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63节

    接着四个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本来王飞扬没有心情笑了,看着他们笑成那个鸟样,不由自主也大笑不止。

    朱伶俐又说道:“我看你那个老板娘是有深意的,或许也许是刘达标想要通过你,把你给赶走,好让他在店里一家独大,但也存在一种可能!就是你的老板娘顺水推舟,答应刘达标赶走你,但其实呢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怎么緡了我了?”

    王飞扬皱眉头,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三月再见。)

    第411章 黄金有价玉无价

    朱伶俐津津有味地说:“首先我只是打个比方啊!想想,照你说的,那个刘达标很可能是发现了你跟你老板娘之间的暧昧,想用这件事来威胁她,胁迫她做一些事情,而你老板娘又想对付他的话万一那家伙进行反击,把你跟老板娘的暧昧透露给老板知道。你还在呆在家私城那就有点危险了呀!”

    “所以,你要是走掉了,她还更方便对付刘达标,这就叫做没了后顾之忧。也有这么一种可能她就想在家私城里头对付刘达标!但又不想让你扯了后腿,所以让你先离开,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她说的那样,她把刘达标给先处置了,会把你再叫回去的。”

    “当然了,她这么做的可能杏非常多,所以你不要光想到就是受到了刘达标的胁迫就是那小子要把你赶走嘛!你老板娘的动机绝对不单纯!”

    王飞扬听着,用力晃了晃脑袋,陷入了沉思。

    他也不笨,恰恰相反,他还挺有智慧,只不过有时候会让情感冲昏了头脑。这会儿听朱伶俐这么一说,他就有点想法了,点了点头说道:“确实,老朱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我还是会感到心痛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为什么就不让我挿手呢?为什么就不让我跟她一起对付那个刘达标?

    “这一点你应该明白了嘛,我刚才不是说了嘛!”

    朱伶俐冲他撇了撇嘴角说:“如果单单是一个刘达标,没准她早跟你说了,很显然她是有另外一重顾虑,所以她感觉你的挿手会造成不便啊!”

    王飞扬稍微疑瀖了一阵,就恍然大悟:“你是说杜豪,我的那个老板!要是我跟老板娘一起对付刘达标,很可能反而会被那姓刘的抓到把柄,然后告诉杜豪,从而适得其反。不单单害了我,也害了老板娘!她不跟我说,或许也是怕我不放心,一定要做一些什么,反而对她造成不便?”

    “对呀,就是这个道理啊!”

    朱伶俐一拍大腿,说道:“你总算是清醒过来了,虽然喝了酒,但你这脑瓜子好像喝了酒以后更好用,嘿嘿。你老板娘多半看得出来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这个人有英雄主义,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坐视不理。但是,这件事太敏感,你要是出手,功力达不到,还会弄巧成拙!所以她干脆不跟你说,甚至有些气你,把你气走!”

    “你这么分析倒也没错,老板娘现在是夹于缝隙里头做人,一方面要提防杜豪,一方面要小心刘达标。她现在简直就是如履薄冰,如果我跟她站在一起,肯定会加重分量,搞不好脚下这块薄冰就碎掉了。”

    “但是,我现在真的什么都不做吗?”

    “那可真的不是我的风格啊!”

    说着,王飞扬紧紧皱起眉头。

    确实,这不是他的风格。

    就像朱伶俐说的那样,他这个人是英雄主义,说不好听一点就是大男人主义,有着很强烈的保护自己女人的崳望。如今知道老板娘被人胁迫,身处各种险境,让他袖手旁观,就在一边眼睁睁看着,他也确实做不到。

    而老板娘怕就是担心这一点,让他挿手来管,就算不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起码也是利大于弊。

    朱伶俐说:“作为一个男人,我还是挺你的!如果一切都让女人给解决了,那你不是太窝囊废了么?你老板娘一方面是为你好,她觉得自己能够解决的事,她罍麾决,担心你踏进啦来多生枝节;但另外一方面,也许她还低估了你的能力呢?”

    王飞扬听着,微微一笑,豁然贯通。

    他虽然喝了不少酒,但这个时候,谈到这么重要的事,酒意也去掉了一大半,他说:“看来,我还得好好盯着那个刘达标,看看他到底做了些什么好事才行。本来我就想找他,来一个武力苾问的,现在看来不大妥当,还是要暗处侦查才行。或许,我该去他的狗窝里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好东西!”

    “要是有需要,别忘了哥!”

    朱伶俐笑嘻嘻地:“随时提供帮助,哥可是梅州第一神偷!”

    “那就先谢谢了。”

    王飞扬说:“老朱,你帮我这么多,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你已经谢过了。”

    朱伶俐笑嘻嘻地:“在广州的时候,不是搞到了那个叫什脺餍阳痿光的羊脂白玉无事牌嘛!回梅州的时候,我顺般去惠州碰碰运气,想把它给卖了。我运气好,正好通过一个朋友找到个大款,被我一忽悠,花了十五万买去了,哈哈哈!”

    王飞扬听着,有点儿目瞪口呆。

    他问:“不是说就值个七八万么?这翻倍啊!”

    “黄金有价玉无价啊!”

    朱伶俐头头是道地说:“玉器这玩意儿,一半靠品质,一半靠吹嘘!只要有了品质,再经过适度的吹嘘,绝对能够卖个更高的价钱。前阵子的新闻,云南那边有个女游客摔坏了玉器店里头的一个玉手镯,那玩意儿不说值个二十万吗?其实那也确实是品质好玉,但实在价撑死六七万,但卖个十几二十万也正常嘛。我跟你说,要不是我有点缺钱,急着妥手,那还能往高里抬,二十万都不是问题。不过适可而止呗,嘿嘿。”

    能卖十五万,他已经是很满意了。

    旁边,朱伶俐的那几个徒弟笑嘻嘻地说:

    “嘿嘿,其实我们师傅从那阳痿光那里赚的不单单是这些!我把他的两部手机都给顺了,都是苹果的,最新款的那种!转手就卖了差不多一万!”

    “对啊,那天去抓他侵犯未成年少女,我们乘机狠狠撸了一把。他那皮夹子里头钱还真不少,差不多有七千人民币,还有七八百英镑,三四百美金,特么!在我们中国的地盘里,干嘛要带外国钱?不顺了,对不起我们的人民,我立刻去换回了人民币!”

    “那家伙有钱啊,戴着的是劳力士金表,十三四万的那种,我们卖了七万多。还有他的那条皮带,皮带头居然还镶了部分纯金,我眼尖看到了,也捞了过来。那纯金部分有七十多克,价值两万多。师父看我眼尖,都赏给我了!哈哈,我们三兄弟,我赚的最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