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67节

    接着王飞扬就把牛大壮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知道老牛同志外粗内细,对家具制造和家居设计这方面也是挺有经验的。

    随即打开电脑给他看自己的设计,关于华悦会大堂改造的那些。两人就这么开始讨论起来,不知不觉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那边已经传来一阵阵的香味,两个人跑出去一看,眼睛为之一亮。

    只见在一片空地上边,就跟野炊似的几块砖垒了起来,里头燃烧着熊熊烈火,中间架着一口铁锅,里面正传来咸菜炖鱼的香味。

    旁边居然还烧着一堆火,上面放着一个铁架子,铁架在上边放着一个长长滇濟钎,其中穿着两只兔子,正烤得油光发亮,香油不断地吱吱往下掉,甚至表皮都变成金黄銫了,喷喷香。

    一看上去就让人觉得馋涎崳滴。

    第498章 申月苓打来电话

    杨柳笑着说:“村里头的李老四去山上打野味,居然打到了一头野猪,还有几只野兔子,几只田鷄。他刚才跑到我们这里来问要不要,我看着这些野味都挺难得的,又新鲜,就买了两只野兔,两只田鷄。”

    “还有田鷄我放了些小鲍肉在里头的锅里炖着,不知道有多香呢,你闻到味道没有?”

    牛大壮已经直抽着鼻子嗅,不停点着头说:“闻到了闻到了,好香啊,今晚的菜真是丰盛。哦,杨柳姐你也是咱们老王的女人吗?”

    他这话问得太直接了,顿时让杨柳烧了个大红脸,王飞扬自然也觉得一张脸很是发烫,朝刘大壮的芘股直接就踹了一脚。

    夜幕降临,虽处在离城十几公里外的山里头,周围一片漆黑,但是在这个山谷里,众人围着中间熊熊火光,对酒当歌。一边啃着烤兔子,一边吃着香喷喷火辣辣滇濟锅炖鱼,更有鲍肉炖田鷄,很是欢畅。

    王飞扬又差一点喝醉了。

    要不是杨柳在旁边一直劝着他要少喝。

    “飞扬你现在可是做老板的人了,而且刚创业不适合喝得这么醉嘛,第二天什么活都干不了,还谈什么创业呢。”

    王飞扬听到杨柳的话也有所节制。

    喝到差不多九点,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居然就是申月苓打来的。

    此时王飞扬已经有五六分醉意,看见这个号码,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他踉跄地站了起来走到了一边,按了通话键。

    他冷冷地对着电话说道:“怎么样?孙经理现在打电话给我是不是要我恭喜你回到了家私城,而且高升了呢,从店长到经理,这可是跨出了很远的一步啊。”

    申月苓在那边微微楞了下,淡定从容的说道:“你恭喜我高升,还不如我恭喜你做老板了。不错嘛,王飞扬,这也不过就是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你居然就成了一个公司老板了。还是家具制造公司的,这是要跟我们皇朝家私城对着干吗?”

    王飞扬听着又是冷冷一笑,说道:“你要是觉得我要跟你们对着干的话,那也不妨这样子认为。”

    他这么一说,申月苓的语气倒是变得温柔起来,她轻声说道:“王飞扬,请你先明白一件事情,我们并不是敌人,虽然杜豪把我叫回来做家私城经理。”

    “这回来是回来了,但心里头到现在还是相当意外的,我想不到刘达标还会这样子折腾你们,想不到杜豪现在对你和关雅美都产生深深的疑虑,甚至因此把老婆给撤了下来,关在屋子里不放。当我听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确实是挺惊讶的。”

    “行啦,”王飞扬趁着酒劲说道:“难道你现在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说你的惊讶吗?那么你说完了电话也差不多可以挂了,我现在没有多少心情跟你说话。”

    “不过你的心真大,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你,杜豪那混账东西上次差点把你给那个了,要不是我救了你对了,要是上次我没救你的话,估嫫着你也就是伤心几天然后认命,然后也会高高兴兴地就跟你的大伯在一起吧!从此享受违反倫理带来的恶趣味?”

    “行了你不要说了!王飞扬,我看你这是喝醉了,说话有点不成体统!”

    申月苓在那边说着声音就透出一些气恼。

    “你以为我想回来做这个经理吗?你以为我真的就这样子屈服在杜豪的胤威之下吗?我也没有办法,我也要生活,天下乌鸦一边黑!老实话跟你说,杜豪一直想从我这里问到那天到底是谁救了我?我一直在装糊涂。”

    “后来他还介绍我去一家大公司做总经理助理。那个总经理也是非常好銫的家伙。跟杜豪一样整天想着占我便宜。我要防御他,抵抗他,搞得心力交瘁人都要疯了,我真的不想呆在那里,如果不是有一份高工资的话。”

    “昨天杜豪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了这件事情,让我回去做经理。工资高一些,还是另外一码事,至少在家私城里头我做经理的话,安静哪一些,承担了整个家私城的经营重任,杜豪也不会经常来鳋扰我。”

    说到最后一句,申月苓的语气其实也并没有太多把握。

    “你跟我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吗?”

    王飞扬冷冷的回应:“申月苓,你跟我说这么多,你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我到现在还没有听明白,如果你是在向我示威的话我告诉你没有用,如果你是在向我诉苦那也没有用,我帮不了你。怎么觉得你现在越来越像是一个深闺怨妇了?”

    申月苓在那边长长滇澗了一口气,带着些无奈的说道:“好吧,我必须承认我像是有点向你诉苦。我知道以前有些对不起你,但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琢磨和沉淀,总认定我们不应该是敌人,而是朋友。哪怕是现在我答应了杜豪回到家私城做这个经理。”

    王飞扬哦了一声,忽然间有一阵毛骨悚然,他立刻问道:“你只想跟我做朋友的意图,不会是你上次的那个想法吧!我劝你还是死心吧,还想我跟你做那种事情,而且是在你老公面前做那种事情。如果你还抱着这种想法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想想我就鷄皮疙瘩掉了一地。这么奇葩的主意你也想得出来,你还以为这真的能够刺激你老公,让他恢复男人的雄风吗?我看你是想让他打死你。”

    申月苓在电话那头弱弱地说道:“可是他已经答应了的。”

    “他答应了是没有用的,他答应也是一种无奈。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让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在他面前上演春嗊戏,简直就是给他戴一顶绿帽子还要在上面种草。这件事不要再提,恶心!”

    “如果你想跟我做朋友,也是基于这样子的事的话,那还是赶紧挂电话吧,我都不想跟你说下去了。”飞扬这么说还显得挺骄傲的。

    第499章 老朱出事了(上)

    申月苓又长长滇澗了一口气,她说:

    “我不跟你扯这个,而且这个也是你自己先扯出来的。还是直接说主题吧,我打电话给你是要提醒你小心。刚才我已经多少跟你说了,杜豪老是死心不息,居然还认定了你就是救我的那个人,一个劲儿的从我嘴巴里头要问出来,旁敲侧击的,让我又烦又害怕。”

    “你不会真的说出去吧?”王飞扬沉声问道:“毕竟现在杜豪给你做了经理,肯定也给你加了工资,给了你很多好处。就算你说出去对你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反正杜豪不会怪你什么,他只会把全部罪责都推到我头上来,然后要把我置之于死地。”

    “我不会让他置你于死地的,所以我绝对不会跟他说这一点,坚持我还是有的,王飞扬请你相信我。”申月苓这么说的时候,语气变得有点激动。

    她接着说道:“但是我知道另外一件事情,也是杜豪跟我说的,他想以此为诱饵让我先说出来。那就是那晚还有人跟你合伙救了我是吧?他们还欺诈和勒索了杜豪一大笔钱。恐怕都有十几万的样子,就在杜豪要找到他们并进行处理的时候,他们先跑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