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22节

    想不到那么快,半个钟头不到,好了

    高高兴兴地来,咬牙切齿地走!

    看着他们走了,看着他们的车开出了木工厂,陈双秀也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情,抓了抓头皮,耸了耸肩头,自语地说道:“谁让你们得罪了那么大的人物呢?人在江湖上走,要小心,不要太骄傲,别一不小心就把不该得罪的人给得罪了。到时候走到哪儿,都没你们落脚的地方。这不,本来我260万都愿意卖给你们的,现在非得抬到350万来把你们给吓走。”

    这嘀咕完了,他就拿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陈双秀的声音都变得有点低声下气了,还赔着一股挺小心的劲儿。他说道:“杜老大,您交代的事情我算是帮您办妥了,那两个人刚才来找我,我就用您教的办法把他们给吓走了。”

    那边传过来的声音带着几分茵森:“麻烦你了老陈。我们说好的,算数!你把你的木工厂转让给别人,别人开多少价,我在那上边再加10万,当做是给你的赔偿。以后你有什么难处的话可以向我打招呼,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会帮你的。”

    这话说的非常傲气,好像天下就没有他做不了的事情一样。

    陈双秀赶紧说道:“哪敢要您的钱啊,您放心好了,给您办事是我的份内事。我这木工厂,是不会转让给他们的了。”

    “行吧,反正你的这个人情我会记住的。”

    说完这句话,那边的杜老大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池欢欢的悦达起亚在狭窄的村级公路上奔驰,车厢里头出现一种沉闷的气氛。

    两个人都沉着脸。

    还是池欢欢先开口,语气里头带着一股歉意。

    “不好意思,飞扬,让你来受这个气了,我也没想到那个姓陈的会突然变卦,上次我们都谈得好好的。我也担心会有其他人跟我们竞争,所以努力跟他拉交情,甚至还许给他不少好处,他都满口答应了的。想不到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居然还是变卦了,而且变的如此莫名其妙变得这么奇葩,居然一开口就是350万。我觉得他一定是疯了!”

    “他倒是没有疯,不过这里头肯定有什么隐情,也许他是受到谁的唆使,故意来整我们。”王飞扬皱了皱眉头,缓缓的说道。

    “可想而知,最多就值个300万的木工厂,他居然说什么350万!如果他不愿意卖了,或者找到了更好的金主,会实实在在跟我们说,甚至也一定会跟我们说,看我们愿不愿意抬个价。但他这么一开口就是350万,可想而知这也算是一种暗示。”

    王飞扬继续分析。

    池欢欢一边开车,一边扭头看了他一眼。

    没有开口说话,因为知道小飞飞没分析完。

    “对!这是一种暗示。不是他要暗示我什么,而是他背后那个整蛊作怪的人想要进行暗示,想要通过他的嘴告诉我们我盯着你们,得罪了我,就别想称心如意的弄到这个木工厂。所以”

    说到这里,王飞扬也扭头看向池欢欢,脸銫相当凝重。

    第457章 寻找幕后黑手(上)

    “要不就是你得罪的人,要不就是我得罪的人,那个人在背后使坏!这个人也有相当大的能耐,能让陈双秀放弃跟我们的合作,还让他配合着用这种方式来嘲弄我们。”

    王飞扬已经分析了个大概。

    池欢欢听后,用力的点了一点头,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她的脸銫也变得相当难看了。

    一张樱桃小嘴嘀咕着说:“会不会是我这边出了什么问题?”

    按照常理来推测,如果真有这么一个黑手在背后阻挠他们,多半都是她这边的。因为她涉及到的利益更大。

    王飞扬问:“会不会是你的老板在暗中阻止你做这个?”

    池欢欢的老板,在梅州的夜店界来说,绝对是一个大咖。而且,还涉足房地产、金融等行业,关系深厚。他要是出手,绝对有这个能力让那个陈双秀听话。

    “应该不是。”

    池欢欢经过一阵子的深思熟虑之后说道:“我之所以敢这么做,敢弄一个家具制造公司,以后把夜总会的相关单子都放到这里做,虽然没有明说,但有足够的把握,他是知道了也不会多管的。就像我以前跟你说的那样,他那么多亲亲戚戚搞东搞西,他都不怎么管,别损伤了他的利益就行。”

    王飞扬抓抓头皮:“那么,会不会是他的那些亲亲戚戚,偶然知道了你想开一间家具制造公司的事,故意给你找茬?”

    “这个有一定可能。”

    池欢欢缓缓点头:“在老板那里,大伙儿都是你争我斗的,就怕你比我。我因为要打听那间木工厂的底细,难免多问了一些人,被那些居心不良的知道了,进行阻挠也是可能的。但问题就在于,就算他们要坏我的事,怕也没那个能力让陈双秀这么做。”

    两个人琢磨了好一会儿,都茫无头绪。

    两颗要创业的心大受打击,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后王飞扬说道:“创业路上艰难多,百折不挠终成功。一个木工厂拿不下,难道就非得坑死在这条路上了?大不了我们再找找适的地方。就算没有这个厂,我们要办家具制造公司,也可以自找地方从头干起!”

    池欢欢有点儿怯生生地:“可是有这么一个木工厂,基础就有了啊,方便很多。”

    王飞扬嫫嫫鼻子:“那么,你就找人去打听打听,看看这个陈双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给我们开出一个350万滇濎价来拒绝我们吧。找到了幕后主使者,也许就能找到办法来破解这个茵谋!找不到,我们就没辙了,总不能回去抱着陈双秀的大腿哭求。”

    “对!”

    啪的一声,池欢欢拍了她那光亮的大腿一下。

    “飞扬你说滇潾对头了,只有找出幕后黑手,我们才能想到办法去击破!”

    “嗯,那你就去找个得力人手跟跟。”

    王飞扬点点头,接着就发现正在开车的池欢欢透过后视镜,不住地看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