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62节

    看来,真的是把这里当家了。

    抬头看看属于自己家的那个小阳台,他不由得想,嫂子是不是已经回来了呢?

    是不是现在就在那屋子里头忙活,或者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发呆?

    越想,王飞扬就越心乱如麻。

    甚至,觉得自己更可笑了。

    一会儿为这个女人感到黯然销魂非常神伤,一会儿又为那个女人不知所措一片茫然。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回这个家了,另外找住处。他本来是想住杨柳那里的,毕竟在那还有他的一个房间。在那个小套房,杨柳跟女儿一直都住在一起,另外一个房间一直为他留着。不过想了想,王飞扬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杨柳姐眼下正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时候,对他又非常热爱,恨不得没日没夜以身相许地。要是去到那里,两个人这干柴烈火,没准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其实说起来,已经发生了不少事情了。

    想着,王飞扬又有些苦恼,又感到冲动。

    毕竟杨柳姐也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娇小玲珑的女人,对他造成的诱瀖力还是相当大的。

    这样子,会让他有一种罪恶感。

    已经跟嫂子还有老板娘纠缠不清了,又何苦再把另外一个女人拖进来呢?

    想了想,他决定先去找一间短租公寓住下,然后再慢慢找一个出租房。

    现在还是先去填饱肚子。

    就在王飞扬打算找间小餐厅吃饭的时候,手机响了,朱伶俐打过来的。他在那边问:“你现在是不是回来梅州了?”

    王飞扬说:“是啊,已经回来梅州了,你们在哪?现在安全不?”

    他还是老担心他们被杜豪的人抓住!

    朱玲玲在那笑嘻嘻地说:“安全,非常安全!我们现在在一个城中村里头,所谓狡兔三窟,这里是我的一个秘密居所。住在天台上,这可是非常舒服的,你要不要过来跟我们一起住,我们五个大男人可以搞基。”

    王飞扬一听就呸了一声:“谁跟你们这些二货搞基?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那边要是有酒喝的话,倒是可以请我过去好好喝一顿。”

    现在的王飞扬特别特别想喝酒,他想起了牛大壮刚才说的那句话

    一醉解千愁。

    朱伶俐哈哈大笑,他说:“废话,当然有!哥这里除了女人以外什么都有,刚买了两瓮十斤装的糯米酒,有八九个年头的,非常非常好喝,赶紧过来喝!我们可以一边搞烧烤一边喝酒。对了,来的时候顺般去超市里头买一些鷄翅鷄腿什么的,鲜鱿鱼也买几条,还有茄子什么的。我们干脆就来搞烧烤!”

    “明月当空,吹着夜风,吃着烧烤,喝着糯米白,那种感觉多爽啊,对不对?”

    王飞扬一听,也兴致勃勃了,立刻点头说道:“行,那你们把火烧起来,我现在就去超市!”接着他就跑去超市,花了大概300块钱左右,买了许多冻鷄翅,冻鷄腿,还有冻鱿鱼,还有秋刀鱼,看到有生蚝也买了一些,包括其它适合烧烤的肉类和菜蔬。

    接着,就按照朱伶俐发过来的位置跑了过去。

    这是靠近郊外的一个城中村,其实严格来说,算是城乡结合部了。

    这里还是比较荒凉的,他们住在1栋7层自建楼的阳台上,倒还挺宽广,大概有120平方米左右。另外,有一个挺大的30平方米左右的阁楼,其它位置都是天台。

    天台周围种着一些花花草草,除此之外就一马平川了。

    王飞扬上来的时候,看见天台中央已经用砖头切了一个烧烤炉,里头的火正热烈呢。

    朱伶俐的三个徒弟接过王飞扬带来的那些食物,立刻处理。

    老王跟老朱坐在了一起,老朱先给他倒了一碗糯米白,碰了碗,就这脺黩津有味地先喝起来。虽然说肚子里头没有填东西就喝酒,比较容易醉,但现在王飞扬想的就是能够一醉解千愁,所以咕嘟咕嘟几声,就把一碗酒都给喝了下去。

    这让朱伶俐看着都一阵纳闷。

    他说:“你干嘛呢?老王,你这是要借酒解愁的节奏啊。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也不开心一下。免得我太开心了。”

    “我呸!老子这不开心的事情,干嘛要跟你说?我自己一个人知道就行了,不对,还有一个酒神跟我知道!快来喝酒!人间别无它物能荡涤,唯有美酒不可负!”

    他居然大声念起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鬼诗,拎起那个装了足足十斤糯米白的瓮子,自己倒了满满一碗,又一饮而尽!

    看着他那喝酒的豪爽,不管朱伶俐还是她的三个徒弟,都看得目瞪口呆。

    虽然王飞扬开头不肯说,但喝着喝着喝了差不多两斤糯米白的时候,就禁不住醉意,就打开了话匣子,就跟竹筒里头倒豆子一样,把郁闷都给说出来。

    朱伶俐也喝得有些醉,但比王飞扬清醒,他就进行了一些分析。

    “我看这情况好像确实是挺严重的,都过了一个多星期了,你那老板娘还没把那家伙处理好,把这件事情搞定?现在还要把你炒掉赶走,这事情确实是挺严重!”

    王飞扬用力一扭头,咬牙切齿的说:“事情严重了!那不正应该把我把我留在家私城,让我跟她共同御敌吗?她她她怎么怎么还把我给赶走了?她就那么听刘达标,那混蛋让她赶走我她就赶走我?真tm真tm不是个东西!”

    他有点大舌头了。

    说着,他酒劲儿上涌,抬起一只酒碗,就狠狠砸在了地面上。

    砰的一声,这一只酒碗都粉碎了。

    朱伶俐一时兴起,也高高抬起酒碗,狠狠砸在了地面上。

    三个徒弟喝完了碗中的酒,也如法炮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