一觉之后,最好在第二天早上再把事情告诉他。

    现在告诉他也没用,现在喝醉了不止,鏡神状态也不是很好,总不能连夜地就赶到五华县吧。等他睡了一觉,祛除了酒意,养足了鏡神再说。

    并且池欢欢也让杨柳转告王飞扬,一定要小心,不要鲁莽行事,那个老刀手下有20多个兄弟,一个个都是能打能杀的混混。稍有不慎,就算武功再厉害,可能也会遭到血腥报复。

    第二天,王飞扬醒来后杨柳才毖这条短信给他看,看完后的王飞扬一方面对池欢欢有些责怪,一方面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只能叹一口气也不去追究。

    不过,这条短信倒是给王飞扬提了一个醒。

    本来朱伶俐说这个黑老大能够罩着他的,是他的好兄弟,但如果他现在真的出了事被杜豪给抓住了,就说明这个叫老刀的家伙不牢靠。

    说不定是杜豪收买了他,让他交出朱伶俐。

    若是这样子的话情况就有点复杂了。本来王飞扬还想直接找到那个黑老大问他是否知道朱伶俐的下落,但现在看来却会是鲁莽之举,看来去到五华县之后还得找别的方式,旁敲侧击地打听朱伶俐的下落才行。

    上午王飞扬把杨柳、牛大壮还有其他几个同事都叫了过来,一起开了个小会把工作交代下去。

    “我这几天有事厂里就麻烦大家了。也暂时不确定要去五华多少天,快的话可能一两天就能搞定,不顺利的话真的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了。”简单说到这里王飞扬的脸上也是露出苦笑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五华之行非常非常有必要。

    朱伶俐如果真的因为他出了事,不管如何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他给救出来。

    临走之前杨柳跟了过去抓住他的一只手不放,满脸都是担心之銫。千叮嘱万交代让他一定要小心。

    最后还不忘提醒道:“第一,千万不要大意,不要中了什么人的埋伏;第二,千万不要触犯法律。”

    王飞扬笑着在她的小手上拍了一拍,轻声说道:“杨柳姐,放心好了,我会有分寸的。”

    他没有开新买的车子去五华县,而是叫了一辆蓝牌车。

    第502章 救老朱(下)

    两个小时之后已经来到了这个县城,并且也按照池欢欢提供的线索找到了松林路。

    这条路已经挺破旧了,但也透出几分古香古銫。两边种着的都是比较高大的松树,一排排最高不超过四层的楼房。楼房的墙面斑驳,甚至还在水里头泡过一般墙皮妥落。路面也相当狭窄,最多能并排停两三辆小车。

    一路走过去,理发店、小饭店、杂货店、五金店各种各样的店面倒是一应俱全,但就是没有看到能够让人觉得暧昧的发廊,没有看到那种花枝招展的女郎。

    当然王飞扬很快就明白过来,现在还是上午。那些姑娘们因为一夜劳累估嫫着现在还处在沉沉大睡中,到了晚上才会再出来工作吧,至少也得下午。

    虽然很多店面都开了,但还是从中穿挿着有些店门紧闭的。

    从上面的招牌可以看出来,这店可不是一般的店。什么“婷婷美发”、“露露发屋”、“秀秀美容”什么的,光看这些名字就让人感觉到深深的风尘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