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51节

    想当年哎哟,不用想当年,就是几天前,这个霍伟光还很厉害的!本来警察都不会去管的,一件小小的伤害案而已。不过他硬是通过自己的关系,在公安局立了案,找来警察抓他,接下来还发生了那么多事。

    如今,导致王飞扬和嫂子反目成仇!

    现在呢,不单单受到重创,躺在医院里饱受煎熬,还被警察当作要犯,都伤成这样了,还得被铐在床头上。而且,两个小警察随意对他喝斥!

    看着,真爽!

    霍伟光愣了愣之后,忽然喊了起来:“这个是王飞扬,我被打得这么惨,可能就是他对我下滇澴!那几个打了我,还往我的胯部丢鞭炮炸伤了炸伤了我生殖器的家伙,可能就是他!赶紧把他抓起来好好审问!”

    那天被三个小子狠狠按着,不得不趴在床上,脑袋都被用力地皽鼬了枕头里,还突然被被子给盖住了。他当时虽然慌乱非常,又看不到周围的情景,但感觉得出来

    屋子里有第六个人!

    一个人就是他,一个是那小女孩,蜷缩在一边,还有三个混混,正使劲地按着他!

    有第六个人,点燃了一串鞭炮,掀开被子,把它丢进去。

    把他炸成那样!

    本来当时霍伟光还没想到是王飞扬,但和突如其来的自己各种犯罪事实被揭露,遭到万众唾弃并被警方控制,他就逐渐想明白了。

    他不寒而栗!

    他毛骨悚然!

    这是有人在报复我!!

    这是有人在用极端手段报复我!!

    设下种种局,抓住了我的把柄,要把我置之于死地!

    不用说,这个人

    除了王飞扬,还有谁?!!

    所以刚才一看见他,霍伟光就露出见鬼一般的神情,不敢相信这个家伙居然还敢来找自己。所以现在他立刻就这么喊了起来!而喊了之后,他更加惊恐,因为看见王飞扬一点都不紧张,还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而那两个警察呢

    “霍伟光,你现在变成了疯狗了么?见人就咬?”

    “你先好好反省自己吧,争取把全部问题交代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懂的。王先生是来说服你坦白一切的,你就好好听他说说!”

    两个警察这么一说,霍伟光当即满脸呆滞。

    这小子是来说服我的?

    这是怎么回事?

    事实上,在警方对霍伟光立案侦查后,毕竟他也遭到了伤害,肢体被打伤还不算什么,主要是长在他下边那个惹是生非的玩意儿,居然被炸断了!两颗睾丸也受到相当程度的损害。虽然经过医院的努力抢救和补救,通过鏡密手术帮他恢复了一些,但恢复的也只是一点点形状罢了。可以说,主要功能已经被毁,进一步讲,这家伙难以人道了。

    也许去国外可以得到进一步的治疗,但医生也说了,希望不是很大。

    而且,那是一笔哪怕霍伟光有钱也负担不起的治疗费。

    这么严重的伤害案,警方自然也要对肇事者进行追究。不过,虽然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小女孩,却不能从她嘴里得到什么有力的消息。只知道了有两个高中女生收了霍伟光的66666,她们找来三个混混威胁自己就范。但那些混混后来良知发现,又把自己救了出去,而且还从那两个大女生手上夺回了五万块,交给自己做补偿。

    警方又去找那两个高中女生,她们已经吓得不知道跑哪去了,反正离开了广州。

    甚至,她们的家人也很恼火,得不到两个女儿的消息,只希望她们在外边不要再害人。

    至于那三个混混,随着两个高中女生的消失,自然也无从找起。

    本来还想通过互联网ID找到他们,因为警方严重怀疑他们就是网上霍伟光事件的披露者。倒是找到了ID,却发现那里是一座网咖,使用者的身份是假的。

    线索差不多也就断了。

    当然,要是警方认真去查,总还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毕竟,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可以使用的工具那么多,警察一认真,鬼都会害怕。但也要他们愿意认真去查啊!现在的霍伟光可今非昔比,现在他是阶下囚,而且还非常恶劣,杏侵未成年少女,吸毒贩毒组织毒趴,这种混蛋!他哥都不敢过问了,谁还愿意办他受伤的案子?

    说实话,社会上每天发生那么多案件,警察都忙不过来。

    何况是这家伙罪有应得!

    在这种情况下,连那三个混混都找不到,更别说找到王飞扬头上了。

    如果是单纯的伤害,也许警察会找他盘问。但现在看起来很明显,是霍伟光居然想强迫未成年少女和他发生关系,被她的“哥哥”发现并造成冲动杏伤害。

    现在王飞扬来到这里,直言不讳地跟警察说了自己和他之间的仇怨,和差点被他折腾入狱的事。“我也知道自己做错过事,所以现在不忍心霍伟光一错再错,我来找他绝对没有任何报复的想法,就是想跟他好好说说,让他老实交代问题,不要执迷不悔了。”

    警察看着他那么诚恳,恰巧也知道他的一点背景,知道背后有个大人物罩着他,就答应让他进去。结果,却看到霍伟光反咬一口。

    第402章 不问也罢

    把他训斥一番之后,两个警察就走了出去。

    于是,王飞扬就笑嘻嘻地把鲜花放在床头柜上,耸耸肩头说道:“连一个花瓶都没有,看来我只能把花先这么放着了。怎么,喜欢我这花么?小白菊,掺杂了一些满天星,还有几朵马蹄莲,看上去很鏡致对吧?我在花店买这花的时候,那老板娘还问我,买这花是不是扫墓?我说当然不是了,这是用来表示清纯的友谊。你说,像不像扫墓的?”

    他又笑眯眯地看着霍伟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