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05节

    甚至她好像在说:来咬我!来咬我啊!

    第443章 到底是哪里来的?

    看着她这动人的模样,王飞扬越来越难以忍住身子里头的那只野兽。

    他想把怀哀里的这个超级美女狠狠扑倒在地,在她身上尽情地吮吸着甘甜的噎体!

    吮吸着她的嘴,还有她的哅,她的肚子,她的圌,她的腿

    一直到她那里一双洁白无瑕的脚丫子。

    于是他真的将女人放倒在了地板上,让她仰躺在那里。然后他不断在她身上亲吻,不断在她身上抚嫫,感受着她的身体带来的一切火热簢柔。

    在男人火热的攻势下,女神不能自禁地痉挛着抽搐着,她的嘴巴里也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每一声都那么动人,每一声都把男人往更加迷乱的深渊里头拉。这男人真的用一条手臂抱住了女人的一条大长腿,高高地抬了起来。

    先是亲吻她白嫩的大腿,一直越过膝头,越过她的腿肚子。

    女人的脚丫子微微颤抖着,咔嗒一声,穿着的高跟鞋都掉在了地板上。

    于是那那白净的玉足就被男人的嘴巴给攫取了,在那里亲吻着,接着又分开了她的腿。看见在她短裙的深处,那小布片儿已经歪在一边,隐隐约约露出了无比美妙的光洁圣地。

    那里是如此粉嫩,犹如刚刚在早上绽放的花朵一般,还沾着露水。

    看上去无比的干净,无比的吸引人。

    好像那里藏着整个地球上最甘美的泉水。

    让男人忍不住的就爬了上去,更加用力的分开了女人的双腿。

    他盯着女人那个最美妙的地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抬起头来,嘶哑着声音问道:“老婆,有件事情我挺奇怪的。昨天你跟杜豪说的那些事儿都挺有道理,这个地方都没有毛发刘达标怎么可能弄到你的毛?不过奇怪的是,他那家伙确实是抓住了我们的把柄,拍到了那些视频,也确实是拿到了一男一女的耻毛去化验。属于女的那耻毛到底是哪里来的?”

    老板娘笑了笑,说道:“男杏耻毛当然就是你的,女杏耻毛的话,可能是我朋友的。在刘达标发现我们事情的前两天,我有一个闺蜜跟她老公吵架,跑出来找我酒,喝醉了我又不方便把她带回家里头住。杜豪他倒是没有问题,但杜轻轻肯定不愿意。开房的话,她的身份证又没带,于是我就干脆把他带回来这里住。”

    “她平时喜欢裸睡,在这里休息也不例外,可能就是这样子,床上掉了几根她的毛发。在我们亲热的时候,扭来扭去,那几根毛也扭冒出来了,被刘达标以为是我的”

    听着,王飞扬恍然大悟。

    但他又表示不解。

    “当时你为什么那脺黥张?为什么还愿意受到刘达标的胁迫?”

    “因为我可以确定无疑的,虽然其中几根是我闺蜜的,跟我肯定对不上号,但毕竟也在我休息间的床上找到了你的毛发!而且而且更要命的就是,我还担心那些毛发染上了我们的那种噎体。现在的检验科技那么先进,没准还可以从这些噎体里头检测出我的DNA。所以,我还是害怕的,但只要鉴定报告被你拿走了,我就不担心了。”

    “虽然还会有些紧张,怕被那只老狐狸看出什么来但至少也不用害怕真的会被抓住什么把柄。现在到了最后还是没有什么事情,不幸中之大幸吧。当然杜豪他还是会怀疑的,毕竟接二连三发生这种事情,他不相信这是巧合,也不相信达标会跟申月苓联合在一起说我到这里,她忽然又发出一声令人销魂摄魄的尖叫。

    因为王飞扬从老板娘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就尽情去观赏她的那个神秘之地。越看越爱,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去,一口咬住了那甜美无比的水蜜桃,带给女人无比的刺激,让她紧紧抓住了男人的头发,也高高抬起双腿夹住他脑袋。

    从女人嘴巴里发出更加高昂的叫声!

    她忽然发现这不对,然后又赶紧举起一只手,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就这么着,她浑身都紧绷着,很缓慢又非常用力地扭动着。高高挺起,不断用她的生命之地去凑近男人的嘴巴。好像,要把它塞进他的嘴巴里头。

    女人非常激动,激动的已经无法自制了。

    这从她用力睁圆的两只眼睛就看得出来。

    又过了七八分钟左右,女人的身子更是如同风中的小树一般剧烈摇晃。从她紧紧捂住嘴巴的小手里头,还发出了闷闷的叫声。她的身体更加激烈地由下而上颤抖着。终于,她竟然发出一股难以置信的力量,一扭身,就把男人都扭翻在了地上,双腿把他的脑袋紧紧夹着。

    女人蜷缩得犹如一只大虾,却还在那不断颤抖。

    终于,女人静止了下来,男人也静止了下来。

    过了半晌,老板娘显得非常狼狈而无力地爬离了男人的头颅。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个被狠狠亲吻和吮吸过的地方,又看了看男人好像被露水打浉的嘴巴,不由得轻轻一笑,却又慌张起来,赶紧站起,把身上的衣物整理好。

    她急促地说道:“飞扬,你站起来!我们我们刚才不该那样子的,真是的每次你一碰我,我就忍不住。我们不可以在这里这样了”

    说着,确实是很惊慌。

    好像立刻就会有人冲进来一般。

    王飞扬也有点窘迫,赶紧爬了起来,拍打着身上沾染的一些灰尘,而女人就从旁边扯起纸巾,在他嘴巴上轻轻擦着,她带着娇嗔地说:“你这张嘴巴真厉害,那么快就让我就让我”说着说着,她就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王飞扬挑逗杏地问道:“就让你怎么了?”

    女人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一下,娇嗔着说:“你知道的!”

    王飞扬忽然愁眉苦脸:“哎,我用嘴巴满足了你,可是可是我的呢?”

    两个人都低头一看。

    一蟼愑女人就不好意思了,又面若桃花。

    王飞扬好像又想扑过来,抱住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