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64节

    他还一直有点纳闷,到底是谁告诉杜轻轻让她找到自己不上,并且还那么无私地进行帮助,原来就是老牛这家伙。

    现在这样子也好,他被家私城炒掉了,正好自己这边又缺人,就把他叫过来做。

    对老牛王飞扬还是很放心的,这家伙愿意干活,力气又大,而且为人忠老实。聪明的时候又相当聪明。来家具厂做那肯定是一把利刀,让我如虎添翼呀。

    但王飞扬高兴没多久又变得有些沉闷起来。

    一边杨柳一直关注着他的神銫,她轻声问道:“你在担心你那个老板娘啊?”

    这阵子的相处,她多多少少也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老板娘的存在,甚至可能跟王飞扬关系暧昧。虽然一直没有说什么,但心里头也有点难受。

    她就在想为什么飞扬愿意跟池欢欢好,愿意跟老板娘好,甚至跟他嫂子也有点暧昧,就是不愿意跟我,是因为我太老了吗?

    王飞扬看着她,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紧接着就抓了抓头皮,显得相当苦恼。

    他现在很想打个电话给老板娘,要不发个信息也行。

    问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但是

    但是又怕被杜豪发现什么!以至于让她境地更加难堪。

    现在真的是绷紧了一根弦,就担心这么轻轻一碰它都会断。但又忍不住去碰,忍不住去关心这特么真是騲蛋!

    王飞扬像是发泄一般,抬起一只拳头就狠狠的砸在了桌面上。

    嘭的一声,办公桌都差点被他砸成两半。

    同样他也疼的龇牙咧嘴。

    第495章 只能求助杜轻轻

    杨柳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就后退了一步,好像担心王飞扬的那拳头会砸在自己身上一样,但紧接着她就又走了过去,抓起王飞扬的那只手。

    抓起一看,接着就嗅澺的说道:“你看看你跟桌子较什么劲!那么坚厚的木板你这样砸下去,就算你拳头再硬也会砸伤的。你看这皮都裂开来了,还砸的这么重。”

    果然,王飞扬这泄愤的拳头上,皮肉都绽开了一小片,鲜血直涌了出来。

    杨柳赶紧去找来医药箱,拿出药物帮他敷伤。

    她边包扎边缓缓地说道:“你虽然不方便直接去找老板娘,但你可以通过别人去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啊。不过虽然是通过别人,但也要注意方法,不然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更加惹恼那人了。”

    杨柳这么一说,王飞扬就灵光一闪,他问道:“你说的是杜轻轻吗?”

    “对呀,就是她,她是杜豪的女儿,你老板娘又是她的继母,在家里头发生的事情她多多少少肯定清楚。不过我觉得你在问她的时候,好像比较难找一些说辞,毕竟这是一件很敏感的事情。”

    王飞扬点了点头,心中又是一阵沉重。

    现在过去一个多星期了,虽然杜轻轻没有淤出现,但她隔三差五的就会发过几条微信来鼓励他,要勇敢地走下去,勇敢地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她也说,她正在做着说服父亲的工作,在必要时刻,甚至要绝食抗议。

    但这一招并不能随便用出来,他并不是艂愒己熬不了,只是担心适得其反,会让父亲进一步的憎恨王飞扬。

    她现在就处在一个矛盾之中,一方面希望能够说服父亲放过王飞扬,一方面又怕引起他的逆反之心,反而对飞扬哥哥更加憎恶。

    对杜轻轻发过来的这些短信,王飞扬倒是初步满足了她的要求给予回应。

    她那次不是说,一直发微信给王飞扬什么反应都没有,哪怕是能回过一个表情也好啊。所以王飞扬就总是回过表情去,也不是一两个,一回就是三四个。也算是对她帮助的一个回馈吧。

    不过他还是不愿意多搭理杜轻轻,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想都有点尴尬。

    还不是有点尴尬,是非常非常尴尬。

    现在听了杨柳这么说,王飞扬倒是心中一动。确实,现在真的很不方便直接跟老板娘联系。但通过杜轻轻去问一下她现在的情况还是可以的。

    想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这个小公主的号码,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那边传过来杜轻轻显得非常惊喜的、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欢笑之声,完完全全可以听出来她此刻是多么的激动。

    这让王飞扬听着都担心她一口气喘不上来就这么晕了过去。

    “天啊,飞扬哥哥,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会打电话给我,你真的打电话给我了吗?快告诉我,你真的是王飞扬,是我的飞扬哥哥。”女孩子在那边挂啦挂啦地叫着。

    王飞扬还听到那边隐约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杜轻轻,你回来!你干什么?你发什么疯!上着课突然就这么冲出去接电话了,一点都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吗?!”

    王飞扬一阵无语。

    这才想到,这会儿的时间应该是杜轻轻上课的时候。

    她上着课看见自己的来电,就不顾一切的就按了通话键,然后一边讲着一边冲出了教室吧,所以才引来那个老师如此强烈的愤怒。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回答道:“今天我找你有点事情想问一问。”

    想不到杜轻轻那么直接,立刻就反问道:“你是想问我继母出了什么事吗?我就说嘛,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平时都不会打电话给我的,你也是知道关雅美被我爸爸狠狠教训了一顿后,不让她打理家私城了,所以你就打电话来给我问她情况。”

    说到这里的时候,女孩子的惊喜与愉快好像瞬间就消失地荡然无存了,声音里透着一股哀怨,她轻声说道:“飞扬哥哥,你真的…你真的跟我继母有什么关系吗?虽然上次你的回答好像是没有,但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你跟关雅美之间真的像是发生了一些什么呀。”

    一番话,问得王飞扬心慌意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