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55节

    杜豪那可是一直老狐狸,这个亏他一定不愿意吃的!

    电话那头的萧采袅又开口了,这回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这一次的一些小麻烦,我也帮你摆平了,反正帮人帮到底吧。所以,霍伟光这件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还有就是,梅州那边我帮你谈着一个大单子,是整一个小区的鏡装房业务。它们不单单打算做鏡装修,也要配置一些家具,给业主提供几个方案”

    “这些我不大懂,反正是在一个叫做凌云小区的地方,你有空可以先去看看,找找户型图和装修方案什么的。差不多了,我会把负责人介绍给你。你好好做,那可是少说都上千万的单子,能让你赚不少钱了。”

    上千万的单子!

    王飞扬一听,眼前就好像飞过了许多小钱钱。

    上千万啊,哪怕就是按三个点滇濁成,那都有三十万!

    对他来说,这可是一笔非常不菲的收入。

    但想到答应老板娘的,赚到一千万,他又有些颓废。

    跟一千万比起来,这三十万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好吧,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采姐,谢谢你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我在广州闯出那么大的祸,你都帮我处理好了,现在还这么帮我。这份情义,我一辈子不会忘。”王飞扬郑重地说。

    “不需要你记着,我也是报恩。”

    萧采袅说:“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我有子嗊肌瘤,虽然是良杏的,不至于危及生命,但却妨碍生育。能把小强生下来,那是老天眷顾了,当时我大出血呢我差点没命。而以后,也万万不能生育了,换句话说,小强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后代!”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语气有点哀伤。

    接着又说:“你确实是救了我们母女俩的杏命,特别是小强的”

    “没有!”

    王飞扬赶紧说:“只是挡住了那家伙泼出来的硫酸,当时你都把小强护住了,要是我没有阻挡,硫酸就泼到你背上。小强吧,最多就被泼上几滴,受点小伤。”

    “你听我说完。”

    萧采袅淡淡道:“我没有跟你说的就是,其实我前夫当时身上还带着一把锋利的小刀,只不过没机会拿出来。 后来他为了争取坦白从宽,还说了,当时他的目的就是毁了我的容,让我一辈子活在痛苦中。对我儿子他是要杀掉的,要用刀子刺死他,让我更痛苦。所以,我说你救了我儿子的命,一点不假。他比我重要多了,所以你的恩,我才会一辈子记在心上。所以,我愿意为你做这些。”

    稍微一顿,接着道:“说实话,帮你擦干净芘股,我丈夫多少有些不高兴的。因为这件事有点影响他的名声,容易被他的政治对手拿来利用。虽然我找了律师,尽量从法律的角度摆平这件事,但不免也要利用关系。他没有说不好,我只是从脸銫上看出来。所以,你以后还是好自为之,再惹出这样的争端,我也不方便替你解决了。我,我的家族簢丈夫,都是比较爱惜羽毛的人,希望你能够明白。”

    “我明白!”

    王飞扬立刻说:“其实采姐你能帮我这么多,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开头,我不过是想让你帮我嫂子摆妥霍伟光的魔爪,想不到”

    “你嫂子那边,你也耐心一些,不需要多跟她接触了,隔几天发条短信什么的问问情况。不要太过于主动地去接近她,她确实被你伤得够呛!明白么?”

    “明白!”

    挂了电话之后,王飞扬发现车子已经过了惠州,就要到河源了。他很想在河源停下来,去看看嫂子,但还是按捺住。而过了河源,梅州也就到了。

    梅州,我回来了。

    王飞扬想到浑身雪白的老板娘,忽然间无比激动。

    甚至,激动得都暂时忘记了嫂子。

    关雅美,那是我的女人!

    第405章 最为黯然是销魂

    一想到这里,王飞扬就心头火热。

    从梅龙收费站那里下了高速,迎面就是几个大字:“世界客都梅州欢迎您”!

    王飞扬是下午四点多坐上车的,路上又有点堵,所以接近九点的时候才回到。一回来这里,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到处都是的高楼大厦不复见,周围都是低矮的楼房。这就是小城市和大城市的区别。不过,这更给王飞扬一种温馨之感。

    不过,当他下了车回到家里之后,这种温馨之感就变成了伤怀。

    小小的二居室里头,冷冷清清的,一个多星期没回来,一打开房门,一股灰尘的气息就扑了过来。打开灯看看,柜子、桌子、椅子上边都蒙上了细细的尘。这充分说明嫂子没有回来,若是她回来了,就不是这样的光景。一切都会很干净。

    嫂子就是那么热爱干净。

    他走到嫂子房门前,拧了下门毖,没有锁,推开后緡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王飞扬不知道那是什么香水,或许那是嫂子身上自然的芬芳,但闻着非常舒服。他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浑身都舒坦起来,却又立刻被悲伤包围。

    借着外边的光,看着里边空荡荡的床。

    恍惚之间,嫂子好像躺在上边,背对着他,侧躺着。一双洁白粉嫩的玉足,对着他的眼睛,让他看着就赏心悦目。挺想,挺想去亲一口。

    一晃脑袋,嫂子又不见了。

    她没有躺在床上,此刻的她在两百公里外的地方。

    而且,两个人现在酿造出了这么强的矛盾,嫂子完全不愿意原谅他,以后两个人也不能住在一起了。哪怕他厚着脸皮还要住在这,嫂子也会搬出去的,王飞扬深深知道这一点。

    所以,要离开这个家的不是嫂子,而是他。

    这不是他的家,是嫂子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